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4章 莫非是司马后人?!

晚宴只有三人,关羽做东,齐隶是客,张靖作陪。见是齐隶,张靖不由暗呼侥幸,齐隶出现在此,说明下午关羽所言应是姜述授意,若非关羽言话中露出破绽,出于关羽与黄巾系的特殊关系,张靖说不定真会说出心里话。想起关羽当初颇含深意的眼神,张靖忽然想到关羽智勇双全,若非有心,怎会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?趁着齐隶出门更衣时,张靖向关羽敬了一杯酒,小声说道:“多谢将军相助。”
次日张靖起身,吃了早饭,又冲了个澡,酒意才消了下去。齐隶起得更晚,到厨房讨了醒酒汤喝下,草草吃过早饭,便来拜访张靖。
关羽笑着将笑话复述一遍,齐隶未等听完,也哈哈笑了起来。齐隶整日跟在姜述左右,难得有如此放松的时候,这晚酒喝得很尽兴,对关羽、张靖来说,齐隶这是在释放善意。
张靖想了想,又问道:“马进身份确定了吗?”
齐隶叹息一声,道:“涉及的那名www•hetushu.com情报官,在追查此案时也自杀身亡,此人入职情报司时受过严格训练,并未留下任何线索。”
齐隶皱眉想了一会,道:“司马伯达在长安事变时,满门被我们派人除去,司马仲达七兄弟当初是我办的案,七人尸首都已确认。司马家近支除了司马进兄弟,在籍人员当初皆被斩首。远支人……人数太多,一时无从查起。”
关羽这个异常举动,绝对不是没事找事,背后肯定隐藏着某种目的。张靖想了半天,认为以关羽的性格,若非姜述授意,就是大将军郭嘉也未必能让关羽撒谎。若是姜述授意关羽出言试探,说明姜述急于立储,因此派人考验诸皇子,后续定然还有别的考验手段。
齐隶这次领命出行,主要是追查上次马超案的幕后主使,这事本是神鸟机构独立调查,但是到了最后,追查断了线索,不得不报到姜述处。姜述了解齐隶的能力,就将这事和图书交代给齐隶,齐隶从情报系统抽调一批信得过的人,专门负责侦破此案。
齐隶过来拜访张靖,属于半公半私,马超案张靖身临其境,是解了危局最大的功臣。齐隶仔细询问张靖此案前后过程,甚至连诸人对话细节都记录下来,问完大致情况,已经到了午饭时间。
张靖问道:“尸体可曾找到?”
关羽、张靖对齐隶的感觉很复杂,一来齐隶常处姜述左右,是得罪不得的宠臣;二来齐隶掌管情报,工作性质不太阳光,让人不愿接近。关羽位居要职,性情使然,酒宴时说话不多。张靖目前情报系统无人,有心笼络齐隶,单独敬了齐隶不少酒。齐隶跟随姜述日久,最是了解姜述的想法,知道姜述属意张靖,只要张靖敬酒,就会一饮而尽。这酒喝到最后,关羽几乎成了旁观者,最后齐隶、张靖喝得大醉,关羽派人将两人送回房中。
张靖皱眉考虑一会,道:“司马家是河东人,此军涉案和*图*书都伯也是河东人,幕后黑手是否河东人?是否司马家漏网之人?”
张靖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,道:“刘晨。刘晨往年师从司马徵,若真是司马徵捣鬼,刘晨进京也应是司马徵在背后策划。当初刘晨显身,据我观察刘晨家中还住着别人,至少有一人,此人与刘晨住在一起,应该知道不少线索。还有刘晨那位姨母,也会知道一些消息。这事若从外围调查困难,就反过来调查,将司马徵设定为嫌疑对象,将与司马徵以往交往密切者列出详细名单,调查这些人近年有无跟外人接触,若箭头指向同一人或同一群人,司马徵就应该隐在其中。”
张靖又问道:“马前自杀,定是得了信息,是谁提供给他的信息?”
齐隶摇头道:“马进知道的情况不多,对外联络的事情都是其兄马前出面,马前事发后自杀身亡,那条线早就断了。”
齐隶知道张靖行程紧张,饭后与张靖接着谈论此案,张靖仔细回忆www•hetushu•com当初情形,又回忆起不少细节。直到张靖谈无可谈,齐隶才放下笔,道:“这幕后黑手狡猾得很,行事前就留下后手,线索真假难辩,让人无从下手。神鸟机构也有不少能人,但是追查到最后,指向的嫌疑人都无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。这次好容易找出一个破绽,查到河东籍这位都伯,再往上查,线索又模糊起来,真是让人头痛。”
齐隶寻个借口出京,先赴新野查案,从刘晨一名亲卫处寻到一个线索,顺着这个线追查到关羽军中,涉及关羽部下一名河东籍都伯。齐隶一路西上,每天都会向姜述报告进展情况,姜述在军衙发出调令的同时,送给齐隶一封密信,这才出现昨天午后那一幕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近支人员有无出籍者,这些世家高门担心被人一网打尽,故意出籍一些优秀子弟,在他乡落户。从这个线索追查,也没有可疑之人?”
关羽双眼微眯,干净利落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小声答道m.hetushu.com:“只是露了点小尾巴,若非殿下心细如发,寻常人怕是听不出来。”
关羽这话不但证明了张靖的猜测,还借此向张靖表达了足够的善意。张靖会心地笑笑,回到座位坐好,与关羽说起一个军中笑话,未等说完,两人便哈哈大笑。正好齐隶进来,见两人笑得失态,道:“有何好笑的?”
张靖略想一想,道:“上次孟起将军的那位涉案亲兵,未问出口供吗?”
齐隶道:“陛下曾怀疑荆州的司马徵,我查过相关档案,此人在朱崖州落海身亡。”
齐隶道:“没有。陛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怀疑幕后黑手就是司马徵,可这失踪人口从何处查找?”
齐隶点了点头,道:“此人原名司马进,其父是司马防堂弟,因是庶出,在族中位置不高。司马前兄弟在司马家族村庄住了几年,上过一段时间族学,十二三岁出庄,此后再未回河东。司马前之父在司马案中被斩首,司马兄弟仇恨朝廷也是这个原因,调查情况与司马进供状一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