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0章 一加一等于二,对吗?

张靖回过身来,道:“在下姓张名靖字清平。”
张靖笑道:“院中客房足可安置,不过考虑是军中公房,不好接纳外人居住。”
等祢衡身影出了大厅,厅内突然响起一片掌声,李恢、张咨、蒋干等皆来到张靖身边,或是道谢,或是赞扬。张靖用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逼走祢衡,算是解了张咨、蒋干之围,其后这场酒宴,张靖名副其实成了主角,厅人众人纷纷过来敬酒,即使三大学院弟子,也对张靖换颜相待。
蒋干自以为辩才不错,这次抱着必胜之心而来,上了辩案,被祢衡连珠炮般几个问题轰将而来,顿时怔在当场,脸面有些挂不住。张靖见状,起身走到辩案,坐在蒋干身侧,向祢衡拱手施了一礼,道:“我学的是兵科,也没有辩才,上场并非与先生辩论,只是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先生。”
张靖辞了马超出来,返回居处,到了门口,突见斜刺里一人出来拦www.hetushu.com住出路。张一安、张一全反应很快,不等此人临近,便拔刀将其逼住。张靖定睛看时,认出是祢衡,喝退张一安等人,下马走到祢衡面前,道:“先生深夜来访,莫非遇到什么事情?”
张靖打量周围,见祢衡背后角落内,一位仆人背着行囊,旁边还放着几堆物事,细看是草席、茶具等物。张靖对祢衡感观一般,讨厌他的高傲,又佩服他的学识与机变,见他前来投靠,一时猜不透祢衡之意。
祢衡得意洋洋,见张靖言谈谦逊,也未责难,扬起头,傲慢地说道:“讲!”
张靖道:“对也不对。”
祢衡愣在当场,眼睁睁望着张靖下台,脸色数变,冲着张靖的背影拱手道:“受教。”说完面有愧色,一言不发,下台扬长而去。
祢衡苦笑道:“前日被你逼得逃走,往昔受我挖苦的文士不能相容,在馆舍不得安顿,便想解铃http://m.hetushu.com还须系铃人,寻你找个安身之所。”
这是一个少儿都能回答出的问题,祢衡并未立即回答,望着这位英俊少年,心道若是回答对,少年肯定埋下了陷阱,但若回答不对,又该如何解释?
张靖连忙出门来迎,进了公房分主宾坐下,张靖当即写了一封申请书,对黄曲说道:“军衙我是不去的,我想调到南州任职,还请黄大人帮忙。”
张靖笑笑,道:“调二哥到军衙,算是解了大将军之忧,你只需照实回答,大将军会理解我的苦衷。”
张靖笑道:“我与人赌约,要在短期内升至营将,若去地方任职,按照惯例会升半级。身毒战事以后,与贵霜一战不可避免,南州物资丰富,又有水军之利,将是此战的主要支撑,我在南州任职,立功机会便多,升至营将的机会也会大增。”
祢衡神色有些尴尬,道:“年少时胡闹,闯出这个坏名声,其实……和图书
祢衡张了张嘴,话要出口又咽了回去,见张靖行了一个团揖,要下辩台,连忙说道:“清平且慢,你认为一加一等于二对吗?”
张靖道:“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,应该是两个苹果。从这个概念来看,一加一等于二应是对的。但若一个加一对,一对加一对,一个指头加一只手,一天加一周,一打加一个,答案是多少?一堆泥加一堆泥,答案是多少?一堆土加一桶水等于什么?除了这些答案,还可能是二、十、十一、王、田、旧、丰、贰。”
这晚张靖喝得大醉,次日清晨起床,只觉头痛难忍,吃完早饭,喝了一会茶,感觉才好些。就在这时,张一安来报,道:“黄大人来访。”
黄曲琢磨一会,问道:“大将军若问,我该如何回答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先生大名远扬,屈身为我幕僚委屈些,若是先生不弃,就客居我处便是,闲暇时也有人请教。不过听说先和-图-书生脾气不好,与我同处不要对我发脾气最好。”
黄曲异道:“殿下为何要去南州?”
说起诡辩之术,只须接触过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命题的,都会了解世上许多问题根本没有答案,但是许多士子却弄不明白,祢衡学识渊博,辩论时东扯西拉,寻些别人不宜驳斥的论点,自然立于不败之地。其实这些文士学识还不到位,若是姜述在场,祢衡这些手段只是小儿科,只须数言就可驳得祢衡哑口无言。姜述是从现代穿越而来,除了文才武功让人叹为观止,见识之广世上无人能及,辩论之雄更是无人及得上。
祢衡眼珠转了两圈,道:“听说大人身边没有幕僚,我出仕无门,毛遂自荐给大人当个幕僚,应不是外人了。”
说完,张靖向祢衡施了一礼,就要下台。祢衡脸色顿变,站起身来,改容道:“请教阁下尊姓大名。”
张靖见祢衡卡了壳,又问:“先生若说一加一等于二对,再和-图-书请教先生一下,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?”
张靖不等祢衡说完,道:“门外交谈不妥,先随我进门安顿。”
张靖道:“我学习术数时,老师教我一加一等于二,先生认为对吗?”
祢衡傲慢之态早消,罕见地拱手施了一礼,道:“请教。”
黄曲公务已毕,从张靖这里出来,就去马超处辞行,当日启程返回洛阳。马超听说张靖要调任,唤张靖过来问明原因,两人患难之交,感情非比寻常。张靖调任,马超心中有些不舍,但他明晓张靖身份,知道就是强留张靖也不能长久,当晚留张靖在主帐饮宴,尽欢而散。
祢衡见张靖模样,便猜出张靖意思,道:“莫非有不便之处?只是夜色已深,还需借宿一宿,明日我便离开。”
张一安引着祢衡主仆两人去安顿,张一全陪着张靖来到客堂,给张靖沏了壶茶,寻人为张靖做醒酒汤。不一会,祢衡过来,张靖让他在客席坐下,道:“先生为何要留在康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