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6章 夜深情浓收玲珑!

这时月亮升上中天,月光从窗户中间的玻璃上洒入室内,虽然只是一小片,室内光线却亮堂起来,玲珑的模样一下子清晰起来。玲珑的乌发柔顺地披在脑后,一缕发丝垂在前面,映衬着粉红色的唇瓣,让张靖心火大起。
南州东部地盘原属南洋都督府,攻下南洞蛮以后,其境划入南洋都督府管辖,地盘骤然增加,约有四个青州大小,因此升格为南州,下设十一郡一百零七县。南洋都督府升格以后,姜述任用逢纪为南州刺史,周瑜为南州兵曹,费祎为南州别驾。后来周瑜攻入身毒,重建南洋军,姜述命令于禁担任南州兵曹,另外召集兵马成军。
张靖琢磨一会,道:“她的随从也住在此院?”
长时间不识肉味,高质量地性爱过后,张靖只觉神清气爽。初次破身的玲珑疲倦之极,已经昏昏睡去,张靖知道累坏了她,她的脸色至今红潮未消,还泛着淡淡的粉红色,只是眉眼间多了些少妇妩m.hetushu.com媚的风致。
屋内漆黑一片,只有门窗漏进些许模糊的月光,玲珑眼睛适应一会,大约能瞧清张靖的轮廓,将头埋在张靖怀里,道:“我也想你,刚才我听见你回来,就控制不住想去见你,又怕对你不好,强忍着没过去……”
张靖略想一想,对张一安道:“你回屋里去,寻个角度观察巡兵,巡兵临近时……”张靖琢磨一会,道:“就往墙壁上打三下。”
玲珑听出是张靖的声音,不由大喜,连忙开门,只见张靖带着一股寒气一步闯入门内。张靖转身将房门关上,小声道:“你将灯吹灭,别让人发现。”
张靖不知不觉又有些情动,不料惊动了玲珑,小睡后的玲珑见张靖还要来,嗔怪道:“不要!把人家弄得……弄的……”脸上一红,说不下去了。
夫甘城,大齐南州治所。夫甘都卢原是身毒属国,夫甘城是夫甘都卢的王城。大齐南线与身毒开战,夫甘都www•hetushu.com卢、皮宗、都无、林邑等身毒属国,为大齐兵马威逼,陆续举国而降。姜述迁诸国贵族于长安、扬州、雍州等地安置,将各国划为郡县,都归南州管理。
一切显得水到渠成。为了享受玲珑的初次,张靖用了一个小小的道法禁听术,他目前的法力不足,只能罩起半间屋的面积,但已足够让床榻上发出的声音传不到室外。
张一安今夜轮值,在外间迷迷糊糊已经睡了,朦胧中睁开眼睛,见是张靖问话,连忙起身答道:“玲珑小姐住在左侧房间。”
虽然刚品尝完她绝美的身体,张靖仍被她迷得心荡神摇,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再大干一场,但知道玲珑初次受创颇深,强忍着心头,搂着玲珑渐至梦乡。
张靖说完,潜到玲珑门前,轻轻敲了两下门。玲珑在室内念着张靖,想去见张靖也畏惧人言,真是坐卧不宁,听到门响,小声喝问道:“谁?”
此情此景再不懂www.hetushu.com得把握,那就是大傻蛋了,张靖捧着玲珑的头,堵住了她的小嘴,玲珑本来还想说话,顿时变成了呜咽。情窦初开的玲珑软倒在张靖怀里,只懂得用玉手抓紧张靖的衣襟,身体轻轻的颤抖。
前年末,身毒王下旨禁绝汉商,此事传到洛阳,姜述大发雷霆,当天颁下圣旨,宣布对身毒开战。驻于南州的三军周瑜部、徐晃部、姜维部及水军甘宁部全部出动,连战连胜,此时已经占了身毒全境。南州、西州刺史府分出大量官吏,接管新占之地行政事务;南州兵曹成军不久,又分兵一半,跟随三路大军之后,接管新占之地的军务治安。
张一安道:“没有,他们住在前排客房,这排客房只有我们和玲珑小姐。”
张靖告辞关羽出来,回到客房,冲了冲澡,想了一会心事,本想去寻玲珑说会话,看看天色已晚,住在军中客房又怕引起流言,就息了这个念头。
今夜玲珑就在左近,但又顾虑人言不敢独和_图_书处,越是如此心中越是思念,那种念头也似遇上春雨的种子,在心底深处开始发芽,生命力茁壮而强烈。张靖本待吹灯歇息,想了想又不甘心,披衣出门,问道外室休息的张一安道:“玲珑姑娘住在那个房间?”
张靖默然沉思一会,明白关羽这番话确是出自真心,对眼前这位名将油然而生感激之情,起身施了一礼,道:“多谢将军教导,以后黄巾系还须借重将军,我们母子也多依赖将军相助。”
张靖压低声音,道:“是我。”
玲珑不及细思,将灯吹灭。张靖这时摸将上来,将玲珑抱在怀里,温声说道:“不管你我都惧流言,但我又想你,让一安在右侧那间望风,过来寻你说会话。”
张靖自从离开洛阳,已有近一年时间未尝到肉味,前段时间与凤舞相处,也强忍住心头念头,所幸张靖精通道法,念头强烈时盘膝练功,转移注意力,这才未像寻常单身汉般,看到美女两眼放光,似要用眼光强暴人家一样http://www.hetushu.com
关羽思索片刻,道:“陛下善于谋事识人,注重细节,真要殿下归宗时,定然已有完全之策。陛下智慧非凡人能比,如同浩瀚无边的大海,余人皆是在海上航行的船舶。陛下健在之时,无论殿下实力如何扩展,都在陛下掌控之中。依我之见,殿下千万不要妄动,只须随波漂流,时机到时自然水到渠成。”
张靖打开门来到院中,冷风扑面,不自觉打了个寒颤,环视四周,见除了远处的巡兵并没有固定岗哨,再往玲珑房间看时,见玲珑还未就寝,想是坐卧不宁,映在窗户上的灯影不住晃动。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将军文武双全,谋略过人,有件事情请教将军。”见关羽点了点头,张靖接着说道:“传言父皇将我列入储君人选,若是父皇真要立我为储,我应当如何应对?”
巡兵不知畏惧外边的寒冷,缩小了巡视的路线,还是有人打过招呼,并没有到附近巡逻。直至室内风雨停歇,在外望风的张一安也未传来信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