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57章 与未来岳父见面!

张靖重重地点了点头,道:“我们心心相印,感情深厚,请将军同意我们的婚事。”
逢严在旁察言观色,不经意地说了一句,道:“平民出身的国学弟子,在军中升至营司马,再往上升很难,仲恭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?”
不一会,张靖与凤舞来到书房。毋丘俭与张靖客套几句,毋丘俭望着凤舞说道:“我与张校尉单独谈谈,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凤舞有些不放心,扫了张靖一眼,见张靖轻轻点了点头,给两人茶杯加满水,自个儿先出房去了。毋丘俭看凤舞出去,开门见山道:“你想娶凤舞?”
逢严此言正中毋丘俭心事,毋丘俭对凤舞十分疼爱,想给凤舞寻一个能力、家世、人品都不错的夫婿。张靖其余地方都好,家境又富裕,唯一短板就是出身平民。毋丘俭自谓能力出众,升至营将再未升迁,认为是朝中没有靠山所至。以己思人,毋丘俭对张靖以后的发展,并没和图书有多大信心,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。
毋丘俭正色道:“毋丘家门户不大,规矩却是不小,你非世家出身,以目前职位想娶凤舞,就是过了我这一关,族中长老也会提出异议。”
毋丘俭今天也挂着心事,午后在公房坐了一会,不到半下午,也请了私假回了居处。毋丘俭回到书房,看了一会兵书,左右来报:“小姐带着客人去了客厅。”
毋丘俭想到这里,收起慈悲心肠,叹息一声,道:“我今晚约张靖见面,到时尽力而为。”
张靖点点头,心中已经认可了逢严的能力。再问逢严余事时,逢严笑道:“与张校尉有缘,谈了这么久,已是江郎才尽。我还有不少公务,就此别过。”
逢严笑着摇了摇手,道:“我是文职军官,与你们兵科弟子谈论宏观战局,有些班门弄斧。以我的看法,西北拓展地盘不小,明后两年应以稳定为主。贵霜新王登基不久,和-图-书还未稳住局势,身毒既下,下一步定是贵霜。参战者除了南洋水军、南方三军,南州兵曹、高州兵曹参战机会最大。若想调到地方,高州苦寒,南州才是最佳选择。身毒初下,重建地方防御部队时,从南州抽调近半兵马,现在南州军官紧缺,若是现在调去南州,正是最佳时机。”
毋丘俭心道张靖出身平民,即使能力不错,朝中无人,今生前程至多升到营将。孙家势大暂且不说,逢家也是老牌豪门,在朝中势力不小,结成姻亲,对毋丘家助力也不小。想到这里,毋丘俭笑道:“大人有何妙策?”
张靖不知逢严包藏祸心,热情地将逢严迎进门来。逢严检查完公务,不经心地问道:“听说张校尉要调去军衙?”
听到这席话,张靖不由对逢严刮目相看,因为此语与张靖思路暗合。张靖不由生出考究之心,道:“以逢大人之见,身毒之后南方还会发生战事?hetushu•com
毋丘俭想了想,道:“你让他们直接到书房。”
逢严压低声音道:“张靖调任军衙一事,我听黄曲大人说过,听说张靖并不愿去军衙任职,而想去地方历练,正在犹豫不决。若是仲恭说服张靖到地方历练,以他的性格,十有七八会主动申请去边州。仲恭若再激他一下,张靖既想在地方历练,又想凭军功升职,首选之地应是高州、南州。张靖若赴南州任职,家兄心忧侄子婚事,不需直接出手,只要暗示一下,张靖数年内想提升都难,又怎会升任营将迎娶贵女?”
逢纪现任南州刺史,军政虽然分开,但逢纪在南州经营多年,兵曹也有不小影响力,真想打压张靖,的确不是一件大事。毋丘俭对张靖印象颇好,听完逢严所说之计,不由有些于心不忍。
张靖送逢严出门,见黄曲未来公房,派张一安去驿馆询问,听说黄曲今日安排了私事,静下心来处理公务。午后凤舞和*图*书过来,说起晚上见面一事,两人商议一会,张靖交代周树和马念一下,准备些礼品,前往毋丘俭居处。
逢严从毋丘俭处出来,并未回衙,而是去了张靖公房。张靖部属新组建不久,有些官兵手续至今还未办完,逢严以此为借口,过来检查人事方面的工作。
随着国学招收名额增多,又在各地开设分院,从军从政的国学弟子,数量逐年增多,最后毕业弟子数量超出官府接受能力,不得不采取考录制。前面数批国学弟子,除了姜、田、贾、关等族人家丁,余者多是青州平民子弟。这些子弟受学识能力所限,在军中升至校尉,再往上升难度很大。但也有能力出众者,凭功升至营司马,再升营将时,就会遭到世家子弟、传统将门的联合打压。现在担任营将以上职务的国学弟子,皆是姜述亲自过问方才得以升职。
逢严笑道:“年轻人下基层多些锻炼有好处,军中又崇尚军功,在攻坚营发展和-图-书也不错,只是近年立功机会不多。在军衙当差可以提升大局观,你们这个年纪,基层经验不足,培养大局观为时尚早。以我个人的看法,攻坚营现在负责康州防务,不久还要接管花刺子模防务,又刚经历过恶战,军衙又不是无兵可用,估计近年不会再有大的作战任务。年轻人想要升职,渠道也有不少,但最让人佩服的,还是凭军功升职。在军衙待上几年,再下放也能升职,但毕竟不是凭借军功上位,在军中很难服众。依我的观察,张校尉文武双全,擅长练兵,又懂军略,还是在一线升职快。要说后期战事,估计是在南线,南洋水军、南方三军、南州兵曹、西州兵曹,近年都有可能参战。”
黄曲自昨日来到康城,访客络绎不绝,张靖调任的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,不少人知道这个消息。张靖也没感到意外,笑道:“我们年轻人去军衙有利有弊,我现在也在琢磨这事,以大人之见,我应该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