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6章 孙家女联姻黄巾?!

张靖默然一会,摸了摸鼻子,道:“国丈与父皇十分熟悉,以父皇性情,可容外人左右立储?若是父皇属意老七,即使孙家安坐不动,父皇也会扶持老七上去。但若父皇属意别人,我们两家联手,将会遭到无情的打压,对于两家实非好事。”
孙坚饶有兴趣地打量张靖一会,道:“四皇子这是不愿与孙家结亲?”
话说到这里,张靖已经阐明心迹,孙家争储可以,黄巾系不会帮助孙家,但也不会帮助别系,只想置身事外。张靖话已说明白,孙坚依然有些不甘心,道:“这室内只有你我两人,我直接明了的问殿下一句,若我们两家联手,能否推会儿上去?”
张靖连忙阻住,道:“老将军方才大开中门,就让诸人侧目,这晚宴还是免了。如今战事没有结束,老将军身负重责,军务缠身,千万不要因我耽误时间。我们今夜借宿一晚,明天还要赶路,晚上只须备些饭菜,送到客房即和图书可。”
玲珑生得十分美貌,正当妙龄,若说张靖不动心是假,但孙家若是存有争储之心,这门婚事张靖自然不会应允。何况孙尚香是个不安分的主儿,在后宫中是出名的惹不起,在此敏感时刻,张靖怎能给自己无谓制造麻烦?
孙坚长吁一口气,道:“这事以后再说,今晚你们就留宿我处,晚上我召集诸将,来陪殿下饮宴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我这次赴南州,说来也与婚事有关。与我同级的一位女弟子,与我两情相悦,但其父嫌我出身低微,与我赌约,若我在三年内升至营将,就将女儿许配给我。我调到边州兵曹,按照惯例,职级会升半级,若再寻个机会立下军功,就可能升至营将。”
张靖说话时,孙坚注意观察玲珑的表情,见玲珑初时脸色十分难看,听张靖说完,脸色才好了许多,心知玲珑这是相中了张靖,略想一想,笑道:“hetushu.com谁家这么糊涂,敢嫌殿下出身低微?”
孙坚与张靖说起婚事,孙玲珑羞得跑出房后,先到寝室呆了一会,又想知道结果,又偷偷回来,望着张靖远离,就进门来寻孙坚。孙家男多女少,孙玲珑与当年的孙尚香一样,自小比男孩受宠,与孙坚、孙策一起时并不拘谨。孙玲珑悄悄进门,见孙坚正在闭目沉思,慢慢挪到孙坚面前,忽然开口道:“祖父,殿下走了?”
张靖心道正题终于来了,摸了摸鼻子,道:“父皇有意几名女子,但是并未公示于众,想是时机未到。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不是不愿,而是不能。我们两家结亲,立时就会被推到风头浪尖上。储君人选未定之前,这事万不可再提,否则即使我们无争储之意,诸系又怎敢放心?”
张靖点点头,道:“黄巾将士当年随我外祖父起兵,牺牲无数生命,残存的这些兵将追随父皇,好容易过上安逸m.hetushu.com的生活,我怎忍心将他们置于险境之中?历朝历代,夺储最易发生变故,我若是孤独一人,倒是无所畏惧,但背后还有无数黄巾后人,不得不为他们的安危考虑。”
张靖笑道:“我们兄弟姐妹对外隐瞒身份,我的官凭上父亲是东莱国学分院的老师,母亲是东莱的作坊主,不知内情者都以为我们兄弟出身平民。实际上我也没有怨言,凭借身份娶妻不算本事,靠真才实学赢了赌约,将爱人娶回家这才是真本事。”
玲珑初次听说皇家这些秘事,不由兴趣盎然,待听说张靖要凭真本事娶妻之时,看向张靖的眼神没有沮丧之意,却满含崇拜之意,这才是她心目中的夫君,比只知炫耀家世的那些世家子弟,不知强出多少倍。
张靖说到这里,已是仁至义尽,黄巾系与孙家并不亲近,话都点到这种程度,若是孙家还坚持参与夺储,那是不自量力,自取灾祸。孙坚闻言默默想了一m•hetushu•com会,点头道:“老夫执念太深,殿下这话如警钟敲响,这事我考虑得简单了。”孙坚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接着说道:“玲珑心气极高,但观今日行止,应是相中了殿下。我们不谈争储之事,单论这门亲事,若是储君已定,殿下可愿娶玲珑为妻?”
孙坚略想一想,笑道:“只是殿下来我这里,这样显得寒酸了些。”说完,起身招呼左右,派人安顿张靖一行。
张靖有些为难,但又不好不答,道:“我正妻已有人选,玲珑小姐是孙家嫡女,自身条件又好,若为侧妻岂非辱没了玲珑?”
玲珑面色娇羞,嗔怪地瞪了孙坚一眼,掩面匆匆跑出门去。张靖望着玲珑的背影,笑着对孙坚道:“玲珑小姐无论家世还是相貌,比那位女子都要强不少,可这感情之事,有个先来后到,前面这段感情还未了结,怎能再谈其他?我若此时允了这门婚事,那女子父亲定会认为我贪图权势,我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。”和*图*书
张靖这个借口极佳,说的也是实情,若是孙家与张靖联姻,两股大势力合二为一,在军方就成了无人可以抗衡的大团体,非但会引起参与夺储的诸系关注,姜述也会心生警惕。孙坚默然一会,道:“黄巾系决定要置身事外?”
张靖这话避重就轻,说的都是实情,并没有说谎话,却巧妙地将秘密婚约之事绕了过去。孙坚并未想到张靖话里有话,接着问道:“四皇子可有意中人?”
孙坚在侧冷眼相观,见玲珑眼睛似是冒出小星星,知道这个孩子怕是动了真情,对张靖说道:“这天下好女子无数,殿下何必如此较真?玲珑是我嫡孙女,与殿下年纪相仿,与那女子相比如何?我将玲珑许给你如何?”
孙坚居处面积颇大,客房是前院左侧一个小独院,共有三间正房,三间偏房,安顿张靖一行十人绰绰有余。张靖入室看了一下,见房内收拾得十分洁净,被褥也是新换,就让张一安砌了壶茶,坐在案几处默默想着心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