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42章 马超中毒陷重围!

东亚历城相传是古希腊人所建,历代整修时又融入汉人的建筑特点,是处易守难攻之地,城高墙厚。但姜述的金手指让这个时代发生太大变化,在火药面前,城墙存在的价值已经不是很高。
张靖让刘开负责指挥剿匪营,又派周树前去协助马超亲卫队长马礼,让马超亲卫去寻几种药物,然后疾步来到内室。张靖刚入室,只听外面弓箭声、呐喊声、厮杀声传来,敌军已经开始发起进攻。
马顺想了想,说出一堆食物名称来,张靖止住他道:“他吃过而别人未吃过的食物有吗?”
马超略思一下,道:“让左军五千骑兵追击,余军继续进城,注意饮水及易燃之物。”
马顺略顿一下,道:“将军酷爱吃泡蒜头,我们皆不喜此物。”
马顺环视四周,略想一下,道:“马前平常跟随将军左右,甚受将军信任,负责军令通传,方才就未瞧见他。”
马顺道:“刚才去寻药物了。”
午夜和*图*书,马超一声令下,炮驽营埋设的炸药轰然爆炸,将东亚历城东城墙炸出百余米缺口。大齐兵将按照提前部署入城,战况十分顺利。正要入城的马超突然接报,道:“城中空无一人,西方遥遥发现火光,疑是敌军主力向西逃窜。”
张靖又问:“将军晚饭时吃过什么食物?”
此时两名情报员匆匆过来,听说军令失控,知道事情紧急。马超披灯急书,让情报员火速发往各军。待忙完这些,回头见张靖已经召集起剿匪营和马超亲卫,正在院中部署各种防御措施。马超笑道:“我军主力距离此地不远,只须一支兵马归来,就会定下大局,何须如此紧张?”
马超披甲出门看时,见官府周围只剩下数百亲卫和剿匪营,心中生异,命令身边一位亲卫,道:“你带一队亲兵,持我手令,追回南下兵马。”
张一安领兵匆匆离开,马超见张靖想得十分周到,心中暗自点头,不hetushu•com料突然感觉一阵眩晕,抱着头身体摇晃起来。张靖见马超有异,急忙上前扶住,把了一下脉,呼道:“糟糕。”招呼马超亲卫,先扶马超到室内。
张靖苦笑道:“对头既然发动阴谋,肯定不会如此简单,调开我军主力,估计城中早已布下伏兵。”张靖说完这些,扭头询问周树道:“箭矢还有多少?”
马顺跟随马超多年,对亲卫的来历十分熟悉,不假思索道:“名叫司马进,是河东人。”
此时马超已经陷入昏迷,军医束手无策。张角精通医学,张靖因此算是医学高手,判断马超中了毒,却看不出是何种毒。张靖放下马超右手,抬眼四顾,没有寻出异状,在室内踱了数步,走近香烛时,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的甜香,张靖扑灭蜡烛,放在鼻中闻了闻,让马超亲卫再寻蜡烛点燃,问道这名亲卫道:“这蜡烛是何人点燃的?”
张靖眯眼琢磨一会,道:“你领一队www•hetushu•com士兵,搬取火油诸物塞入密道,点燃后一刻钟后封死。”
张靖异道:“不是在城南吗?方才我扎营时,看见大军已经整军出城。”
此时外面喊杀声震天,室内众人不时望向室外,面露不安之色,张靖指着两名亲卫,道:“你们去寻马进,问问药物寻到没有?就说这些药物是给将军救命的。”
马超想了想,道:“通知张靖来一趟。”
马超闻言大惊,道:“我何时下的令?!”
这个亲卫名叫马顺,道:“马进。”
马超心中隐约感到不安,想了一会,并未想出有何不妥,这时听见脚步声传来,马超抬头一看,见是张靖进门,先让张靖坐下,疑惑地说道:“此处是座空城,敌军主力隐在何处?”
马超急问亲卫,亲卫打听以后,回来说道:“长史何清方才持着军令,调兵之时让炮驽营、情报官皆随行。当初炮驽营和情报官皆验过军令,我等皆以为是将军下的令。”
hetushu.com东亚历城的官衙修得很气派,马超借着火光打量一下,当先跨了进去。亲卫们仔细探查一遍,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,先后过来向马超报告。就在这时,有斥候来报,道:“城北二十里隐约听见厮杀声,疑是我军某部与敌军夜战。”
张靖又问:“马前也在院中?”
周树答道:“刚才查过了,马将军亲卫箭矢不是很多,我营箭矢充足。”
张靖又问道:“一名情报人员也未留下?”
马超隐约觉察出一些不对,但是想想中军共有两万人,此时分兵去了一万,一万兵马守城兵力也足。马超想到这里,心中略微放心些,问亲卫道:“剿匪营现在何处?”
马超下令道:“让艾司马统领右军五千骑兵前往探视。”
这时张一安匆匆过来,道:“后院发现一条密道,里面隐约听到人声。”
亲卫道:“将军在此,情报官临行前留下两名情报员。”
张靖急问道:“马进现在何处?”
两名亲卫出门,张和_图_书靖小声问马顺道:“你是马家族人?”
马顺道:“马进与其兄马前原是军中士兵,打仗悍勇,又读过书,将军数年前收了两人为亲兵。”
张靖又问道:“马进原来叫什么名字?是那里人?”
就在这时,前方出现警兆,张靖顾不得马超,攀上院墙一看,外面不知何时,涌来无数敌军兵马,密密麻麻排在外面,从火把数量上估计,怕有上万精兵。
马顺点点头,张靖又问:“马进呢?”
亲卫知道事急,招呼一声,一队骑兵过来,护着这位亲卫向南直行。张靖见状,知晓这事肯定不对,对马超道:“情报官可在?”
张靖急道:“将军,此事诡秘得很,炮驽营、情报官皆未验出情报真伪,说明有人在后捣鬼,请速让情报员传达将军亲笔书信,指令可以信赖的将领指挥各军,皆往此城集中,因有伪造军令者,不见将军亲笔手书或见将军之面,其余军令不得执行。”
亲卫道:“一直随从周围,现在官衙附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