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5章 玲珑追来报喜讯!

张靖这话说出口,关羽心中已是笃定,止住左右,只让添上饭食碗筷。明日一早张靖将要启行,因此关羽并未上酒,军中饭食简单,三人很快吃完饭,关羽请两人到客堂说话。玲珑猜想两人应该有事要谈,便笑着辞了,自有亲卫引着回房。
张靖提笔给张宁写了一封信,递给玲珑道:“这是给母妃的信,你去张府将信交给管事,留下地址,自会有人通知你何时进宫。”说完,将怀中之信也取出来,递给玲珑道:“这是我给母妃的密信,你不要示于他人,进宫后亲手交给母妃。”
齐隶表达出足够的善意,张靖心知肚明,通过握手这种方式也传达出善意,齐隶同样心知肚明。齐隶重重地握了一下张靖的手,道:“保重!”说完,大步出门。
玲珑见不能与张靖呆在一起,内心有些失望,但听说张靖让他照顾德妃,内心又是一喜,继而生出怕见公婆的念头,芳心又有些忐忑。玲珑hetushu•com稍思片刻,点点头,道:“我愿意进京,只是与德妃娘娘不熟,怕德妃娘娘嫌我蠢笨。”
玲珑满身尘土,只带着一什亲卫,正站在门前张望。张靖走到门前,玲珑并未扑上前来,一位年过四旬的军官上前,向张靖行个军礼,道:“报告长官,京中传来一封密信,是写给长官的,我家将军派我等前来送信。”
玲珑这是初恋,相思之情最重,说完话定睛看着张靖,双眸满含期望之色。张靖想了想,道:“我去南州安顿好再说。”
关羽思索一会,道:“这也不是坏事,若想成就大事,盟友自是越多越好。齐大人启程之前,也隐晦地表达出善意,殿下情报部门缺少亲信,齐大人对你释放善意,若能引为臂助是件好事。”
关羽望着两人,心头不由明悟,说了几句套话,让左右添上案几。张靖笑道:“不用,我与玲珑共用一案即可。”
关羽在客堂坐下和-图-书,笑道:“殿下又要与孙家联姻?”
齐隶点点头,笑道:“四皇子所言极是,刘晨进宫以前,确实有不少疑点,将彼事与此案联系调查,应该能有所突破。”说到这里,齐隶顿了一下,略一思忖,话头一转,低声说道:“据我所知,陛下已将殿下列入储君考察,昨日只是探听一些口风,后面应该还有不少关口。昨日关将军故意留下破绽,笔录我已略作修改。我还有公务在身,午后便要离开,殿下以后要小心谨慎。”
玲珑将头靠张靖胸前,道:“有人送信到祖父处,祖父见是给你的书信,本想让情报官送来,后来又想这封信没经情报官的手,想必十分重要,担心误事,便派人快马追来。我求祖父随着同来,就是想再见你一面。你要想个主意,让我天天能见到你才行。”
张靖目送齐隶出了房间,体味齐隶方才所言,越想越多。就在这时,张一安进门说道:“玲珑小姐追http://m.hetushu.com了上来,现在府门外。”
张靖将信封好,默想一会,先派张椿去寻府中执事,安排玲珑一行住处,又让张一全请玲珑过来。玲珑进了张靖房间,见房内无人,小鸟依人般扑上前来,那双美眸饱含情意。张靖抱紧玲珑,温声说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玲珑点点头,询问宫中与神鸟机构诸事,张靖知无不言,详细告知。临近晚饭时,关羽派人来请,张靖问道都有何人,来人说只有关羽一人。张靖想了想,便带玲珑一起过去。
张靖笑道:“母妃比你姑姑性情温顺得多,你能与姨娘处理好关系,怎能处理不好与母妃的关系?若去情报系统,还是去神鸟机构,那边是步姨娘掌管,步姨娘与母妃交好,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张靖心中又是一暖,孙坚派玲珑进入情报部门,就是想趁婚约未公示之前,在情报部门安插钉子。前面熙倩自愿去情报司,这次又是玲珑。张靖想了m.hetushu.com想,道:“你去神鸟机构吧,我在外漂泊,没有时间照顾母妃,你在京城多替我照顾。”
玲珑又道:“祖父让我进京到情报部门当差,情报部门神秘得很,我不太愿意去。但若对你未来有好处,我去也无妨。”
菲羽生了个儿子,张靖初为人父,喜悦之情油然而生,兴奋了好一阵子,才将信件烧毁,提笔给张宁回了一封信,一是提出此子的安顿方案,二是说明与孙玲珑婚约先后操作程序。这封信关系重大,张靖不敢大意,信中用了不少只有母子两人才能看懂的暗语。
关羽这番话并未见外,实话实说,这符合关羽的性格,很重感情,不畏强暴。关羽对张靖高看一眼,开始是因为张宁的缘故,这次见面张靖言谈举止极合关羽胃口,所以此时关羽发自内心并未把张靖当成外人。
张靖抬眼见玲珑目光看往别处,从行止来看,玲珑应当十分注意外界言论,张靖略微放下心来,望望天色,让张http://www.hetushu.com一安带众人先到院中安顿。张靖回房看信,一看字迹就知是张宁所写,书信上只有四个字,写着是:母子平安。
张靖闻言一怔,心中一暖,继而又觉一惊,玲珑这次追来,应是初尝感情滋味,不舍得与张靖分开,想是去孙坚处讨了件差事,寻个借口与自己同行。此时正是敏感时刻,玲珑这样大张旗鼓高调动作,与孙家联姻之事如何隐瞒过去?但是事已至此,张靖也未细思,大步出门,要将玲珑迎进来。
齐隶说完站起身来,张靖笑着上前握住齐隶的手,道:“师兄在外办差,也要注意自身安全,幕后那股力量不小,千万注意人身安全。”
张靖尴尬地笑笑,道:“我用情不专,到处留情,将军莫要笑话。”
关羽坐在餐厅,心中盘算明日如何给张靖送行,听到门响,推头看时,却见张靖笑吟吟地领着一位美貌少女进门。张靖见关羽有些发怔,介绍道:“征西将军孙女过来送信,我带着一起过来拜会将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