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44章 外通敌国是皇子?!

步练师神色凝重,道:“我身为妃嫔,无意让威儿争储,但新君涉及我母子日后安危,我不得不阐明我的态度。新君当以仁义为上,若不能包容兄弟,如何容得天下?”
贾诩点头道:“看来此人手下不仅有死士,还有说客,抓住何家弱点,又让何苗给他助了一把力。情报司也有诸多疑点,若非四皇子关键时刻暴露身份,抓拿马前的情报也传不出去。何清与情报官联手可能性不大,何清带人抓拿马前时,发现马前已经服毒自尽,说明马前在何清接到情报前后也已得到情报。再说情报员发出各军回军消息时,应是此案刚刚发作之时,根据四皇子探听的消息,各军主将接到情报的时间,至少晚了半个时辰,情报司在这次事件上定有过失。”
贾诩言简意赅,道:“当杀一儆百,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。”
郭嘉看完军报,惊出一身冷汗,道:“这是谁的手笔?就是文和也想不出这般毒和_图_书辣之计。”
姜述皱眉道:“当年朱崖州匪案,报称司马徵坠海而亡,我怀疑此人未死。此案死士马前、马进是司马家远支族人,若非司马家族要员说服,两人怎会忍耐多年,现在突然发力?诸番设计,环环相扣,若非老四在现场,层层剥开迷局,查出内因,怕是诸人都会被绕进去。孟起若是战死,众人怎会想到是他的亲兵施计,疑点定会集中在何清身上,以马腾的脾气,怕是会直接带人闯入何府。何苗是皇后舅父,马腾是马妃之父,朕夹在中间也不知如何处理是好。”
姜述又转向步练师道:“练师以为如何?”
贾诩接过军报,边看边不高兴地说道:“我何时出过毒辣之计?”看完后擦擦汗,道:“此人智谋不在我等之下,究竟是何人如此狠辣?”
姜述望着室内诸臣,让步练师坐下,强自压抑住怒气,道:“室内如今只有我们五人,奉孝、文和、hetushu.com仲德皆非皇亲,不必避嫌,今天议事皆不得泄露半字。”
就在这时,左丰进门来报,道:“步娘娘求见。”
待众人看完,姜述心绪平静下来,道:“你们如何看待此事?”
姜述脸上不悲不喜,并未流露出一点表情,转向贾诩道:“文和以为如何?”
步练师接着说道:“老四在归途上安排一支伏兵,抓获之人是时迁四弟子汤祖,从他身上搜出的密件,应是康居粟特王写给一位皇子的,表明串通外敌应有皇子参与。可陛下数名年长皇子,或有这个缺点那个缺点,但说外通番敌,我绝不敢相信。”
众人又议论一会,基本形成定议。步练师从怀里又取出一信,递给姜述,道:“这是老四写来的第二封信,担心先看了这封信,陛下受他见解影响,因此让我在大家议论完后再交给陛下。”
姜述看完,又让众臣传阅,程昱道:“四皇子所言应该符合实际,外通敌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国者应是刘晨。刘晨是前朝太子辩之子,外番敬称也可称为殿下,这事应与诸位皇子无关。四皇子诈过汤祖,汤祖的确不认识其余皇子,这事应该可以定议。不过四皇子认为对手留下这些破绽的目的,是想挑起皇室纷争,这事我以为不妥。”
郭嘉环视众人一眼,道:“何家参与此事已是板上钉钉,何清身为长史,即使接到军令,难道不知预留部队守城是常识?马前假传军令,此事应当属实,否则情报官即使同谋,炮驽营统领必不会参与。我想何清应该接到何家某种暗示,在这个节点上起的作用是顺水推舟。但说他们结连外敌,这事何苗做不出来。”
姜述点点头,对步练师说道:“这事涉及情报司,就以你为主,秘密调查此事。”说到这里,又转向郭嘉道:“神鸟机构独立办案,力量单薄些,此事涉及军方,军衙也得成立一个班子深入调查。”
姜述知道步练师的性格hetushu.com,若非要事,不会在他议事之时求见,眉头不由一皱,让左丰请步练师进来。步练师进屋,向郭嘉、贾诩等人略一点头,急步行至姜述面前,递过一纸密文,又附在姜述耳边说了几句。
郭嘉想了片刻,定定心神,道:“我本无意过问立储之事,但此事十分敏感,如今被幕后者抓在手中兴风作浪,我就谈谈我的看法。在立储这件事上,最热门的皇子是大皇子和三皇子,此事牵连的诸人,受害者是十皇子舅父马超,出手者除了幕后者和刘晨,牵连最大的就是何家和情报司。幕后者派出说客说服刘晨,定以帮助刘晨恢复旧朝为说词,若是说服何家和甄家,必以立储为借口。年长的诸位皇子,四皇子、六皇子皆出宗继祀,二皇子、五皇子母系薄弱,步娘娘无意让八皇子争储,竞争者除了大皇子和三皇子,七皇子、九皇子、十皇子皆是竞争对手。这次有人说服两家出手,是想除去十皇子最大的臂助,消除十皇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子的潜在威胁。”
姜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神色凝重,让步练师坐在左首,将手中密信递给郭嘉。郭嘉接信一看,不由失声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对于立储一事,姜述或是另有目的,或是身在局中不如旁观者明,众人皆揣着明白装糊涂,但争储之事已经朝着不良方向发展,郭嘉与姜述君臣相得多年,感念姜述知遇之恩,索然将事情摊开来说个明白。
程昱虽是智者,但与田丰有些相似,性格偏于刚直。郭嘉说完话,程昱接着说道:“陛下的做法也对,让诸位皇子历练一下,看看真本领如何,可是如今事情发展到这步,这还是正常竞争吗?影响战事的下作手段都使了出来,日后新君继位,其余皇子怕是大劫难逃。”
此战虽然以胜利结束,但是剿匪营和马超亲卫伤亡数十人,损失十分惨重,是数年来大齐出战战损率最高的一次战斗。此案报到朝廷,姜述阅完马超军报和请罪状,不由震怒,急召郭嘉、贾诩等人议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