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40章 这块肥肉难下口!

张靖又环视一遍,见左侧七八百人随在白狼身后,还有半数松散地集于右侧,不似白狼身后的马匪,分成一簇簇的人手不一,想必这些是那些小股马匪。
语音语调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一听便知不是汉人。张靖使个眼色,龚省排众上前,笑嘻嘻地说道:“这位好汉请了,这是大齐京城四少的货物,要送到康居粟特王弟松拉处。你等强行留下这批货物,不怕两国兵将剿灭你们?”
这支商队出贵山城不远,便被数股山匪盯上,但是商队实在过于庞大,又有强大的背景支撑,这些小股山匪根本无法吃下。自春节以后,这条商道人员稀少,山匪们不能坐吃山空,但又无生意可做,这次大生意临门,可惜中看不看吃,只能羡慕得流口水,却不敢聚众上前搅合。
马念扮成一位护卫头领的模样,站在马上张望一会,道:“这是那边的大股马匪白狼来了,你们看那杆旗上,和_图_书黑底子上一只大大的白狼,这是白狼的匪旗。”
片刻之后,就见那队骑手呼啸而来,怕有一千四五百人,除了为首数人披着铁甲,其余人皆身穿皮甲,武器也是各种各样,有弯刀,有长刀、斧头、长枪。一个破旧的白狼旗下,一个披着铁甲的汉子脸上带着面具,正用冷森森的目光望着众人。
最前方的大车上插着一杆大旗,上面写着“四海”两个大字,表示商队属于京城四少的四海商铺。第二辆车上也插着一杆大旗,上面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,似画非画,似字非字,黑底白字,十分古怪。这面旗帜在大齐没有什么名望,但在康居粟特境内几乎无人不知,这面旗帜代表王弟松拉。
“这松拉的招牌未必好用,关键是我们人多势众,这些小股马匪大则百余人,小则二三十人,怎敢上前捣蛋?不过马匪聚得多了,人多胆壮,一旦有人挑头,很hetushu.com快就会拧成一股,到时我们可以一战而胜,省得跟在他们后面吃土。”被众人围在核心的年轻人说道。
“松拉亲王?只凭这面旗子就说是松拉亲王的货?”白狼身后一名大汉拍马而出,冷哼一声,接着说道:“松拉亲王可曾派人来?让他出来见我。”
龚省站在车驾上,喜道:“这下好了,不用一个个找,正好一网打尽。”
大齐准备攻伐康居粟特,春节前就开始从康居粟特撤侨,西下汉商都改走海路或是贵霜、安息,北境则从北匈奴境内通过。这个敏感时期,贸然出现如此庞大的车队,实在让人感到奇怪。但若看到商队前面悬挂的两面旗帜,明眼人便知这是两国有背景的两股商人合作,才敢在这个时刻,弄出这般规模的商队。
龚省见此人面目是地道的粟特人,汉话说的很好,除了数字语调不对,咬音十分清晰,又见此人脸色白皙,举止hetushu.com优雅,应是康居粟特贵族。龚省打量此人一遍,暗道四哥判断果然不假,这人应是前来串连马匪的康居粟特人。龚省回头望了一眼张靖,笑道:“这位应是康居粟特京城派来的人吧,你与松拉亲王又不亲近,恐怕不知道松拉亲王的底细。在这大齐境内,贵国何人敢公开露面?我们定在山那边见面,要不我们一块过去见上一面?”
那人听了脸色一变,又到白狼眼前说了几句,似有求情之意。龚省不待白狼说话,径直回到车阵之中,大呼道:“爷这边有五六百人,你们来攻吧。”
白狼仰天长啸一声,若是不知情况的人听来,还真以为是狼来了。良久,白狼收了啸声,双目如电,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,用僵硬的汉字说道:“留下货物,人走!”
说话间,剿匪营士兵依托马车,已经排起车阵,将骡马护在内圈,弓驽手、长枪手已经到位。张靖望着欲行欲近的马匪和-图-书,冷笑道:“别一下子吓跑他们!悠着点来。”
这位年轻人正是张靖,此时穿着一身商铺掌柜的衣服,远远看去,像是商铺的少东家。张靖望了望前方欲来欲清晰的山岭,道:“若无松拉这面旗子,四海商行怎会自个儿去康居粟特人的地盘?山匪又不是傻子,这样的话他们才不会有疑心。而且,这些山匪担心松拉派人接应,不敢放我们走得太远。瞧着吧,就这一二天,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出手。”
龚省不理白狼,指着那人道:“你给我记着,松拉亲王不会放过你和你的族人的。”
“那我们挂这松拉的旗子有什么用?”胖子问道。
就在这时,前方斥候开始示警,张靖站在马上往前方张望,只见山道口转出不少骑手,如一片乌云般卷了过来。张靖面上一动,“咦”了一声,道:“马匪怎有这么多?怕有上千人之众。”
张靖瞪了他一眼,道:“我们三百人打人家上千人,怎样和_图_书一网打尽?你带骑兵赶一千只兔子试试。情报员,通知后面的部队上前。”
龚省下车挥手下令,笑道:“这下将功劳拱手分给木德他们了。”
龚省在这顺口胡说八道,那人神色却是一变,拨马回到白狼面前,用粟特语说了几句。只听白狼冷哼一声,指着龚省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货留下,人走。”
这支商队就像煮熟的肥肉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这七八天来已经吸引了十余股似饿狼般的小股山匪。眼看商队明日将要进山,山上林木稀少,可供埋伏的地方不多,商队进山警惕性肯定要高,擅长的马战又不利施展,倘若松拉再派人来接应,这块肥肉已是万难下口。
张靖嗤笑道:“前方还有一国之兵,这些马匪算是什么功劳?”
“四哥,这松拉的招牌就是好用,从贵山城出来好百里了,这些马匪只敢远远看看,竟无一人敢于上前,真是无趣!”马队之中,一个像是掌柜的年轻胖子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