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49章 张靖内定为储君?

姜述缓缓说道:“暂时还没有,仓促立储,若是所立非人,变动时会惹天下骚动,甚至出现流血事件。”
姜述笑笑,道:“前年老四求了道婚书,是太原王家的嫡女王熙儿。”
姜述接着说道:“第二道婚书,是文若的女儿熙影。”
张靖答道:“攻城并不困难,原先留下此城有两大好处,一是围点打援,现在花刺子模主力已被歼灭,北匈奴灭国在即,其余援军怕是不会来了,围点打援已经失去意义。再一个就是驱虎吞狼,给守城兵马放开一条生路,使其逃入花刺子模,然后使些手段,挑拨两国之间的关系,使两国士兵彼此相斗,我等坐视渔翁之利。康居粟特城现在已是孤城一座,炮火轰鸣半天,就会逼降康居粟特王。将降兵编成一军,令其为征伐花刺子模的前锋,就可达到驱虎吞狼的目的。现在留着康居粟特城已无太大用处。”
郭嘉默想一会,道:“黄和_图_书巾系内部十分团结,在军方影响最大,文官有荀家、王家、黄家相助,四皇子底蕴已成气候。荀家诸杰、黄承彦皆是智者,智谋班子也深厚。只须再掌握情报系统,四皇子一旦成为储君,诸子很难撼动。现在看来,四皇子超然事外,却在不声不响中养成气候,当初出宗对他未必是件坏事。”
郭嘉嘴上未说,心中暗道,这是釜底夺薪,绝了二皇子姜华的夺储希望。不过这样也好,貂婵可以提供的助力太小,姜华夺储机率不大,这下绝了希望,未必是件坏事。
郭嘉急道:“若陛下无立四皇子为储之意,应了这三门婚事,未来新君压制不得,主弱臣强,必会惹出事端,此事需要万全考虑。”
张靖并不知道他已成为姜述内定的储君,他正陪着马超站在营前,打量着高大雄伟的康居粟特城。马超道:“现在文长取得大捷,北边四军也已发动http://m.hetushu.com,应该到了攻城之时了吧。”
姜述默想一会,道:“奉孝,我在处理家事时,正所谓灯下黑,看法难免不全面。你我识于微末之时,多少年来君臣相得,有些话你莫绕圈子,据实相告就是。”
郭嘉正色道:“四皇子之才优于兄弟,寻常谋主也不是他的对手。若是四皇子归宗担任储君,以他目前表现的能力,定是一代英主。其余皇子担任储君,谁是四皇子的对手?四皇子若是持心以正尚可,若是……”
郭嘉道:“四皇子人缘极好,他与何家、甄家族人皆有过节,但又不让皇后、贵妃反感。在外面闹出许多大事,最后都毫发无伤,得罪过无数人,但鲜有说他坏话者。”
姜述见郭嘉话意一顿,不由问道:“有何高妙之处?”
郭嘉兴趣大起,笑道:“按理说这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,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。”
姜述望着郭嘉,面hetushu.com色凝重,良久才道:“奉孝以为老四平常装拙?”
姜述想了想,道:“老四自小出宗,继承黄巾一脉,皇后、贵妃想让儿子成为储君,看中了黄巾一脉的影响力,自然不会因小失大。他在外面得罪人时,都是占据大义,外人也寻不出他的不是,怎么说他的坏话?”
姜述闭上眼睛沉思一会,道:“老四这家伙,何时变得这般厉害了?若非这个计划,连我也未发现他还是个天才。”
郭嘉说到这里,停口不言,姜述已是心知肚明,点点头道:“奉孝说的对,老四以前深藏不露,我低估了他的能力。往常以为中儿、逆儿与他才能相当,现在看来老四不仅品行好,能力也比他们强得多。”姜述说到这里,道:“老四已从我这里求了三道婚约,奉孝想知道是谁家女儿吗?”
郭嘉笑道:“这就是他的高妙之处,我自谓为人处事比较圆滑,但我处在他的位置,也很难做到http://www.hetushu.com他这种程度。四皇子上次救了孟起性命,以一己之力将损失减到最低,立功后抽身而出,好事都让他占了,得罪人的事情推给了军衙和神鸟机构,这种预判能力实属了得。这次计划细致周密,环环相扣,决胜千里之外,既有阳谋又有阴谋,衔接得天衣无缝。我来时就在想,谁若得罪了四皇子,四皇子用些手段出来,怕是被他坑了尚不自知。以四皇子的大才,出宗可惜了些。”
听说了王家、荀家,再听说黄家,郭嘉并未惊讶,道:“莫非陛下有立四皇子为储之意?”
姜述又说道:“去年年前又求了一道,是黄澄独女黄菲羽。”
郭嘉虽是智者,却非心机深沉之人,面露震惊之色,道:“当初不是借小影为女友吗?这是真的?四皇子本身就有黄巾系为后盾,王家底蕴深厚,族中现在虽无高官,但实力仍不可小视。四皇子本身谋略就高,手中有文有武,就已难制,这下多了荀家和图书,皇子们何人是他对手?”
郭嘉摇摇头道:“是否装拙我看不出,但依四皇子在此事显露的手段,真想折腾什么事,陛下怕是也要头痛。四皇子从小到大,可让陛下难为过?陛下诸子,我本来以为各有所长,现在看来,四皇子若想争储,余子皆不是对手。”
姜述长叹一口气,道:“以往曾因老四自小出宗,对他有些歉疚之心,对他纵容了些。老四品行不错,又有回护弟妹之心,当初想培养他成为新君的左膀右臂,并未从深层次考虑。现在回头再看,已成势大难制之势,但是事已至此,又怎好无端打压老四?再观察几年,若是老四才能品德都好,立为储君也不是不可。”
郭嘉笑笑,道:“我原本并未过于注重四皇子,后来听泊安说起他时,赞不绝口。泊安虽不愿入仕,却是我诸子中天分最高者,心气很高,难得有心服之人。我当初听了觉得奇怪,细问四皇子过往,才发现四皇子的高妙之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