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2章 异族斥侯通消息!

都卢严棉点头道:“听说付轻大人是二先生的义子。”
不得不说,刘开的能力很突出,水军军营在即,张靖也是心情兴奋,浑然没有发现周围异常。能力体现在细节上,在众人放松警惕时,唯有刘开始终保持着行军时的严谨,发现周围寂静得异常,适时发出警告,张靖一行这才险而又险地避开了前方的伏击。
都卢奇身为异族人,文化水平并不高,只是军中普通一名斥侯,但是能力不弱。他学习大齐语言没有多久,发音虽然不很标准,部分词语用得也不很合适,但是能用短短几句话,将整件事情描述清楚,不得不说他的语言天赋很强。此外,都卢奇能从一件小事,剥丝抽茧般联想许多事情,虽然最终没有分析出对手目的何在,却寻找到了破解办法:只要核心人物张靖一行毫发无伤,无论对手有什么厉害后着,最终都是白忙活一场。
都卢奇心思不少,从汉人军官和-图-书未出城这件事上,认定这事不对头,见了张靖等人,判断绝对是正宗军官,断定这次诡异的军事行动,背后肯定有人设谋,虽然猜不出其目的到底为何,但知晓对于参战的异族人绝非好事。都卢奇在失手被擒后,果断地投向张靖这边,想说服张靖等人绕路而行,只要张靖一行未出现伤亡,对方的毒计就无法发动。
张靖默然一会,道:“身毒局势渐平,贵霜未跟我国宣战,水军现在应在休整期,蒋钦大人即使不在军营,也不会走远,若等你一日未回,我们也从那条路,租船前往军营。”
都卢奇犹豫一下,决定实话实说,道:“我们今晨出城时,汉人军官均被留在城中,出城执行伏击任务的都是我们这些异族人,我当初就感觉不对。方才我与伙伴发现你们不仅穿着正规服饰,还配有驽匣,判断你们不是扮为军官的匪徒,而是真正的军官,跟伙和_图_书伴打了声招呼,上前通知你们一声。”
张靖坐在一处树荫下,招呼都卢严棉和都卢奇到近旁坐下,询问一会,忽然触起一件事情,道:“郡尉付轻与二先生是否本家?”
张靖盯着都卢奇的眼睛,见都卢奇眼神并无慌乱之色,问道:“你们族长是谁?”
都卢严棉身份地位要高于都卢奇,但在张靖面前显得唯唯诺诺,都卢奇只是一名小卒,却毫无惧色,道:“只需潜藏起来,不与对手碰面,以静制动,看看对方目的到底何在,再想破解的办法。”
张靖听说行迹已露,正要下令后撤,都卢奇又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,伙伴是我同族人,暂时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都卢奇摇头道:“不曾,我军接到命令,要伏击扮为官兵的十余悍匪。从数量上看,就是你们这伙人。我过来并非想害你们,而是想通知你们不要继续上前。”
张角身为旧朝一号反贼,不知躲过多少次m•hetushu•com明枪暗箭,对于危险有种潜意识的预感,这种上天予以张靖的第六感,让张靖一行险而又险地避开了付丘精心策划的刺杀。
张靖站在高树上仔细观察,见都卢奇并未食言,与同伴一同过来,从树上一跃而下,将望远镜交给张椿,道:“你在树上注意观察,前方若有动静,即刻发出警报。”
张靖略微盘算一会,道:“你为何要帮我们?”
张靖拿出地图,认真看了一会,将刘开叫到眼前,小声嘱咐道:“从此处向西沿小路行十里,有处不小的渔村,你与随从换上便衣,租条小船,从海路赶往军港,求见蒋钦大人,若是蒋钦不在,切忌不要暴露身份。”
刘开问道:“若是蒋大人不在,我在彼处等候还是赶回来?”
张靖摸了摸鼻子,道:“前方设了关卡?”
别人不知出手者矛头所向,甚至不知出手者是谁,张靖心中却有数得很。将张靖等十名军官诬以盗和_图_书匪伏击,不用说于禁、费祎,即使逢纪也不敢做出这般事情,在南州有实力又敢如此办事的,唯有二先生付丘。
张靖想了想,让周树将都卢奇放开,道:“你通知你的同伴一起过来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张靖面露疑惑之色,道:“为何?”
都卢奇道:“本郡郡丞都卢也。”
都卢奇向张靖点了点头,随即借树丛遮藏身形,往都卢严棉藏身处走去。张靖对周树、刘开示意一下,周树与刘开悄然跟在都卢奇后面。都卢奇并未撒谎,寻到都卢严棉,两人商议几句,一同寻了过来。
夫甘都卢原是身毒属国,刚被大齐灭国不久,其境设为夫甘、都卢两郡,划归南州管理,调派文武众官时,逢纪身为刺史,话语权不小,不仅推荐了郡尉付轻,还派来不少心腹亲信。应该说,逢系在都卢势力很大,二先生身为逢纪幕僚,倘若能够动用这些势力,对于目前势力单薄的张靖来说,是一m•hetushu.com场非常严峻的考验。
都卢奇坦然道:“我们这些异族人,若真按照军令伏击你们,不出手就是不依军令,若是出手伤了你们,事后证明你们不是匪徒,我们自身会受军法惩治不说,恐怕还会连累族人。我们族长发了话,让我们进攻时拖在后面,打算两不相帮。我现在确定你们并非匪徒,说明此事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,所以上来给你们提个醒。”
都卢奇并未读过《孙子兵法》,应付这件事的对策恰如“釜底抽薪”,暗合兵法精要。张靖与都卢严棉、都卢奇交谈一会,大约弄明白其中情况,望着两人道:“你们认为该如何行事?”
刘开异道:“四哥,不如我们一道从水路到水营就是。”
张靖自从那日与马情见面,见马情关心马超案,心中就生出警惕心,猜测马情与马进兄弟应有关联。从那家馆舍出来,张靖心中便似压了一块巨石,预感局势不妙,设计于翔以后,当机立断出城逃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