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67章 荀彧提醒荀家女!

熙影点了点头,道:“这事宫中虽然有令不得外传,但我跟随雁妃身侧,听说过这件事。”
熙影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近来事情都对向黄家女,跟争储有何关系?”
荀彧默然一会,猜出张宁姐妹的心思,熙影与黄家女日后都是儿媳,担心惹出是非,不愿熙影知道太多黄家女的事。荀彧犹豫片刻,感觉向熙影明言有些残酷,但是为了熙影安全,又不能不说。荀彧道:“黄家女有孕在身,你可知道?”
荀攸说到这里,触起荀彧不知熙倩之事,连忙转个话题,道:“我去寻黄承彦,黄家女遇上事情,我们急得团团转,他身为黄家谋主,不能光看热闹不出力。”
荀攸笑道:“既然已与四皇子婚约,接触后宫阴暗是必然的事,多些经历不是坏事。影儿又不是形单影只,姐妹同心,未必不能如同德妃这样,既不是皇后,行事又低调,但影响力却不弱。不出意外,德和_图_书妃虽难成为皇后,但日后将贵为太后。”
熙影脸色稍缓,琢磨一会,心中不是滋味,道:“四哥做事不地道,若我早知黄家女的事,难道只会吃醋不成?他这是不信任我。”
荀彧点了点头,道:“公达不须忧心,四皇子正是积蓄力量之时,德妃若是明智,肯定会安抚黄巾诸将。黄巾诸将若不主动生事,无论田家还是冯家,没有主动寻衅的胆量。这事要提醒一下德妃,莫要因小失大,现在愈是忍让,在陛下心中得分越高。”
荀彧与荀攸都是智者,两人个性却大不一样,荀彧不擅长阴谋,考虑事情喜欢往好处想,荀攸恰好相反,考虑事情先从阴暗处想。荀彧双眉微皱,默然一会,道:“午饭时我会提醒影儿,这个阳光下长大的孩子,进宫当差也不知是对是错。”
荀彧异道:“你不知黄家女的身份?”
荀攸毅然道:“这时正是我们出手之和图书时,黄巾四名军将,张牛角任职冀州兵曹,冀州是黄巾大本营,无人敢轻易招惹他。四皇子安排祢衡前去帮助官亥,祢衡多智,多年游历,见识也广,也可放心。张燕心智不低,文武双全,麾下多是黄巾老卒,也不必忧心。程远志性情莽撞,最易出事,得点醒一下黄家人,在后暗助一把方行。刀锋营诸将我会照顾,青州数名黄巾系将官,叔父得搭把手才行。”
荀彧见熙影眼神天真无邪,叹息一声,斟酌一会,道:“现在储君未立,诸皇子逐渐成人,争储风波已起,近期宫中诸事,背后为的都是争储。”
荀彧看了一眼女儿,垂目道:“那你知道黄家女怀的是谁的孩子吗?”
荀攸想了一会,道:“我估计黄家女之后,影儿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四皇子与黄家女的私情已遮掩不住,诸系猜到四皇子正妻另有人选,为了防止我们荀家与黄巾系联合,接下来m.hetushu.com将是一波求婚潮。明的我们不怕,得防备阴谋才行。影儿平常在宫中当差,宫中后妃都是主子,雁妃若是照料不及,别让人将影儿害了。”
午饭相对简单,父女两人很快吃完饭。荀彧漱完口,洗了手,招呼熙影到书房谈话。荀彧对子女一向严厉,熙影见荀彧郑重其事,心中不免有些疑惑,暗道:“父亲莫非要说教我?我在宫中尽职尽责,没犯什么错……”
熙影冰雪聪明,一点就透,狐疑地望着父亲,道:“难道是四哥惹的祸?”
荀彧见熙影还是吃味,道:“你误会四皇子了,包括德妃姐妹,不告诉你黄家女的事情,不是不信任你,而是在保护你。你阅历经验都不足,后宫关系复杂,你现在分不清敌我,一旦被人利用,就会搞出大事来,你的性命都有危险。我告诉你黄家女的事,不是让你吃醋生气,而是让你警醒,现在黄家女遭遇的事,以后都和_图_书可能出现在你身上。”
说完,荀攸起身出门。荀彧身为张靖岳父,此时不由他不出力,回到房中沉思,从宫内想到宫外,将诸事推演一遍,又思考破局之策。
午时熙影方才睡起,精神恢复,脸色也变得红润,洗涮完毕,换上居家便衣。这时侍女来催吃饭,熙影来到餐厅,见荀彧正在等她。熙影见荀攸不在,在父亲对面坐下,道:“大兄怎没回来?”
熙影想了一会,道:“黄家女即使怀了四哥的孩子,跟争储有什么关系?四哥自小出宗,怎会搅入夺储之事?”
荀彧答道:“上午去了黄府,想是黄家留饭。我午后进宫,不等他了,我们先吃。”
荀彧盯着女儿,道:“若是陛下的事,德妃姐妹岂能如此上心?宫中后妃谁敢出手?”
荀彧见熙影脸色阴沉,连忙劝道:“你莫吃醋,也莫怪德妃姐妹不告诉你实情,因为这事牵连甚大。四皇子导致黄家女未婚先孕,这事做http://m.hetushu.com得不对,但并未因此将黄家女娶进门,又将她隐在皇宫道观,其中必有许多隐秘,肯定已得到陛下许可。你与四皇子已有婚约,黄家女是你以后的姐妹,前番有人出手对付黄家女,就会有人出手对付你。”
荀彧定定神,见熙影神色拘谨,笑道:“我不训你,你莫紧张。你离德妃姐妹太近,宫中后妃派系不一,或会有出手害你者,你千万要小心。”
熙影道:“我参与过审问,岂能不知道,不是黄澄之女吗?”
菲羽未婚先孕,又隐身皇宫道观,宫中大都认为是姜述惹的祸,这事又不好查证,即使甄姜也是调查出菲羽与张靖的关系,又见张宁姐妹对菲羽关心备至,猜测菲羽怀的是张靖的孩子。这件事情宫中传言版本很多,菲羽想了想,道:“这事传言虽然不少,但仅是传言而已,我认为应与陛下有关。”
熙影顿时放下心来,笑道:“我平常跟随雁妃左右,又有德妃看顾,谁会害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