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89章 真是拼爹的年代!

龚省那边又接出话来,道:“现在真是拼爹的年代……”说到这里,龚省忽然意识到不对,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继而说道:“哎哟,怎么牙痛得厉害?”
张靖听清于翔是于禁的儿子,直视王权几秒钟,意思是说于翔是于禁之子,你怎不提前告知一声?王权无可奈何地耸了一下肩,心道我还未得及说话,你就劈头盖脸将于翔训得张目结舌,如何能怪我?
刘开见状,转了转眼珠,插了句话,转向费云笑道:“云妹妹,何时改称为嫂子?”
张靖见费云顽皮地眨眨眼,心领神会,瞪了于翔一眼,有些得意地说道:“这个世道真有意思,我看我的未婚妻,竟会有人说我色眯眯。”说完,眉头舒展,文质彬彬地说道:“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张名靖,是费云的未婚夫,请教您尊姓大名?”
张靖编的这个理由,确实天衣无缝,拉着张宁与貂婵为虎皮,当场将王权唬住。王权当即改容以待,论起辈份,却和图书比张靖小了一辈,改称小叔。有了这层关系,感情顿时拉近,张靖便让周树三人合席,重新置办酒菜饮宴。
青年是于禁之子于翔,排行第三,却是嫡子身份,天姿不错,学业成绩也好,毕业后考在水军当差。于翔生母宁氏听说水军很苦,又哭又闹,逼着于禁将于翔调到南州兵曹,现在中军担任军侯。于翔爱慕费云已久,遭费云拒绝多次,仍不死心,今日路上遇见费云,又上前纠缠不清。
张靖自承与费云有婚约,此时已改不得口,笑道:“原来是于兄,请坐请坐。我近年在洛阳读书,数年未见云妹,这次来是想与费伯父商议婚期诸事。你对云妹关心备至,想来平常关系很好,在此我郑重谢过,我与云妹大婚之时,还请赏脸来喝杯喜酒。”
龚省随口跟了一句:“多管闲事。”
张靖定睛细看,见费云眉目、嘴型、鼻子确与凤舞有几分相似,只是个头高挑,脸型与费祎极像。凤舞是洛阳http://m.hetushu•com国学校花,已是绝色,费云比凤舞多了几丝文雅,女人味更浓一些,平添几分娇媚。
张靖觉得自身无理,本想站起身给费云赔个不是,刚才听人喝斥还未感觉出什么,如今见此人这个态度,感觉十分不爽。张靖屁股已有一半离了几凳,重又坐了回来,望着这位青年道:“这位姑娘与我朋友长得很像,所以多看了几眼,在下是正人君子,从来不会色迷迷地看人,你方才那话说的不对。”
就在这时,忽听一人怒斥道:“你这人无礼之极,见了云小姐不起身不说,还如此色眯眯地,怎好盯着女子看个没完没了?”
于翔想了一会,张了张口,却寻不出合适话应答。费云与王权很熟,瞅空与王权嘀咕几句,径去张靖左手边坐了下来,不理于翔,瞅着张靖,细眉一挑,笑道:“我不是与你朋友长得像,我就是你那朋友。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你我打小定下婚约,你没认和*图*书出我就是你的未婚妻费云?我近年相貌变化不小,你再仔细看看,我就是你的云妹。”
周树附耳与张靖说话,引得张靖注意力转移,发现费云确与凤舞很像,心思用在品评费云相貌上。张靖闻言回过神来,见王权、冯彦都立起身来,自己安坐盯着少女细看,委实有些失礼。
国学四侠一向配合默契,刘开这边开了口,周树、龚省也省悟过来,一齐开张靖费云两人的玩笑,在外人看来,似是确有此事的样子。于翔原本还心存疑惑,见张靖周围的朋友纷纷开费云的玩笑,看样子应是相识已久。再看费云,坐在张靖旁边,低着头,红着脸,不时看张靖一眼,含情脉脉,绝似一对情侣。于翔默然一会,跺跺脚,狠狠瞪了张靖一眼,一言不发地施个团揖,领着护卫愤愤而去。
那位青年听到张靖顶嘴,不由怒火顿生,道:“你明明就是色眯眯看人,我怎么说的不对?”
王权小声说道:“这是费大人之女,名叫和*图*书费云,国学刚毕业,据说分在州医药司当差,不过从未见她在衙门露过面。”
于翔刚才听到费云所言,面露震惊之色,嘴巴一直没有合上,见张靖说话又不好不答,强自平稳一下心神,拱手为礼,没好气地说道:“在下姓于名翔,家父是于禁。”
张靖眼光瞄向方才说话之人,见是一位十七八岁的青年,身材略瘦,长相不差,穿着一身文士装,正从费云身后快步行近,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张靖。
费云在大厅环视一圈,望见王权、冯彦在此,展颜一笑,朝这边走了过来。王权、冯彦连忙站起身来迎接,周树突然凑到张靖耳边,小声说道:“费小姐与凤舞有几分神似。”
正在这时,一名少女带着两名丫环进门,此女十五六岁,生得十分美貌,不少酒客看直了眼,或有掉了酒杯者,或有将酒洒在衣襟上者,不时有人当场出丑,大厅内不时响起哄笑声。
费云当众说出这番话,在场人眼珠子顿时掉落一地。张靖摸了摸鼻子hetushu.com,还未答话,龚省反应最快,接上话头,道:“四哥,还真是云妹妹,只是这几年长高不少,相貌变得更美,若在街上,还真得不敢相认。”
次日张靖要去兵曹报到,王权、冯彦都要当值,众人饮酒十分克制。张靖在南州没有熟人,席上问了许多问题,王权、冯彦将张靖看成自己人,有问必答,并无猜忌之心,张靖对两人更是赏识有加。
费云知道父亲在这家馆舍饮宴,距离也不远,寻个借口来到馆舍。费云识得王权、冯彦,过来是想寻个由头,摆脱于翔纠缠。最初张靖瞅着费云细看,费云内心也有不悦之意,但听张靖这张利嘴如连珠炮般,轰得于翔张目结舌,费云没来由地感觉十分解气。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你是何人?与这位姑娘是何关系?若是非父非兄非夫,我看这位姑娘关你何事?我就是相中了这位姑娘,向这位姑娘求婚,也只与这位姑娘有关,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我看你这幅模样,不由想起了一句话,叫狗拿耗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