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3章 甄贵妃煽风点火!

上次甄姜行贼喊捉贼之计,被张宁母子识破,没有达到预定目标,虽然没有太多损失,只是折了一个甄若,但甄姜对张宁母子暗生忌惮。若是出手加害菲羽,一旦被张宁发现破绽,将会引火烧身,在与皇后系竞争的同时,若再树下一个强敌,纯属不智之举。
各宫女官虽是各有主子,但是彼此关系也很复杂,宫中皆有几名能说上话的闺密。甄宓这名女官名叫俞兰,是旧朝时的宫女,自小入宫,年纪已经不小,识字心思也重,深得甄姜信任。宫中数次放年长女官宫女出宫,俞兰因为家人早已失散,出宫没有依靠,自请留在宫中。
万年公主是前朝嫡公主,身份尊贵,姜逆又是正宗嫡子,万年公主十分在乎储君这个位置。姜述立朝以前,借助谋逆案将前朝皇族几乎一网打尽,刘表、刘岱等人皆被抓捕,后来得了特赫,被发配在东莱威海基地附近,皇族除了现任益州刺史的刘晔,m.hetushu.com再无其余可以借力的人。所幸母舅何苗现任骠骑将军,虽然实权不大,但是名位高,在朝中有一定影响力,可为外朝助力。
张角领导黄巾起义,掘了大汉的根基,是旧朝皇族最痛恨的人,张宁是张角独女,万年公主从内心就不能接受。万年公主虽是皇后,但婚后一直独院居住,周氏带着另外的儿媳妇另居一院,家事向由甄姜打理。这个惯例一直沿至如今,宫内事务皆由甄姜协理,万年公主挂着皇后的尊贵身份,除了外表鲜亮,实权远远不及甄姜。又因甄姜之子姜中是皇长子,儿时还冒充过一阵旧朝皇帝,人品能力都不俗,是与姜逆争夺储君的最大对手,万年公主就将甄姜列为第一假想敌,内心虽然不愿接纳张宁,但因张宁的背景和在宫中的影响力,万年公主不仅不能与张宁对立,平常还得想法笼络张宁。
与姜逆竞争的对手,除了姜中和-图-书,让万年公主最忌惮的要数曹羡之子皇十三子姜策,至于其余皇子,万年公主并未放在心上。直到张靖与熙影流言传出,万年公主将黄巾系和荀家合并考虑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这才开始正视张靖,但依然未将张靖列成主要竞争对手。
黄菲羽怀孕被藏在宫中道观,事隔半年多才被甄姜打探出来。甄姜开始以为此事是姜述做的糊涂事,因为黄菲羽与黄月英的辈份问题,不好纳入后宫,这才将菲羽藏在宫中道观。后来张宁姐妹频繁前往道观,引起了甄姜的极大关注。情报司力量强大,很快查明菲羽与张靖同学,张靖在后勤部实习时,两人关系十分紧密,菲羽腹中之子很可能与张靖有关。
自实习得军侯实职,至张靖救了马超升为校尉,张靖异军突起,引起了万年公主和甄姜的极大戒心。在张靖与熙影那次传言之后,诸系发现张靖和董名虽已出宗,因为军方背景强大http://www.hetushu.com,比其余皇子实力要大得多,一旦与著名世家联姻,实力就会暴增。董名承祀董卓,因为董卓名声太臭,不可能成为储君。张靖却不一样,背后有黄巾一脉鼎力支持,母亲张宁威信又高,借助联姻可以补足缺少谋主和文臣的短板,随着张靖级别提升,在诸系心目中的位置也水涨船高。
甄姜听到这个消息,初时不以为意,心道掌握张靖这件隐私,日后在与张宁谈判时会增加一个筹码。直至听说姜述数次探望菲羽,并亲自部署道观周围防御力量,甄姜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菲羽若是产子,张靖这个儿子将是皇长孙,若是得到姜述宠爱,张靖很有可能因子归宗,成为储君的机率猛然加大。
俞兰这些旧朝宫女,自成一个派系,逢事相互援手,私下关系紧密。俞兰与康薇私交很好,康薇是御女(六品嫔妃)芍药的女官,芍药未被姜述收房前,曾是万年公主侍女。通过这个渠http://www.hetushu•com道,菲羽之事先被芍药知道,随后传到万年公主耳中。
甄宓旁观者清,说的很有道理,菲羽这个儿子虽是皇长孙,但是不好对外公布,对张靖助力并不大。甄姜当局者迷,初时觉得甄宓所言有道理,后来想想还是感觉内心发慌,按捺不住,嘱咐一名心腹女官依计行事。
甄姜苦思数日,并无想出完全之策。这日甄宓过来探视,甄姜就与甄宓密议。若说聪明伶俐,甄姜不如甄宓。甄宓听完此事,略一思忖,道:“姐姐烦恼的事,皇后同样烦恼。害人之心不可有,陛下心思机敏,即使姐姐没有出手,若是黄家女出现什么意外,姐姐也逃不过泄露机密的责任。我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,黄家女未婚先孕,即使生下儿子,陛下又让其归宗,对外如何宣布?”
万年公主听芍药说起此事,开始并未往心里去。芍药接着说道:“黄家女若是产子,就是皇长孙,若是陛下允其归宗,就有让四皇子归宗之和_图_书意。外界传言荀家女与四皇子关系紧密,若是荀家女嫁给四皇子为正妻,荀文若就成了谋主,又有荀公达、荀友若、荀休若相助,即使殿下成为储君,四皇子日后也是心腹大患。”
万年公主心思一会,道:“你与曹宛儿能说上话,找时间过去走走。牡丹与田丰儿走动得多,再跟牡丹说一声,让她去趟田丰儿那里。至于阻止婚约一事,逆儿与诸葛家的诺儿感情已重,不然娶了荀家女,也是一件好事。老四心思重,不好糊弄,只能从荀家女这边出手,得找舅父好好商议一下。”
芍药心思不少,道:“其实不仅我们着急,估计贵妃那边也会坐不住。曹顺仪、田充仪也都有心思,若是消息散布出去,她们同样坐立不安。除了黄家女外,还有一件事十分重要,就是全力阻止荀家与四皇子联姻。”
万年公主仔细一想,脸色大变,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老四若真归宗,再与荀家联姻,比老大还有威胁,得想个法子应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