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47章 阳谋阴谋都擅长!

张靖与程普先前接触不多,听完程普所言,不由对此人另眼相看。程普所言与张靖想法暗合,说明程普此人眼光独到,精通谋略,此人应是孙家谋主,委实不容小视。现在正在交战胶着之时,程普所言皆出于公心,张靖自然不会拖他后腿,道:“长史大人所虑极是,坚昆百姓贫困,来投大齐者不计其数,也正因为这事,坚昆贵族必定深恨大齐,只是畏惧大齐兵威而不敢轻动。若是有人提供军需物资,坚昆贵族担心失国,定会倾力出兵。战前我军推演时,并未料想花刺子模出兵,就是因为花刺子模经济状况很差,无力筹措大军远征的物资粮草。魏延将军传来的情报说,花刺子模甲衣与罗马人甲衣相似,军粮之中发现波斯米饼。我怀疑花刺子模甲衣是罗马人暗地里支援,波斯米饼是波斯萨珊和安息国呼罗珊地区特产,应是波斯萨珊或安息国援助。罗马人是和_图_书西方霸主,自然不希望我大齐强大,贵霜、安息、波斯萨珊等国虽与我国无仇,但是随着我国国境拓展,与贵霜已经接壤,与安息、波斯萨珊等国距离也越来越近,诸国出于本国安全考虑,也不希望我大齐继续西拓,所以未来战事,这些强国即使不明着参战,背后肯定会有小动作。他们能提供给花刺子模物资,也会提供给坚昆和奄蔡两国物资,所以对这两国不能不防。”
新任攻坚营长史程普指着地图,道:“花刺子模兵马除了后退,还可北行进入北匈奴境内,如此便可解决粮草问题。若是花刺子模行此路线,说明其军中将领不俗,不会仅仅与北匈奴联合。如今我军四边,南有大国贵霜,西南还有态度未明的强国安息,花刺子模与北匈奴联合以后,还有两个国家需要防备,一是坚昆,二是奄蔡。”
程普是孙坚家将出身,长年和-图-书领兵在外,在洛阳时间很少,并不晓得张靖真正身份。张靖所言顺着程普的思路拓展而来,分析得又是头头是道,程普对这位年轻军官印象极好,索性将建言权让给张靖,道:“张校尉方才所言,足以证明长于策划,不若请张校尉先谈谈意见。”
蒙奇在此召集兵马协商之时,张靖那里也没闲着,正与马超等人商谈军事。马超主张速战速决,以火药炸开城墙,与康居粟特人巷战,灭了其国以后,起兵向西支援魏延部。
张靖说出计策大纲,随后提出许多计策,比如派人在花刺子模主力附近,不断骚扰对方,实行疲军之计;或是派人捉些匈奴女人,悄悄送去花刺子模军营附近,造成一些既定事实;或是扮作花刺子模兵将,将俘虏的匈奴美女假装送去花刺子模王,再让汉卒或汉商于途中劫救,然后送回北匈奴境内。或是守着诸国商人之面,做局和_图_书恶心花刺子模等,各种办法在张靖嘴中翻来覆去,实施起来极为简单,但是效果十分毒辣。周围的程普等人,遥想彼时花刺子模人的惨状,皆是面色发白,互视一眼,不由觉得内心发凉。没想到张靖这人正计使着顺当,这诡计也是丰富多彩,年纪轻轻便是如此,日后肯定更加了得。
马超摇头道:“坚昆人穷得吃不上饭,其国小部落多有请求内附者,怎敢兴兵?奄蔡国与坚昆国情形相仿,国力过弱,经济情况比康居粟特还远远不如,怎敢主动兴兵?”
张靖也未虚伪推辞,略想一下,道:“我军距离花刺子模主力太远,不能派兵侵扰。花刺子模北下,最大目的是为了就食,可以通知魏延将军,若是花刺子模主力北上,只须派出精锐骑兵,换上花刺子模士兵兵甲,袭击周围部落,尽杀附近部落人马,劫夺粮草畜群。这个消息只要传开,周围匈奴人部落必会和*图*书远远躲开,花刺子模主力想要筹措粮草,至少要等到北匈奴王庭派使者赶到。即使北匈奴人有养鹰者可以通传消息,也会混乱一段时间,以文长将军的谋略,利用这段时间,对付失去粮草供应的花刺子模,只是易如反掌之事。花刺子模主力进入北匈奴,我军就有了与北匈奴开战的理由,北匈奴灭国就在当即。只要时间上安排紧凑,奄蔡和坚昆不及准备妥当,花刺子模和北匈奴就已灭国,那时搜出相关证据,可以随时兴兵攻打两国,并两国入我大齐国境。”
张靖不同意速战,道:“我军聚集主力野战军皆在西境,只是为了灭康居粟特一国吗?康居粟特人战心已失,只需炸开城墙,一位使者就可说服其国归降。如今花刺子模援军已经入境,北匈奴兵马也有异动,正好寻找借口灭了两国,还是先留着康居粟特为好。花刺子模已经出兵,将其国主力消灭在康居粟特境内,之http://www.hetushu.com后便可借势夺取其国。若是康居粟特灭国太早,北匈奴就会吓得缩回去,驻于北匈奴东境的四路野战军无名兴兵。”
张靖此时思路大开,说出阳谋、阴谋以后,又开始系统整理先后实施顺序,没有多长时间,一个一环扣着一环,令人防不胜防的军事计划成型。张靖还未意识到这个计划带给人的震惊,见在座众人眼神有些发直,以为众人以为计划还有不足之处,问道:“怎么?诸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?”
马超也惊讶地望着张靖,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位四皇子年纪轻轻,除了擅长阳谋,竟然还是玩弄阴谋的天才。阳谋令人难以应对,这阴谋同样让人无从破解。
不论私人感情还是张靖的身份,这话说出口来,马超即使身为主将,也不得不慎重考虑。马超不善谋略,姜述调程普为其副手,也有弥补他这个缺点之意。马超想了一会,目视程普道:“程长史,你以为这事如何防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