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2章 祢衡脸红脖子粗!

所谓祸不单行,甄姜得知菲羽怀孕的消息后,开始兴风作浪,宫中诸系开始发力,宫内形势十分紧张,菲羽境况堪忧。诸系之所以针对菲羽,实际上是剑指张靖,这与张靖的优异表现大有关系。
士子学了一身本领,怎甘心平庸度日?祢衡出仕无门,闻言大喜,当即拜伏于地,口称主公。张靖扶祢衡起身,道:“我年后要到南州任职,先生没有职事,随我左右不妥。徐州兵曹官亥是我黄巾一脉,我想荐举先生为其门客。先生过去以后,不要急着露脸,先隐在暗处为官将军谋划。趁着这个机会,先行适应一下,也磨炼一下棱角。等到我归京之日,再为先生谋个出身。”
张靖见祢衡狂态消失,变得彬彬有礼,一时适应不了,摸了摸鼻子,心思一会说辞,道:“我祖籍临淄。”
张靖本对逢严感观不错,但未与他继续深交,出于几种顾虑:一是逢家近年风头很盛,已经引起情报http://www.hetushu.com系统注意;二是姜述视世家为洪水猛兽,数次告诫张靖,张靖不宜与世家子弟走得太近;三是张靖踢了逢家赌场,与逢家有私仇;四是逢严此人自律不严,官名一般。
见张靖点点头又摇摇头,弄得祢衡更是一头雾水,祢衡暗道:“点头是认定与皇家有亲,摇头是否认与皇家有亲,这又点头又摇头,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是皇家人?但皇家人姓姜不姓张……”想到这里,祢衡猛然触及皇子一事,道:“莫非大人本姓姜?”
张靖这段时间,与众人交往时只重军功能力,对世家子弟的警惕有所放松,祢衡的提醒十分及时,重新唤起张靖的警惕心。但是张靖仍未意识到,他已经陷入别人的计中,这次调去南州,并非有人想打压他这么简单,而是幕后黑手将目标对准了他,等待他的将是危机重重。
为了避免惹人猜忌,祢衡并未在张和图书靖处多加停留,第三天上午便告辞离开,持张靖手书前往徐州投奔官亥。临行前祢衡道:“主公曾经言及与逢严闲聊,当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我并未多说什么。我游历天下多年,十分注意世家的变化,新朝以来,新崛起的世家不多,但有几家需要注意,其一就是冀州逢家,其二是荆州蒯家,其三是益州贾家。三家串连世家,幕后谈判,暗中形成联盟,潜实力十分庞大。逢家诸子才学见识一般,形成如今这般气候,听说背后有高人指点。逢家诸子以逢纪最优,逢律、逢名、逢格等名声不小,但是真实水平一般。逢严向无名望,能有那般见识,说明背后有人指点。所谓无故献殷勤,非奸即盗,逢家人为人高傲,若是不知主公身份,不会如此折节下交,若是知道主公身份,此举或会大有深意,主公要三思而行之。”
祢衡此时脸红脖子粗,道:“怎会是我的原因?”
和-图-书祢衡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他是聪明人,晓得张靖讲的是实话,出发点是一番好意,脸上虽然挂不住,却能沉静下来。张靖见状,笑道:“先生这些年阅尽世间百态,心性已经大改,若是昔年心性修成如今这样,想必朝廷早已授官。”
张靖道:“人在这世上,除了出家修道者,都是生活在人群中,能够融入世人就是一种学问。先生最大的问题,就是融不进世人当中,在心中划了个圈子,将自己禁锢其中,不放别人进来,自己也不想出来。我们个人只是个体,社会由无数个体聚合而成,不能强求整个社会改变来顺应自己,应该改变自己去顺应社会。”
祢衡伸着脖子静听张靖所言,见张靖说完这五字就停住,不由有些诧异,略一思忖,暗道:“临淄?除了皇家就是田家,也没听说有张姓大户?祖籍临淄又姓张,这个张靖似是在暗示什么,莫非与皇家有关联?”祢衡想到这里,道:“http://www.hetushu.com大人莫非与皇家有亲?”
官亥是张角大弟子,威信极高,是黄巾系排名第一的大佬,张靖让祢衡跟着官亥,摆明是要重用祢衡,祢衡不由大喜过望。祢衡这人去了狂傲,论起心智确实是名高手,他多年流浪诸州,见多识广,对诸州人情地貌、世家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等,掌握得比寻常人要多得多。经过这次私密交谈,张靖为缺少谋士的黄巾系,寻到第二位可以信赖的谋士。
张靖笑道:“我们兄弟在地方或在军中历练,都是隐瞒身份,我与先生一见如故,也没必要遮掩。先生才智学识都好,助我黄巾系一臂之力如何?”
祢衡得孔融举荐而未得官,借着酒意讽刺贾诩、程立,弄得现在这般结局,他身为当世名士,心智很高,平常也反省自己所作所为。但是文人重视面子,祢衡人前做出一幅狂傲模样,实则也是自卑的一种表现,这下被张靖一针见血指出,祢衡高傲的外表被一下子戳破。祢和图书衡沉默半晌,狂傲之色顿去,正容拱手为礼,道:“多谢校尉大人指教。”说完,祢衡转个话题,道:“大人这番言谈,无论是大局观还是思想高度,皆非常人能比,莫非也是世家出身?”
张靖与姜逆同岁,同年实习,又是同年出仕,张靖已是实职校尉,姜逆仅是县丞,级别上明显差个档次。比张靖早出仕一年的姜中,此时在西州担任郡尉司马,比张靖级别矮了半级。姜华现在东州兵曹担任部司马,不久后得了黄曲推荐,郭嘉又想避开麻烦,才破格提拔为军衙贼曹司吏,级别与张靖平级,但比张靖凭军功升职差了一个档次。
祢衡猜测张靖可能是皇子,在地方任职用的是化名,实际上并未猜出张靖的真实身份。张靖如此一说,见多识广的祢衡立时猜出他的来历,拱手为礼道:“原来是四殿下当面,请恕草民无礼。”
张靖见祢衡已猜出大概,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,道:“我原本应该姓姜,自小过继给张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