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92章 自己人打压自己人?!

于禁大吃一惊,翻开官凭一看,倒吸一声冷气,道:“名字籍贯皆相符,应该不假。”
确认周树三人背景不凡,单青也是怔了半晌,定了定心思,觉得今晨之事还是告诉于禁为妙,道:“今晨三公子来寻我,让我晾晾张靖,说张靖是费云的未婚夫。”
授意单青以后,于禁就在公房批阅公文,同时等着张靖来讨价还价。单青来到于禁公房,见于禁正在批写公文,并未开口打扰,等于禁搁下笔,这才上前说道:“张靖并无异议,已经接了公文。”
其实于禁安排张靖去理河县,并非因为于翔的原因,而是受他人所托。于禁派单青与张靖等人调职谈话,其实还留着不少余地,张靖只要提出异议,于禁就会授意单青另派职务。于禁受人所托打压张靖,心理预期是想安排张靖到偏远小郡担任郡尉。郡尉与校尉职级相同,即使军衙派人调查也挑不出什么不是。于禁签出县尉的任命书,m.hetushu.com道理与商人讨价还价一样,想先压压张靖对职务的心理预期,改任郡尉时则会顺畅得多。
单青来到门外,擦了擦头上的汗,暗道张靖贬为县尉,这些部下个个都要跟去,不说别的,张靖这御下之道真是了得。正想着心事,忽见张靖站在院中树荫下,望着树叶发怔,不由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,对张靖生出几分同情心,暗道兵曹大人治军严历,本领高超,就是对于翔也太纵容了些。
张一安走到近前,低声说道:“我们提出要求,因为职级低,单大人就能决断,当即给我们开了手令。周公子他们也要求去理河县,但因他们职级高,单大人决断不了,去请示兵曹大人去了。”
张靖在夫甘举目无亲,要寻二先生也没门路,想想这事只能寻王权打探一番。张靖打好主意,抬脚要走时,回身见张一安、张一全站在不远处。张靖笑道:“你们也被派到理河县和图书了?”
单青又道:“若周树真是周复土之子,刘开、龚省应是刘辟、龚都之子。”
于禁想了想,皱眉道:“你取周树等人官凭过来。”
单青点了点头,道:“张一安、张一全说是张靖亲兵,要求跟随张靖到任,我见两人职级不高,当场授了手令。周树等人也嚷着去理河县,我说理河县安置不下,众人就说具体职务让张靖安排。我来时一直在想,张靖能让部下弃了官位追随,定有独到之处。”
于禁沉默一会,摇头道:“若是张靖不接军令,此事可以更改,一旦接了军令,就不容更改,否则就是军令不畅,传扬出去,还如何治军?”
王权身为判官,与当今省纪委副处长相当,他出身太原王家,家境富裕,又是国学弟子出身,官职虽然不高,在州衙人缘却不错。张靖进了衙门,问路时遇到一名年轻吏员,这位吏员听说来寻王权,热情地将张靖三人送到王权公房门口和_图_书
于禁翻出刘开、龚省官凭,认真看了看,道:“坏了,难道这张靖大有背景不成?”
“什么?”于禁不由惊呼出声,继而回到案后坐下,双双捧着头,嘴里喃喃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那有自己人打压自己人的道理?”
单青默然一会,左思右想,不能决断,只好说道:“你们且等一下,我去请示一下兵曹大人。”
于禁大吃一惊,问道:“他如此心甘情愿?”
张靖扭头看时,见说话者是单青,要接话时,见单青已是匆匆而过。张靖盯着单青的背影,回味单青这话的意思,心思继而转向二先生身上。
单青在旁忽然说道:“周树官凭上写着父亲名叫周仓,是否复土将军之子?”
单青鼓起勇气,小声说道:“张靖还在院中,不如改改任命?”
不说于禁在这疑窦重重,再说张靖与张一安、张一全三人,离了兵曹衙门,径去州衙寻找王权。兵曹衙门与州衙在一条大街上,距离www.hetushu.com很近,三人很快来到州衙门前。州衙守卫听说来寻王权,又见三人身着军装,职级也高,验了三人腰牌见是本州军官,就放三人进了衙门。
单青点了点头,道:“确实如此,他的部下吵了几句,被张靖喝住。现在他的部下纷纷请命,要随张靖到理河县。”
张靖正在想着心事,忽听有人低声说道:“若不如意,可寻二先生。”
张靖进了王权公房,见室内放着两张几案,一张几案面门而放,另一张几案在左侧。王权坐在左侧几案处,看这模样,另一张应是主官公案。
于禁怔了一回,起身踱步,走了几个来回,在单青面前停下,道:“这些军官职务最低者也是都伯,小小理河县如何能够安置?”
室内只有王权一人,正在提笔抄录文件,注意力很集中,直到张靖行近,这才抬起头来。王权见是张靖,怔了一下,随即将笔搁下,急忙起身相迎。
望着单青出房,于禁从文件堆里又寻和-图-书出张靖官凭,认真细看,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于禁在这皱眉沉思之时,单青走了进来,将周树等人官凭交给于禁。于禁先挑出张一安、张一全的官凭,见两人籍贯皆是洛阳,父母双亡,并没发现有什么背景。
张靖想的却非如此简单,于禁即使再宠爱于翔,也不敢因为私事对他如此打压。由野战军校尉贬去地方担任县尉,这事若是报到军衙,军衙必会派人核查此事,若是证明于禁在挟私报复,于禁这官帽怕是难保。张靖想到这里,开始考虑背后深层次的原因,此事若非诸系出手,就是姜述故意考验自己。张靖之所以欣然领命,一来不愿背上抗拒军令的名声,二来就是认定这里面含有深意,猜测是姜述特意安排的考验。
张靖想了半天,没理出头绪,对二先生却大生好奇。以张靖的身份背景,还不至于求到一位幕僚身上,但借助此事正好可以探探二先生虚实,看看这位大名鼎鼎的二先生究竟有多大能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