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54章 孙韶向凤舞求婚!

凤舞将茶壶放下,坐在毋丘俭对面,道:“军衙贼曹司吏是否闲差?”
凤舞回思一会,没有半点印象,道:“我好像没问过路,记不清了。”
毋丘俭暗自苦笑,以这点小事可见,凤舞心中满满地全是张靖,此时若提婚事也定不允。毋丘俭苦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那名军官个子较高,肤色较黑,眼神很亮,也是国学弟子,名叫孙韶。”
凤舞回到居处,思量张靖前程,正想着出神,只听门声响处,却是毋丘俭进来。凤舞回过神来,给毋丘俭请过安,道:“父亲今日回得早,军务不忙吗?”
毋丘俭不由有些奇怪,道:“你识得伯符将军?”
毋丘俭捧着茶杯,不经意地问道:“你与张靖认识多长时间了?”
凤舞恍然大悟,道:“你说那位孙韶师兄,他比我们高一级,上学时并不熟悉,那天亏得他引路,顺利找到父亲公房,否则定会转悠半天。”
毋丘俭父女皆不知和-图-书张靖真实身份,毋丘俭以张靖公示于外的出身,与孙家嫡子孙韶比较,利弊明显可见。孙韶才能不俗,家世又好,与凤舞身份十分相配。再说与孙家联姻,攀上这门亲贵,朝中有人说话,不仅毋丘俭升职有望,家族子弟也会得益良多,毋丘俭思来想去,午后提前回来,就是想做一下凤舞的工作,促成凤舞与孙韶的婚事。
凤舞想了想,道:“路上我问过他,是伯符将军长子。”说到这里,凤舞略停一下,道:“孙韶只有几分伯符将军的模样,肯定没有伯符将军年轻时帅。”
毋丘俭为人稳重,当初听凤舞提起张靖,当初并未发表任何意见,背后里早将张靖过往打探得清清楚楚,见张靖年纪轻轻便任高职,又与一班将门之子交好,前程也是不可限量,虽非世家出身,但是家境巨富,若是没有孙韶求亲这事,心中也有应允之意。
凤舞为毋和*图*书丘俭砌了一杯清茶,端到父亲面前,道:“父亲,你说调到军衙任职好不好?”
凤舞略一犹豫,道:“今天我去探望张靖,正好听说军衙有人来下调令,说要调他到军衙去当贼曹司吏。”
凤舞闻言,满心欢喜,陪着毋丘俭吃完饭,刚要回房,却被毋丘俭忽然唤住。凤舞回过头来,道:“父亲有事吗?”
自从姜述给皇子公主立下婚嫁规矩,对民间影响不小,婚嫁年龄逐年推迟,国学已经出现立法限制结婚年纪的呼声。不仅孙韶等弟子深受影响,朝中文武重臣也有不少人支持婚龄延期。十六岁的孙韶至今未立婚约,并非什么奇事,凤舞并没听出什么玄机,笑道:“国学弟子提倡自由婚恋,对包办婚姻十分反感,孙韶师兄年纪也不大,怕是还未遇到心仪的女子。”
毋丘俭不由咧嘴一笑,孙策、赵云、马超、周瑜、诸葛亮,长相英俊,武艺不凡,未婚前皆遭世家和-图-书名媛争抢,世人称五人为齐侯左右五金童。后来五人皆掌兵,都是少年将帅,渐次成婚,世人觉得称为五金童不很贴切,改称为五小神将。毋丘俭回想孙策当年雄姿英发,比现在的孙韶确实英俊潇洒得多,笑了笑,道:“若论相貌武艺,孙韶的确不及其父。孙韶是孙家嫡男,能力人品都不错,按说求婚者不计其数,可是现在并未婚约。”
先说毋丘俭今日早回,实则有事与凤舞商议。凤舞近日来探亲,被别部司马孙韶相中,央求新上任的长史程普来寻毋丘俭求婚。孙韶比张靖大一岁,与姜华是国学同学,现在中军担任别部司马,职务比张靖小半级。
毋丘俭望着凤舞,面露慈爱之色,笑道:“你来探亲,时日不多,不必要的应酬便辞了。”
军衙贼曹与地方贼曹职能相似,但多了监察职能,权力很大,类似现在的军纪委兼安保部门,贼曹司吏类似军纪委属司主官,比普通校尉份http://www.hetushu.com量要重许多。毋丘俭并未回答,反问道:“谁要调去贼曹?”
毋丘俭暗自盘算,凤舞在国学总共四年时间,前面去了两年,后面又有一年实习,这样满打满算,两人真正相知的时间不足一年。毋丘俭揉揉额头,盘算一会,道:“张靖明天若是不忙,你请他来见一见面,我们虽处一军,彼此却不了解。”
毋丘俭接过茶,喝了一口,慈爱地说道:“好也不好,军衙也分要职闲职,若是诸曹主官,大权在握,都是牛得了不得的人物。若是副职或是闲差,有不少养老的位置,比起地方大大不如。”
凤舞不知父亲心里所思,提起张靖,脸上顿时浮出笑意,道:“我们在国学同级,前两年合堂少,跟他不熟。其实说起来,真正相识的时间不长。”
毋丘俭文武双全,出身公侯世家,家族虽小,族中却出了不少军官,在世家之中也属名门。毋丘俭曾是姜述亲随,累功升至营将,也是开http://www.hetushu.com国将军之一,但自大齐立朝以来,职级虽升到副军将级,实职却十余年未动。毋兵俭自谓才能不俗,心中常有不平之意,认为多年不得升迁,是因为朝中无人提拔之故。
孙韶是孙家嫡子嫡孙,祖父是征西将军孙坚,父亲是镇护将军孙策,姑母是宫中修仪孙仁。孙家是名副其实的大齐新贵,父子军将,门中直系子弟多任高官。毋丘俭见孙韶相貌英俊,武艺不错,探听到人品也好,心中已是一百个愿意,但又想起凤舞提起的张靖,心中犹疑一会,只推征求一下女儿意见,以后再行答复。
毋丘俭道:“你大前天初来时,可曾记得那位给你指路的青年军官?”
毋丘俭道:“你知道他的出身吗?”
凤舞笑道:“伯符将军长年领兵在外,我怎可能识得他?伯符将军当年名列齐侯五小神将,相貌定然出类拔萃。孙韶长相虽然不错,但在国学籍籍无名,无论成绩还是相貌并不突出,说明他比伯符将军差了不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