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90章 四皇子门外罚站!

张靖一行便在门前等候,约有半个时辰,里面还没传出消息。龚省身着军装,在这炎热气候下,汗出如浆,按捺不住,上前问那门官:“文书报上去了吗?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无动静?”
张靖回到房间,召集众人商议一会,道:“明日就要去军衙报到,我们四人今晚露了面,若是于翔衔恨,或会遭到打击报复。你们六人应该不受牵扯,张一安、张一全不便与我分开,你们四人若是职务安排合适,便先行赴任,日后再想办法调到一起。”
想到这里,费云笑道:“张公子,你带了官凭吗?我想个办法,让你不须在兵曹露面,直接到军中报到就是。”
望着于翔出门,张靖苦笑一声,对费云道:“大小姐,你这次拿我当托,可把我害苦了,明日我们就要到兵曹报到,到了这位于小衙内手中,定有不少苦头吃。”
张靖示意张一安上前收起官凭,见费云三人还未回过神来,咳了两声,将三人眼光吸引过来,笑道:“车和-图-书到山前必有路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三位莫要过于担心。”
王权心中也是好奇,索来张靖的官凭一看,脸色也是一变,吃惊地盯着张靖,一言不发,头脑乱成一团。冯彦见状,不知其意,从王权手中取过官凭,也如王权一幅模样,当场傻了眼皮。
大齐馆舍实行登记制度,虽然没有后世那样严格,但张靖这样的调任军官,登记时需要出示官凭或者通关文书,根据馆舍的登记内容,张靖等人的身份很快调查清楚。于翔得到确切消息,心中又喜又惊。喜得是张靖在父亲手下当差,怎么也能寻找机会整治他一番;惊得是张靖年纪轻轻已是实职校尉,发展前景一片广阔,想让费云悔婚改嫁,只怕今生难以如愿。
次日清晨,吃过早饭,张靖一行来到兵曹衙门报到。到门前递上文书,门官拿来文书看了看,道:“那位是张校尉?”
张靖的担忧绝对不是空穴来风,自小在母亲娇惯下长大的于和-图-书翔,自私自利的程度让人难以想像,小时与亲兄弟争抢玩具都毫不相让,自小在家中养成了唯我独尊的习惯,在南州又是小霸王一个,又怎能容忍张靖抢走费云?于翔出门不久,越想越不甘心,派人又回馆舍,打听张靖的身份背景。
张靖示意一下,那边张一安取出张靖的官凭,过来恭敬地递给费云。费云打量一下张一安,见张一安身着低级军官军装,不由一愣,看完张靖官凭,脸色顿变,期期艾艾道:“这事……这事我确实帮不了忙。”
门官望了龚省一眼,见他穿着军官装,不好不理,苦笑道:“确已报了上去,想是有事耽误了。”
关羽次子关索、义子关平、士燮子侄、贾诩、郭嘉、程立诸子等等,往年皆受过姜述教导,但未行拜师大礼,不如周瑜、诸葛亮、姜维等人亲近,算是记名弟子。关兴、张苞、文鸯却是姜述亲传弟子,行过正式拜师大礼,少年时曾在齐侯府外院居住,张靖兄弟曾与关和-图-书兴等人同堂受教,彼此十分熟悉。
关兴好远望见十余名全身披挂的军官,顶着烈日站在兵曹门口,周围还聚了不少路人,不时指指点点,不由有些诧异。关兴行至近处细看,打眼看见张靖站在其中,不由吃了一惊,急忙翻身下马,行到张靖面前,躬身为礼,道:“四……”后面“皇子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,就见张靖摆摆手,挤挤眼,这才反应过来,上前与张靖小声交谈几句,脸上顿现怒容。
张靖见门官级别不低,踱步上前,行个军礼,道:“我是张靖。”
门官上下打量张靖一遍,目光颇有深意,轻叹一声,转身进门,不久转回门前,道:“文书我已递给相关职吏,你等暂且在此等候通知。”
张靖官凭上写的原职务是攻坚营中军左将兼校尉,按照军中惯例,张靖从野战军调到地方兵曹,职级上调半级,就是营司马或营长史,属于军队高级军官。到了营司马这级,并非州兵曹能够批准,要由州兵曹提名,报到m.hetushu.com中央军衙批复。南州最大的军事长官是于禁,提拨校尉至副营将,于禁也没有决策权,费云只是南州别驾的女儿,如何办得了这般大事?
正在这时,一彪人马从远方行近,为首是一位年轻将领,身材长大,脸色烟里透红,五官端正,双眼含威,浑身透出蓬勃的朝气。张靖眼光很毒,老远认出此人,正是关羽嫡长子关兴字安国。
费云见张靖气度非凡,言谈从容不迫,又见张靖身材虽显单薄,但是容颜灵秀,气质清雅,不由多看了两眼,暗道:“这位张公子生得真好,看这气度应是大家子弟,这次替我顶了过,得想办法免去于翔公报私仇为好。”
国学自在齐郡建学,已近二十年时间,弟子年纪最大者已经三十五六,在军中职务最高者已到军司马,营将级别的已有十余人。这些级别较高的国学优秀弟子,大都是国学前几期弟子,跟随姜述南征北战,累功升到这个级别。以张靖目前年纪,按照惯例转为营司马级别,若是和_图_书再立军功,升上半级就是营将,将正式成为大齐高级军官。费云年纪还小,只知张靖是位校尉,不明白军中这些道道。王权、冯彦在官场打了几年滚,这些道道明白得很,看向张靖的目光与刚才已经截然不同。方才瞧着这位小师弟时,王权、冯彦还高高在上,出言含有指点的味道,如今再看张靖,心态已经发生变化,变成下级看上官,需要仰视才行。
这时钟点已经不早,费云担心被父亲发现,先行起身告辞。王权、冯彦也没了谈兴,不久也告辞回去。张靖送两人出来,说了房间号,让两人没事便来聚聚。张靖等人送到大门口,众人躬身为礼,各自回了居处。
又过了半个时辰,外头日头开始发威,张靖等人全身戎装,门前又无遮阴的地方,都是大汗淋漓。门官三十左右,也是国学弟子出身,现是部司马职级,见张靖一行在烈日下挥汗如雨,不由生出同情心,想要开口说什么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在那里来回踱步,眉头紧皱,似乎心事重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