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5章 追敌者损失掺重!

蒋钦、叶剑、刘开几乎同时取出望远镜观察,待见瘦子毙命时,蒋钦、叶剑皆是脸露惊容,神色十分紧张。这时刘开长吁一口气,道:“此人不是我们的人,莫非是夫甘方面派的追兵?”
刘开摇摇头,道:“不是。我们还未报到,军装还是攻坚营配发的野战军军装,式样与兵曹军装略有不同,那人军装是南州兵曹官兵军装,应是夫甘方面派来追踪我们的人。再说张校尉早就发现路侧有伏兵,怎能让人现出身形?”
马绵看到蒋钦一行离得还远,并未如闵希那样慌乱,道:“未得到确切消息,怎能轻易撤回去?”
蒋钦望向刘开,道:“我军需要跟上去?”
马绵上了马,回身观望,见来者皆是异族人,小声骂了一句,道:“付轻这个天杀的,这是办的什么事?”
这时只听有人前来禀报,道:“都卢太守王多、郡丞都卢也求见。”
马绵等人皆是骑兵,闻令不及和图书接敌,纷纷上马。郡兵见马绵等人欲逃,士气更旺,一齐杀上前来,弓箭、标枪纷飞,又伤了数人。马绵暗骂一声,道:“这付轻做事真不妥当,说服水军出手,怎不提前通知一下?”
刘开方才面见蒋钦,呈上公文信物,与蒋钦正在耳语时,突然听到有人说道:“山上下来一位骑兵。”
刘开踌躇一会,虽然相信张靖的能力,但是依然挂念张靖等人的安危,道:“这些多人马上山,张校尉若是露了行迹,定会十分凶险。”
蒋钦沉吟一会,道:“全军听令,排出两纵队列,跟随郡兵后面上山。”
四尼卡心思对手已经发现伏兵,不会再下来送死,等待部下归位,又传下一个军令:“两侧兵马向北隐蔽行动,若是发现有人,不须等待军令,格杀勿论。”
马绵手下都是江湖出身,武功皆不弱,上了马匹向前急驰。郡兵在后紧紧追击,眼看敌人身http://m•hetushu.com影渐远,大声咒骂一通,身形都慢了下来。就在这时,突闻前军欢呼一声,道:“敌人归路断了,快追。”
蒋钦、叶剑方才神色惶急,闻言心事顿时去了大半,蒋钦望着刘开,问道:“那人确定不是你们的人?”
叶剑还未说话,蒋钦接过话头,指着刘开道:“这是张靖的同伴,被害人并非他们的人,应是夫甘方面派来的追兵。”
不一会,王多与都卢也匆匆赶了过来,听说郡兵已经杀了一人,两人皆是脸色大变。王多不好责怪蒋钦,埋怨叶剑道:“你这是做的什么事?不是让你协调水军兄弟超到前面吗?”
山上两拨人表情不一,张靖一行兴高采烈,另一拨人垂头丧气。
再说山上的追兵,为首那名女子名叫马绵,是付丘义女。张靖一行当夜逃出夫甘城,马谊、马绵各自带人追出城外,与张靖等人不同,马谊、马绵消息灵通,不和-图-书久就得了消息,判断张靖等人应该赶往都卢方向,两拨人马就从后追了上来。马谊带人与另一拨人狭路相逢,吃了大亏,狼狈逃了回去。马绵这拨人先往东追,又改向南方,一路行途十分顺利。马绵往前追了一日,遇到关卡,听说未见到张靖等人,判断张靖走的是小路,便从小路追了上来。
这时斥侯来报道:“都卢兵曹官兵正从两侧悄然运动,应是发现山上有人。”
就在这时,只听几声惨呼,马绵、闵希循声一看,原来都卢郡兵不知何时摸了上来,弓箭、标枪齐发,一轮竟然伤了三四名手下。马绵急忙下令,道:“撤!”
身侧那人名叫闵希,出身剑皇庄,略思一会,道:“先别想老九的事了,从刚才情况看,水军应是接了军令,无论是谁,只要从这里经过,二话不说,格杀勿论。我们追击张靖等人至此,若是料想不错,张靖等人也难逃得性命。水军已经整队www•hetushu•com上前,我等若不撤退,怕是也与老九一般,遭遇官兵的围攻。”
马绵拿起望远镜一看,见一队官兵簇拥着付轻,从后面向前疾驰而来,行近蒋钦将旗处停下,正与几名将领说话。马绵满脸疑惑,道:“水军这次出动,莫非是付轻说服水军所为?若是果真如此,将水军拖下水来,比我们的预先方案还要好。”
闵希见说服不了马绵,用望远镜观察一下,忽道:“水军身后怎有都卢族人精壮?咦,那不是付轻吗?”
蒋钦笑道:“这回老于这边热闹了,部下自相残杀,出了人命,再也隐瞒不住。”
众人一齐向前看时,只见路侧忽有几颗大树倒了下来,将小路遮了个严严实实,不仅骑兵不能通过,即使弃马而逃,也要大费一番周折。四尼卡见状大喜,大声喝道:“摆好军阵,加速前进。”
方才瘦子被伏兵击杀,马绵以为是水军的人出手,不由又急又怒。蒋钦领兵上了大路,跟在四和_图_书尼卡后面,本意是想上山保护张靖一行。但在马绵看来,以为水军想上山剿灭他们,不由有些气急败坏,对身侧那人说道:“水军真是多管闲事,没追上张靖等人不说,反而失了老九性命,回去如何向义父交代?”
四尼卡在瘦子现出身形时,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山上情况,无意间被亮光晃了一下眼睛,朝着那个方向仔细观察,终于发现了正在观察下方的蒙面男女。四尼卡见瘦子丧命,心情大好,让人收拾标枪,将瘦子尸体拖走,打扫地面痕迹,不一会,地面恢复原貌,除了空气飘荡的血腥味,根本看不到凶杀现场的样子。
数名建功的都卢族人对视一眼,并无半点立功的喜悦,反而有些垂头丧气。这些都卢族人提前得到通知,本想在这次事件中只当旁观者,怎奈老天爷就是这样有意思,在你不想建功的时候,故意掷偏的标枪偏偏将军功给送上门来。
闵飞在旁忽道:“这不是水军的人,是付轻手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