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5章 田充仪暗下黑手!

姜述闻讯勃然大怒,让齐隶带人详查此案。齐隶从现场护卫往后倒查,一直查到做汤的厨师,也未寻出嫌疑人。厨师做的汤并不是这碗汤,在场者大半可以证明,而且那种块茎植物,御膳房的人根本没人见过。
这日田更当值,午时趁药房当值者领饭时,溜进药房取出部分紫罗,混入不少假紫罗进去。过了两天,华青来药房配了三副药,取药时并没发现什么异样,煎药时闻着味道不对,汤的颜色也有异。
田丰儿犹豫片刻,道:“若让田更出手,后面不会查出来吗?”
齐隶这几天十分烦心,先是食物下毒案,又是午夜鬼叫案,至今一点头绪都没有,这次又发了假药案,急忙过来察看。假药案有迹可寻,药房总共只有几人,秘密抓捕审问,发现诸人都无嫌疑。就在齐隶以为又是那位无名高手出手时,一名出宫调查的手下兴冲冲进来,道:“外面药房查出,太医院次医督田更前和图书几日曾经购买过白罗。”
姜述听说菲羽饮食出了问题,急召华佗入宫,让齐隶陪同前去查看。华佗仔细观察不明块茎,闻了一下味道,又咬下一点尝了尝,皱眉道:“这是阴寒药物,煮成汤给孕妇喝,这不是作孽吗?”
田娥道:“近来未闻宫中有孕者,只有黄家女服保胎药,保胎有一味必用主药,只须将药房存药换成另外药物,药性正好相反,保胎药就变成堕胎药,黄家女腹中胎儿自然不保。”
华青历经两事,认出假药以后并未慌乱,先让侍卫去寻吉贞道长。吉贞道长过来一看,顿时火冒三丈,吉贞道长阅历丰富,很快冷静下来,命令相关人不得声张,派弟子玉妙子悄悄去寻齐隶。
华青是华佗的孙女,医术很高,而且十分细心,打开未煎的两副药,仔细辩认,发现紫罗是假紫罗,外观十分相似,却是白罗染色制成。华青当场吓得脸色发白,想起大m.hetushu•com前天的食物下毒和前天夜里的夜半鬼叫,意识到这是针对黄菲羽的又一场阴谋。
齐隶又查送饭的内侍,内侍说送饭途中,不知是谁从暗中扔了块石头,正打在他腿部麻筋处,害得他跌了一跤,差点将饭盒打翻。内侍当时检查伤处,膝下已肿得好高,内侍气得骂了一通,疼痛稍减才重新动身,前后总共耽误了大约十来分钟。
齐隶检查内侍伤处,见他膝下又红又肿,又在事发地点附近观察,从发出石头的暗处找到些痕迹,疑似有人在此搁置过食盒之类的东西,猜测有人做好汤水,故意伤了送饭者,又趁内侍叫骂时将已经做好的汤换进食盒。
大前天晚饭时,菲羽在饭前,按照惯例,逐一检查各种食料,发现汤中有不明块茎。菲羽是医科弟子,意识到不对,就让女卫去寻吉贞道长。吉贞道长也通医理,过来仔细看过,也感觉不对头,吩咐一切保持原样,亲自www.hetushu•com去寻姜述。
田更是田家家生子出身,听了田娥所言,骇得半天说不出话,听说是田丰儿之意,犹豫半晌,又不得不办。田更去外面药店偷偷买些白罗,用紫色染料浸泡数日,放在日头下曝晒成干,外观与紫罗确实没有多大区别。
太医院多是国学医科弟子,几名医督皆是华佗首批弟子,其中一名次医督是田家族人田更。次医督相当于太医院副院长,除了轮值时领班,还负有一定管理职责。
田丰儿又想了想,道:“药物药性相克,样子肯定不同,随侍女医岂能认不出来?”
田丰儿想了一会,道:“田更是太医院次医督,但他是男子,平常进不得宫,如何在药物上做手脚?”
田娥想了一会,道:“田更进不得宫,又不负责药房,只需寻找时机换了药物,只要手脚利索些,即使出了事,只会追究服侍女医和药房的责任,肯定牵扯不到田更身上。”
田娥答道:“有m•hetushu•com味药名叫紫罗,药性温热,是保胎必用之药。还有一味药叫白罗,药性大寒,与紫罗除了颜色不同,外观基本一样,若将白罗染紫晒干,外形基本看不出来。”
吉贞道长和女护卫担心菲羽安危,没有追赶,急忙入室察看,见菲羽只是受到惊吓,腹中疼痛,已经服下自制的安胎药,症状已经缓解不少。外面巡逻的女卫、琅琊宫高手、姜述安排的暗卫全部出动,从道观往外搜查,直到天色大亮时,也未寻到这人。不少人认为那个身影并不是人,而是鬼魂,但是姜述和齐隶坚信,此人应与上次换汤者是同一人,此人身手不凡,就藏在宫中,但是隐藏得很深,宫中人皆不知此人是高手。
齐隶在事发地点虚拟还原当时场景,认为作案人身手很高,不仅暗器手法出色,而且轻身术很高明。在十来分钟时间内,先是出手伤了送饭者,又迅速接近,在送饭者指着那个方向大骂时,将汤换进食盒内。
田娥在和*图*书宫中立足全依仗田丰儿,主子有了难处,她当仁不让要想主意。田娥是青州国学弟子,主修文史,兼修医科,懂些医术,想到太医院两名族人,道:“娘娘不想黄家女生下这婴儿,可以让太医院出手,只需在保胎药中换上一味主药,就可以导致孕妇流产。”
齐隶从大前天晚上开始查案,一直查到前天午后,最后一无所得。前天晚上,又出了一件怪事,在菲羽居住的后院,突兀地出现一个身影,所幸女护卫警惕性很高,发现以后立即示警,并挥刀杀上。这个身影见形迹已露,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,然后遁入黑暗中消失。
齐隶是姜述六弟子,一身艺业不低,模拟这件事情,发现自己用尽十分气力,才勉强能够做到。齐隶遍思宫中诸人,身手比自己高者,除了皇宫道观的吉贞道长,即便她的弟子和护卫菲羽的几名高手也难以做到。此事再详查下去,所有嫌疑人都被否定,这让齐隶困惑不已,此案也就成了悬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