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79章 你要娶玲珑为妻?

玲珑深夜未归,孙坚岂能不关心?派出亲卫打听行止,听说宝贝孙女与张靖在北城墙赏月,嘴角浮现一丝笑意,只让亲卫卫护两人安全,不许出面打扰两人。次日一大早,孙坚起来练拳,孙褚过来附耳说了几句,孙坚点了点头,叮嘱道:“让昨夜暗中护卫的人不得胡说八道。”
张靖让众人收拾衣装,出院问知孙坚正在书房,便来书房求见。孙坚上午未去公房,就是特意等着张靖过来,听说张靖求见,起身将张靖迎了进来,打发左右出门侍候。
张一全道:“小点声,别忘了禁令,我们只管少主安全,余事跟我们无关。”
张靖吃完早饭,正要去向孙坚辞行,出门正好遇见玲珑过来。张靖见玲珑眼圈发黑,美眸布满血丝,道:“玲珑妹妹昨夜没睡好?”
张靖望着玲珑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,苦笑着摇了摇头,举步回房。一直跟在两人后面的张一安和张一全,此时才现出身影,张一安小声嘀咕道:“这下府中又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要添人了。”
张靖虽与张角合魂,但是保留了独立意识,思维与张角大不相同。张角前期一心修道行道,后来起兵造反,专注军事攻伐,不好女色。张靖这方面与张角正好相反,他更像姜述,处处留情,若是美女表白心迹,很难狠下心来拒绝。当然,表白心迹的美女得有一定档次,至少能入得了张靖的法眼。
玲珑定定神,鼓起勇气问道:“你今天要去祖父那里提亲吗?”
张靖笑道:“只是眼上有些红丝,补点觉就能恢复。”
张靖赶紧阻止,道:“老将军,这事暂且莫让姨娘知道,您知道她的脾气,无事还能生出事来,这事关联极大,现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到了府门,两人分开之际,玲珑附在张靖耳边道:“这件风袍算是定情之物,我留下了。”
孙坚疑惑道:“若我们两家婚约,众人谁敢背后对付我们?”
玲珑身材高挑,腿长腰细,与www.hetushu.com少女时的孙尚香有些相似。两人在寒风中相依相抱,几乎忘记了寒冷,只是沉浸在情感相融的美好空间中。直至巡街士兵的脚步声在远处响起,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。
张靖坐在孙坚对面,摸了摸鼻子,道:“昨夜与玲珑出去赏月,回来得晚了些,老将军莫要责怪。”
张靖一怔,随即想起昨夜所言,问道:“你的心思与昨日一样,没有发生变化?”
玲珑披着这件带着张靖体温的风袍,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暖意,下意识地将风袍裹紧些,感觉像是紧紧偎在张靖怀里。望着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英俊少年,玲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忽然扑到张靖怀里,嘴里呢喃道:“嫁给你做侧妻也行,我也不计较这些虚名。”
孙坚见张靖话语停顿下来,不由接过话来,道:“殿下想娶玲珑为妻?”
孙坚有些诧异,道:“婚姻是正常的事情,何必怕人知道?”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这事我决定不了,谁为正妻得需要父和图书皇母妃点头。”
孙坚想了想,道:“这事我捎信给尚香,让她问问陛下与皇德妃的意思。”
张靖遗传了姜述的基因,对美女的免役力极低。玲珑今夜若不表白心迹,张靖明晨离开以后,或许很快就会将玲珑遗忘,但在玲珑表白心迹以后,对美女免役力极低的张靖,将此事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暂时抛到脑后,只想着若是玲珑不负他,他定会给玲珑一个交代。
玲珑并不回答,狠狠瞪了张靖一眼,扔下张靖独自跑了出去。张靖摇了摇头,心道玲珑这是铁了心,可这话待会如何开口?即使玲珑肯嫁,孙坚能同意嫡孙女为侧妻?
孙坚老来成精,点了点头,并不答话。张靖见状,只得接着说道:“玲珑人生得美貌,与我也谈得来,我昨夜想了一宿,觉得与玲珑……”
张靖将玲珑拥在怀里,望着她如星辰的美眸,心里犹豫一会,道:“突然涌来的感情,未必经得过时间洗礼,你冷静一下,明早起来时,若是还有这种感觉,我……hetushu.com我向孙老将军求婚便是。”
张靖见孙坚接过话去,也与孙坚方才那样,点了点头,并不答话。孙坚这话说出口来,顿觉主动权一下易位,又不好停口不言,接着说道:“殿下想娶玲珑为正妻?”
玲珑见众人离得都远,脸色微红,小声道:“你的话我想了一夜,快天亮时才小睡了一会,脸色不好看吗?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们两家婚约一事,老将军还是通过可以信任的人,直接与父皇密谈。若将我们两家婚约事情传出,无论此事父皇能否应允,诸系都会视我们如大敌,会派人盯着我们一举一动,那时敌在暗我们在明,明枪易躲,如何防备暗箭?这事父皇态度并不明了,先跟他禀报一声,是起码的尊重。我们两系在军方影响力太大,父皇一旦应允婚约,何时公开婚约,在何种情况下以何种方式公布,父皇定会加以利用。我们一旦公开这事,父皇那里就没有回旋余地,若是父皇生忌,诸系又针对我们,我们两家日后将会举步维艰。hetushu•com
孙坚若论谋略,比孙策要强不少,但若比起贾诩、郭嘉等人,档次就不是差了一星半点。再说孙坚近年领兵在外,除了进京述职,许多情况都是通过书信得知,大多事情只知道大概,对于目前京城形势知之不详。张靖既已决定要娶玲珑,心态与昨日大不相同,苦笑道:“老将军可知大将军为何调我回京?”见孙坚摇了摇头,张靖接着说道:“诸子争储,诸系已经发动,上次我随孟起将军遇险,背后就有诸系影子。大将军派人深入调查,众人百般推托,竟无一人主动领命,后来还是父皇钦点,让黄家黄曲办理此案。大将军之所以要调我回京,就是想遇到类似情况,将我推向前台。这种情况下我要进京,若是不能奉公办理,会惹父皇恼怒;但若奉公处事,涉及者不是皇亲就是国戚,我今天得罪一波,明天得罪一波,不等父皇定下储君,我便会落个满朝皆敌。若我独身一人无妨,我背后还有无数黄巾子弟,若有人朝着他们下手,我如何顾得过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