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2章 长公主打抱不平!

张靖赶赴无雷,需要经过孙坚防区,孙仁与张宁关系不近也不远,孙仁之子七皇子姜会与张靖关系也不是特别要好,行至修循之时,张靖思虑半晌,决定还是不见孙坚。
咤骂了一番后,姜述缓了口气,想了一会,不由叹一口气,问道:“甄伟现在何处?”
纪册询问张靖行止,张靖据实说了,纪册见天色不早,请张靖一行到城中吃顿饭。纪册得了张靖提示,嘴上虽然不提张靖身份,但是举止神态十分恭敬,不仅他的亲兵感觉纳闷,就是领路那名都伯也暗自诧异。
转向关凤时,姜平顿时换了模样,笑眯眯地问道:“姨娘,小影没事吗?”
姜述回到御书房,心里犯了难为,这事性质恶劣,不重惩对不起张宁母子,荀彧也会离心。但见周氏的样子,又有维护甄姜之意,何况甄姜身份尊贵,仅次于皇后,若是处罚太重,皇家脸上也不好看。
张靖不待他说完,便拉住纪册和图书,小声道:“我目前身份保密,不要说出口来。”
姜平问道:“这是谁?胆子这么大?”
不待都伯说完,纪册已是恍然大悟,连忙快步上前,恭身行礼道:“四……”
关凤悄声道:“这是你甄姨娘的侄子甄伟。”
但是事有凑巧,张靖等人过关卡时,正逢孙坚部将纪册。纪册出身刀锋营,刀锋营除了主将高顺,营将皆是黄巾将领,刀锋营士兵从某种程度说,也算半个黄巾系人。纪册也在此过关,本来排在张靖等人身后,不过关卡士兵都认识他,验过军令,上来一名都伯引领纪册从旁侧过关。
宫中发生的事,张宁并未通知张靖,身处康城的张靖至今不知。不久军衙调令传来,张靖调到南州任职,具体职务由南州兵曹负责安排。随同张靖调职的还是跟随张靖同来的十人,十人在康居粟特之战立下战功,职务皆已不低。张靖为实职校尉,周m•hetushu•com树、刘开为部司马,龚省、张椿为军侯,张一安、张一全等人职务也都是军侯司马。
姜述叹了一口气,道:“德妃上次就受了委屈,强自忍了下来,这次我无法开口。这事我去寻太后,让太后老人家摆平这件事吧。”
姜述想到这里,又省起一事,吩咐齐隶道:“吩咐相关人封口,此事不能让老四知道,老四再折腾起事来,这宫里面就乱了套。”
从康郡赶往南州,路途遥远,张靖计算日期,来不及回京过年,辞了马超等人,先赴关羽部驻扎的无雷。南州在康郡东南,无雷虽非顺道,但偏不了多少路,只是行程合理安排,耽误不了太长时间。
都伯想了一会,道:“姓张,好像叫张……”
正在此时,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喝骂痛殴声,姜述眉头微皱,道: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关凤答道:“押在门外。”
关凤见姜平领着几个小姐妹溜走,回去在和图书姜述耳边轻声说了几句。姜述听说是姜平胡闹,也没再问,让人将相关人员押下去,又让甄姜暂在崇德宫禁足。
关凤上前喝住,见甄伟已是鼻青眼肿,几乎已认不出模样。姜平还在愤愤不平,道:“打死这个色鬼,敢在宫中寻事,真是活够了。”
关凤出来一看,见是长公主姜平不知何时听到消息,正带着一帮姐妹在痛殴甄伟,嘴里嚷着要为影妹报仇。女卫们心里也衔恨,并无人上前劝阻,任由这帮公主们胡闹。
姜平吐吐舌头,道:“我还是溜吧,不然会让父皇和贵妃数落。”
齐隶迟疑一下,道:“德妃娘娘那边怎么说?”
姜平深得姜述宠爱,遇到不平事敢于仗义执言,她马上就要大婚,呆在宫里闲着无聊,听说这边热闹就寻了过来,听说甄伟差点污了熙影,她与熙影是闺蜜,当下暴跳如雷,指挥一班小姐妹狠打一通。
纪册心思缜密,手头也无紧急公事,让引路和-图-书的都伯去探听情况。不一会都伯来说,道:“是攻坚营一名军官调职,这人年纪不大,实职已是校尉,书吏心疑,多问了几句,惹得大伙儿埋怨。”
关凤见甄伟那幅惨状,心中也觉解气,但又不能助长姜平的气焰,冷着脸道:“太后和陛下都在里面,打坏了如何问口供?”
纪册也向张靖打个招呼,这时还未想出张靖身份,问那名都伯道:“这人叫什么名字?”
这时张靖通过关卡,后面周树等人与张靖同行,都执攻坚营文书,通关速度快了许多。张靖感觉有人窥探,四下里看时,抬眼望见纪册。纪册不敢认张靖,张靖却识得纪册,微笑着点了点头,挥手向纪册示意一下。
纪册过关时听到有人呼喊,扭头看时,正好望见关卡在验张靖通关文书。原来负责检验的书吏见张靖年纪不大,文书却介绍是实职校尉,不由生出疑心,盘问时细了些,惹得后面排队的人群不满叫喊起来。
刀锋营是http://m.hetushu.com姜述三大亲卫部队之一,与黄巾系关系密切,军中有职级者多认识张宁母子。纪册上次进京见张靖,是在两年以前,张靖正是长个子的时候,两年时间高了一头,所以纪册望着张靖眼熟,却不敢贸然相认。
修循城市不大,最好的馆舍在洛阳也排不进三流,纪册招呼张靖一行人寻个雅座坐下,打发亲兵出去,小声说道:“修循人口不多,客商来往也少,比不上内州城市,场所简陋,殿下莫要见怪。”
张靖选择途经无雷,实是为周树三人考虑。周仓、刘辟、龚都皆是关羽部将,驻扎在西州偏远之地,回京机会很少。周树三人跟随张靖从军,以后时间也不充裕,这次见面以后,怕是要到大婚时方能与父亲见面。张靖老于人情世故,怎能不顾忌周树这三对父子的感受?周仓曾是张角亲兵统领,刘辟、龚都也是张角偏爱的弟子之一,张靖身为张角的合魂者,从感情上讲,顺路探望周仓三人也是顺理成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