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3章 关羽接旨试张靖?

关羽异道:“为何现在不行?”
两人就此事谈了一会,关羽忽然转个话题,道:“我听你凤姨娘说陛下要立你为储?”
齐隶笑道:“军衙调令下达时,陛下猜测四皇子必走此路,也会留下时间让周树等人与父亲团聚,还会借这个机会来拜访将军。陛下对四皇子如此重视,看来真有立四皇子之意,不过到了那时,陛下若不给四皇子提供助力,恐怕四皇子不会答应。说来事情也怪,有人想争这个位置用尽手段,四皇子对这个位置却是敬而远之,这也许正是陛下相中四皇子之处。”
张靖略思一会,道:“我目前历练不足,军政两方面都未熟悉,能力也没有得到验证,怎敢去坐那个位置?若为明君,得有成为明君的才德能力,要以发扬大齐国威,让汉人成为世上第一流的民族为己任,若无能力做好明君,坐上那个位置实非好事。”
张靖听完又惊又喜,惊得是已经露出风http://m.hetushu.com声,若是消息泄露出去,对于自己和黄巾系绝非好事。喜得是终于确定自己终于入了姜述法眼,有了成为储君的可能。张靖消化完这个消息,心中开始盘算应对办法。
张靖喝了口茶,道:“当初我曾经整理出一份资料,托黄大人捎去京城。制度无论多完善,都得有人去完成,以幕后烟手的能耐,很快就会寻出其余漏洞,若是此人不除,恐怕日后还要生出大事。”
张靖不问关羽是否支持,而问位置能否坐稳,这里面就含着许多味道。关羽满含深意地望了张靖一眼,道:“你的身份特殊,若是荀家全力支持你,又如何坐不稳储君位置?”
张靖摇摇头,道:“即使军中有黄巾系支持,朝堂之上有荀家支持,还远远不够。要说身为储君,要得到多数人支持才行,将军是陛下心腹,诸军主将如子龙将军、文长将军、子义将军等m.hetushu•com等,皆是军中大将,手握兵权,又如周瑜、诸葛亮、姜维、邓艾、钟会皆是父皇亲传弟子,父皇嫡系要占军中主将一半以上。若得不到这些人的支持,就是当上储君,位置也会摇摇欲坠。既然坐不稳,何必勉强去坐?”
张靖最初与关羽交谈时,并未发现有何异处,但在关羽说出姜述有意让他继任储君的消息时,张靖立即发现其中破绽,并立即考虑对策,说出那一番话来。
张靖闻言心中暗惊,关羽如此身份,自然不会信口雌黄,若是这个风声流传开来,张靖及其黄巾一脉立即就会成为诸系公敌。张靖此时根基未稳,没有抵挡诸系合力的实力,这个消息就如一枚炸弹,将张靖轰得昏头昏脑。张靖定了定神,问道:“姨娘从何处得来的消息?”
关羽点点头,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,道:“你一路劳顿,去客房休息一下,晚上我们一起饮宴,正好陪我宴请京中hetushu•com来的一位贵客。”
关羽脸露疑惑之色,道:“这些人唯陛下之命是从,只要陛下传下圣旨,这些人定会拥护你,你担心什么?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轻易不会表明态度,即使父皇定下我为储君,我也会广泛征求诸人意见才决定。若是众人认为我资格不够或者才德不足,我不会勉强去坐那个位置。我现在位置超然,无论谁为储君,未来都少不了我的王爷身份。富贵王爷不做,每天战战兢兢坐在火药桶上,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近日我会写信给母妃,让她去寻父皇说明此事,这储君位置现在我绝不会做的。”
这事也不怪关羽大意,只能说张靖心思很细。关羽言语破绽之一,就是说他上月回京述职,上月正是战事紧张时,关羽驻军无雷,担负防备贵霜的重任,怎能在这个时候花费月余时间回京述职?破绽之二,姜述即使酒醉露了口风,事后又交代关凤不得泄露,关凤若是对关羽偷偷和_图_书说了这事,关羽怎能如实相告?这不是向张靖说关凤抗旨不遵吗?即便要向张靖卖好,也会寻找别的借口,不会将实情说出。只这两个破绽,张靖就明白关羽说的是谎言,虽然不知是姜述授意还是别的原因,但是既然其中有问题,就绝对不会将心里话坦诚相告。
关羽刚才观察张靖表情,见他应是不知这个消息,实言相告道:“陛下某一天醉酒,在凤儿宫中留宿,说起你的能力超过诸兄弟很多,本身就有黄巾系支持,现在又得了荀家支持,这储君之位非你莫属。凤儿次日问道陛下,陛下并未答复,但让凤儿守口如瓶。我上月回京述职,去凤儿宫中坐了一会,凤儿跟我悄悄说了这事。”
关羽有些疑惑,道:“四皇子动身没有几天,陛下远在洛阳,怎会得到消息?”
关羽送张靖出门,让亲兵送张靖去客房,回到房间坐下。这时,从屏风后面转出一个人,正是姜述身边负责情报汇总的齐隶。关和*图*书羽笑道:“刚才齐大人都听到了,四皇子不是争权夺利之辈,就是陛下让他担任储君,他现在也不会答应。”
齐隶显然与关羽私交不错,在张靖方才的座位上坐下,自个儿倒了一杯茶,端起来喝了一口,道:“四皇子谋定而后动,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做,这点极似陛下。我这次过来的原意,将军早已知道,让将军出言试探四皇子,并非别人的意思,而是陛下的意思。”
关羽见张靖皱眉沉思,并未再说话,亲自为张靖续了一杯茶,将张靖从沉思中惊醒过来。张靖目视关羽,见他脸色有些古怪,摸了摸鼻子,道:“若父皇有意让我成为储君,将军认为我能坐稳吗?”
再说张靖回房以后,围着房内转了一圈,又示意张一安、张一全检查房前房后,见周围并未有人偷听,这才松了口气,让张一安砌了杯茶。待张一安、张一全退出房外,张靖这才坐了下来,擦擦脸上的细汗,暗自揣摩关羽这次试探他的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