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56章 逢家也想娶凤舞?!

一直到月亮西落,星星眨着眼亮了起来,凤舞忽然醒悟,恋恋不舍地推开张靖,道:“时间太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再说毋丘俭早上来到公房,还未坐热座位,只听亲卫来报,道:“逢功曹求见。”
张靖心中虽然不愿,但是现在任上,不得不顾忌人言,便将凤舞送到居处,望着凤舞从偏僻处翻入院内,等了一会,未听到院中有喝问的声音,这才带着张一安、张一全回去。
逢纪担任颖川太守时,逢严跟随到任,在郡衙担任吏员。后来逢严得高人指点,转到军队,初在交州兵曹鞠义辖下任部司马,数年升为营司马。去年有人在背后运作,将逢严调到攻坚营,升了半级,担任军功曹。
张靖下意识地向外快速走了几步,却未听到争吵声,回头见凤舞已是笑得捧腹,顿时醒悟过来,道:“凤舞何时学坏了,竟敢戏弄我?”
明月西斜,照得凤舞白皙的额头上,似是镀了一层金光,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更是显得面容姣好,张靖心中一动,缓缓贴近。凤舞已止住了笑,两人身影合在一起,继而响起一阵咂舌之声,两人已是热吻在一起。
夜风渐起,间或卷起几叶桃叶,一些吹到波光粼粼的湖面上,一些吹到两人的衣襟上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人沉浸在情意交融的意境中,不觉有些痴了,直到听到林外响起话语声,两人似是忽自梦中醒来一般,四目互视,心有默契,忽然同时笑了起来。
毋丘俭点了点头,道:“近日军衙来调张靖入京,说是担任军衙贼曹司吏,估计近日就要赴任。”
凤舞急道:“可我父亲要你三年内升至营将,才会允婚。”
张靖扭头看时,凤舞美眸蕴泪,一脸委屈模样,不免有些心疼,侧身将凤舞拥在怀里,望着凤舞的美眸,道:“你对自己有信心,就要对我有信心,你放心,只要我们不离不弃,没人http://m.hetushu.com可以分开我们。”
张靖面露毅然之色,道:“你放心,你父亲难不住我。”
毋丘俭并未答话,心中暗道凤舞若与张靖分开,我也会选择孙家,你家侄子肯定没戏。只听逢严接着说道:“其实打压张靖不是没有办法。不过话说回来,若是打压张靖成功,否了你家女儿与他的婚事,你得给我家侄儿机会,让他与孙韶公开竞争,不许你暗助孙韶。”
逢严叹道:“如今儿女婚事不比昔年,若是贵女不愿,强逼也不是个事。不知男方是何家俊才?”
逢严琢磨一会,道:“张靖能力出众,又得孟起将军器重,若是留在军中,三年升为营将,未必能难住他。”
凤舞有些担心,道:“张一安张一全在林外,莫要遇到什么麻烦才好。”
凤舞担忧地说道:“可是,明天……”
张靖说完,定睛望着凤舞,凤舞也不说话,两人四目相视,静静地拥在一起,一种难舍难分m.hetushu.com的情愫,如这一湖秋水似地潜流暗涌。
军功曹类似现在军政治部主任,是主将属官,主管全军人事,对军官调动、调整、升迁、处罚等有建议权,是个实权职务。毋丘俭不敢怠慢,出门迎接逢严进门,寒喧几句,道:“逢大人是贵客,怎有时间到我这里?”
毋丘俭一顿,道:“这话如何说?”
逢严琢磨一会,道:“张靖调到军衙,前程无量,在此祝贺仲恭兄得到佳婿。只是苦了我那侄子……”
凤舞见张靖生疑,心中本就烦心,这下更是生起火气,几步走到张靖身后,玉手轻捶张靖几下,道:“我对你的心,你还不知道吗?”
凤舞长叹一口气,道:“若非那个孙韶,我们也不会有这些烦恼。”
张靖摇摇头,道:“无妨,这个时候来这里的应是巡兵,张一安、张一全皆是军官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
孙韶是孙仁嫡侄,与姜华关系不错,张靖认识此人,但并不是很熟。张靖略和-图-书一心思,猜出毋丘俭应是看好孙韶家世,开始给凤舞施加压力。张靖走到栏杆处,全身都浸在月光之中,望着天边的明月,忽然问道:“孙韶是孙坚嫡孙,日后定会接掌门户,你父亲动心可以理解,你的想法呢?”
张靖回来,见凤舞仍然在笑,便伸手去呵凤舞的痒,凤舞东躲西闪,笑到呛住,只得求饶道:“四哥,我错了,你饶了我吧。”
逢严笑笑,道:“我有一位侄子,是逢家嫡子,与你家女儿是同学,看好了你家女儿,托我来提亲。”
逢严笑道: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实为你家女儿而来。”
来访者名叫逢严,是逢纪庶弟,自小不得家族重视,偏好武功,读族学的同时,跟着家中护卫练武。后来世道大乱,逢严有了用武之地,逢纪跟了袁绍以后,逢严也在袁绍部下担任校尉。后来袁绍兵败自杀,逢严侥幸逃得性命,引领数十残卒隐身山林。后来打探到逢纪降了姜述,并在相府任职,逢严领人和*图*书出山,向当地官府投降。
张靖面露自信之色,笑道:“我现在已是校尉,再上一级是营司马,然后就是营将。只是两个台阶而已,若有机会立功,三年内升到营将,未必不能实现。你父亲想让我知难而退,我偏要知难而进,三年内升个营将给他看看。”
凤舞忽道:“你听,吵起来了。”
毋丘俭实言相告,道:“就是中军校尉张靖。昨天我与舞儿说了,若在三年内张靖升不到营将,这门婚事我便不允。”
逢家虽是河北有名世家,但还是无法与孙家相比,毋丘俭中意孙韶,又有张靖在中间横着,怎能应允此事?毋丘俭笑道:“贵家看上我家舞儿,是舞儿的福气。只是舞儿恋着一位同学,昨日程长史给孙韶提亲,舞儿只是不愿。这事不是我不愿意,实在是舞儿固执,非要嫁给他同学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张靖内心欢喜,见凤舞却无喜色,心又沉了下来,道:“就是你父亲不愿,我们早晚也要面对,正儿八经谈谈也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