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195章 逼皇子让出媳妇!
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据我所知,你没有这么大的能力,于兵曹也不会听你的话。”
张靖心中大约有个数,冷笑道:“朝廷重视法度,这些人真以为能一手遮天,这次不用我费心出力,他们的所作所为很快就会报到父皇那里。于禁手中有点权力,就不知怎么用了?难道以为大齐没有法度吗?还有那个逢纪,堂堂刺史竟被幕僚左右,真是大齐官员的耻辱!”
张椿道:“于禁身为兵曹,怎会不知朝廷法度,就是因为于翔的原因,也不会公然将殿下贬职。于禁出身长安系,背后有卫将军撑腰,卫将军也是国丈,三女皆在宫中,是否还是源于争储一事?”
张一安垂目说道:“殿下只需写好书信,我自会寻人送出信息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我今天去寻王权时,顺便了解过于禁的过往。于禁此人能力不错,平常处事还算公正,夫人虽对于翔纵容,于禁对于翔却很严厉。上午在兵曹和*图*书门前晾了我们一段时间,这事应是于翔背后发力,但也就是仅此而已。”
张靖想了想,认为别人不敢信任,道:“齐隶。”
于翔冷哼一声,道:“若是你昨晚晓得厉害,便不会那样张狂。我今天来有一事与你商量,你若将费云让给我,我保你官复原位如何?”
张靖心思一会,道:“我昨夜得罪了于翔,今日又得罪了二先生,附近恐怕就有他们派来的探子,为了保护这条通讯渠道,你要小心谨慎。此事关系重大,通知你身后的人,千万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张椿正色说道:“殿下,于禁如此大胆妄为,是否背后有人指使?”
于翔冷笑道:“我既然能让你这个野战军校尉仅得县尉实职,就能让你恢复与职级相符的实权,这有何难?”
张一安出门不久,周树等人回了驿馆,一齐来到张靖房中。龚省小声说道:“单青偷偷告诉我,于禁本有悔意,不料有和-图-书人送了封信,于禁又变了心思,不仅坚持四哥的任命,将我们也全派了过去。”
张靖说到这里,张一全匆匆进来,道:“于翔来了。”
张靖与王权出了馆舍,王权细问情况,张靖并未实言相告,只道:“这次本想向二先生求助,不料又得罪了二先生,这事怕是会牵连到你。三个月后若有变故,可以前去理河县寻我。不管怎么说,这事因我而起,我定然不会亏了你。”
于翔洋洋自得,抬头望着天花板,道:“在南州这个地盘上,我让你生便生,让你死便死,只要你在兵曹麾下,后面有你受的。”
张靖回到馆舍,问道周树等人还未回来,就唤张一安到房中,正色道:“你可有与情报部门联系的安全渠道?”
若说单论心智,张椿应排在周树三人之上,他方才所言就已跳出这个事件,上升到全局的高度。张靖闻言,瞧了张椿一眼,问道:“有什么理由m.hetushu.com?”
张一安并未犹豫,重重地点了点头,迟疑一会,说道:“殿下可能不知道,我们有绝密渠道可以直通陛下,这个渠道十分隐密,都是单线联系。与我们联系的情报人员并非南州人,而是另外一波人,一直暗随我们身后。据我了解,这波人应与南州没有关联。”
张靖声色不动,神态十分自然,道:“多谢于军侯挂念,如果于军侯羡慕,不若也到理河县,你与张椿职级相当,我们携手,定会将理河县军务治安搞得风生火起。”
张靖脸色稍缓,平复一下心气,道:“传闻南州有个二先生,没想到还有个二兵曹。于大公子果然厉害,竟然依仗父亲的职位,挟私报复,手段果然毒辣得很。”
张靖打量张一安一会,见张一安显得十分自信,不由有些好奇,问道:“南州政衙、兵曹、情报司甚至神鸟机构驻南州分部皆不可信任,你也能送出消息吗?”
张靖冷笑道:“于www.hetushu.com翔这是示威来了,不知事情做得越过,对他父子越是不利。等到这事传遍天下时,于禁这职务也干到头了。想要欺负黄巾系,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行!”
龚省想了想,说道:“于禁对于翔十分娇惯,此事应该还是因于翔而起。”
张一安略一犹豫,道:“有,情报司和神鸟系统都有,殿下需要传信给谁?”
张靖眉头一锁,怒道:“果真是你做的手脚?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能耐。”
张靖想了想,摇头道:“曹孟德是聪明人,十三弟还未成年,即使有争储之意,也不会这时候跳出来。这事背后定有缘故,我们得尽快寻出此人,否则敌人在暗,我们在明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”
张靖并未让于翔入房,嘱咐诸人几句,一起去大厅去见于翔。此时于翔坐在柜台前面一张食案后,正笑眯眯地与掌柜说话,见张靖等人出来,神态倨傲,得意洋洋地站起身来,皮笑肉不笑地对张靖说道:“恭贺张和图书校尉新得实职,管辖一县数十万众,比起一部校尉权力可要大多了。”
见张一安郑重地点了点头,张靖这才放下心来,铺纸给齐隶写了封信,将与马情的对答详细写出,又将二先生通过掌控官员隐私的隐患重点描述一遍,最后将从王权处打探到的情况也详细写上,密密麻麻写了十余张纸。张靖将信封好,做好暗记,郑重地交给张一安,道:“寻找时机,抓紧时间送出去。”
于翔刚才出言讽刺张靖以校尉身份,却只得县尉实职,张靖反讽于翔职级太低,与他左右亲兵同一级别。张靖心思深沉,也有心理准备,并未露出一点不悦之意。于翔兴冲冲而来,本是为了来看张靖笑话,不想张靖受到如此打击,却无一点沮丧之色,心中便感觉无趣得很,这下受了张靖暗讽,心火按捺不住,冷哼一声,道:“莫非张县尉感觉职务高了,还想再降一降?”
张靖停顿一下,盯着于翔,缓缓说道:“你如何让我相信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