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51章 凤舞探亲见恋人!

张靖方才在回思毋丘俭的为人,他自从军以后,与毋丘俭虽处一军,但他在中军,毋丘俭是营将,独领一营在外,一直没有什么交际。直至兵临康城时,马超集聚兵马,才居于一营,但因没有工作交际,彼此往来很少,只在马超召开军议时,才会见上一面。张靖也去过毋丘俭军营,见其营布置合理,官兵气势甚盛,确是一员干将。但毋丘俭心思深沉,寡言少语,给人很难接近的感觉。
魏延部在西部休整一段日子,以新编康居粟特降兵为前锋,主力继续西上,攻打主力已被消灭的花刺子模。赵云、吕布、黄忠、张辽四路兵马,如同四支锐利的箭头,由南到北,兵分二十余路西进,所过之地,诸部落不提前归降者,攻破后皆贬为奴。
凤舞闻言笑道:“好啊。”
张靖正欲答话,忽见门口闪出一道丽影,不由愣在那里,揉了揉眼神,发现真是凤舞,几步迈上前去,望着凤舞的丽容,道:http://m.hetushu.com“凤舞,你怎么来了?”
河道两旁绿意尚盛,又值收获季节,但百姓刚刚亡国,心理还未适应过来,虽然收成不错,眼神中却隐含忧虑。
张靖放下手头的笔,笑道:“你的油水已经够足,再吃大餐媳妇就不让上床了。”
龚省笑眯眯地说道:“你若今日请我吃大餐,我可以帮你讨个媳妇进门。”
非达里期望向大规尔,道:“将军,我军若是巷战,能够支持多久?”
良久,凤舞望了望龚省,不由推了张靖一把,心情平复下来,擦干眼角的泪水,笑道:“不希望我来吗?”
凤舞眼中不觉已是落泪,唇边却浮起微笑,她也紧走几步,什么话也没说,两人紧紧抱在一起。无声的拥抱,滚烫的泪水,胸腔中砰砰合拍的心跳,还有婚约无期的惶恐。这一切让凤舞有些晕眩,担心只是梦境,害怕张靖从身边飞走,闭上眼睛,不敢再次睁开。
阐于扬心www.hetushu.com中下了决断,想起国祀绝于己手,禁不住老泪纵横,哽咽道:“我自登上王位以来,励精图治,兢兢业业,没想到竟成了亡国之君。”
阐于扬望见非达里期过来,叹道:“从方才大齐展现的军威来看,他们不是没有攻破城池的能力,而是不想攻破而已。如今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我们若不投降,他们便会杀入城中。以你之见,我们还有巷战的必要吗?”
非达里期脸露悲色,道:“目前外无援军,巷战也只能支持一天,若是到了彼时,恐怕城中军民会损伤不少。大王血脉高贵,即使投降,也不失富贵,我建言大王还是降了吧。”
此时正值秋日,张靖与凤舞出城,来到河边,寻到一名渔夫,给他些银钱,说明最多租用半日,当下两人荡起双桨,泛舟河上。张一安、张一全向上下游张望,没有发现别的船只,又不好跟随两人上船,便与亲兵一道,策马沿着河岸同行。
http://www.hetushu.com阐于扬说完,默然良久,道:“非达里期,你起草降书,康居粟特国举国而降。”
康城虽是异族风情,但因新下不久,来不及改造,街道狭窄,又脏又乱,铺面比起内州商铺差了许多。张靖见凤舞情绪不高,道:“康城北边有条河流,河面宽广,两岸自然风光甚美,不如我们泛舟河上,胜似诳这些烂街。”
大规尔环顾四周,见将士眼中皆露出惧色,摇头道:“军心已不可用,巷战最多支持一天时间。”
九月初,康郡基本安顿下来,毋丘凤舞来到康居粟特王城探亲,见过父亲毋丘俭以后,坦白与张靖相恋一事。毋丘俭并未表态,只是私下打探张靖情况。
在接连不断的坏消息影响下,先是坚昆贵族畏惧大齐兵威,担心此事被大齐人获知,借机起兵前来攻伐,设计抓住坚昆王,送去大齐请罪,另立坚昆王弟为新王。接着,安息、贵霜、奄蔡三国接连发表公开声明,称大齐与康居粟www.hetushu.com特、北匈奴、花刺子模的战事,本国中立。
张靖此时驻防康城(原康居粟特王城)西门,还不知毋丘凤舞来到,这日坐在公房处理军务,龚省带着神秘的笑容进来,道:“四哥今日要请我们请大餐。”
凤舞认真地想了想,道:“父亲喜怒不言于色,心中即使不悦,也不会说出口来。父亲其实待我很好,一直希望我嫁个好人家。”说到这里,见张靖在那深思,凤舞又笑道:“父亲也未说不愿,这不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吗?”
张靖重将凤舞揽在怀里,深情地说道:“怎能不希望你来?”说完,感觉在军营这样缠绵不妥,松开凤舞,转向旁边挤眉弄眼的龚省,道:“悟德今日替我处理公务,我带凤舞出去转转。”
康居粟特未灭国前,花刺子模派遣使者,分头到安息、贵霜、奄蔡、坚昆四国游说。安息等国皆密切关注这场战事,因为畏惧大齐来犯,皆有出兵之意。正在四国紧锣密鼓准备时,战报陆续传来,先和图书是花刺子模主力与北匈奴人内讧,被大齐人包了饺子。继而康居粟特王举国而降的消息传来,然后是北匈奴连战连败的坏消息。
凤舞笑吟吟地看着张靖撑桨,忽然想到昨日与父亲提及婚约之事,忍不住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张靖放下木桨,坐在凤舞对面,道:“你父亲会同意吗?”
八月二十一日凌晨,康居粟特王阐于扬出城献降,康居粟特全境正式归于汉境,新建一郡,定名康郡,归西州管辖。马超部奉命驻扎康郡,负责康郡防务。
张椿因功授了军侯,张一安和张一全皆升为都伯,还是统领张靖亲兵,两人见张靖换了便装,不好多带士兵,只带着四名亲兵换上便衣,跟着张靖、凤舞出了公房。
张靖思路被凤舞打断,索性不去心思,静下心来陪凤舞说话。凤舞毕业并未工作,呆在家中又不想母亲唠叨,以学习礼仪为名,在京城呆了数月,受不了相思之苦,听说前线战局趋稳,打着探望父亲的名义前来,其实就是想见张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