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6章 付丘义女孤身逃!

在后面观战的四尼卡“咦”了一声,感觉十分意外,不敢大意,脸色凝重,下令道:“对准那位女子,标枪齐射。”
数轮箭雨后,闵希这些人只余三四人逃得性命,小路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,有的竟被射成刺猬一般。面对如此惨况,闵希两眼都红了,不过他显然是个心志坚韧之人,转念之间已控制住了几欲发狂的心绪,大声喝呼,通知马绵速逃。
见闵希施展剑皇庄剑法,张靖神色犹疑一下,望着马绵等人都往这边杀来,当即拔剑在手,喝道:“蒙面出战,速战速决。”
大齐军法严苛,这些异族士兵入军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军阵操练十分娴熟。前军五十来名精壮兵丁,俱举着长枪,排着整齐的锥形阵,直扑而来。与此同时,弓手也动作利落地从两侧上前,快速组成箭阵,对准回马反击的马绵等人,实施三段射。
张靖带人放倒大树时,早已抢占有利地势,闵http://www.hetushu.com希等众皆在森森利箭的射程之中。闵希江湖经验丰富,感知到杀意时,猛然大呼道:“快撤!”
张靖向远处张望一下,笑道:“不要紧,刘开快赶上来了。我们换个地方藏身,见识一下诸人的表演。”
附近长枪阵内的官兵,都觉得利刃迎面袭来,不少人双手抱紧枪杆,眼睛也不敢睁开。马绵刀法挥动,将最前面的士兵连人带枪劈为两半,但是威力仅此而已,再想挥刀时,战马已经冲将上去,撞翻两排官兵,已有四五支长枪入体,战马悲嘶一声,扑腾倒毙于地。马绵丝毫未受影响,足踏战马,身形去势不变,临近锋利的长枪时,身形突然一晃,眨眼出现在后面。
面对汹涌而来的骑士,郡兵虽然慌乱,但是依然能够摆起长枪阵,停下身形,将长枪拄在地上,斜向上举。马绵领人上前冲阵,见郡兵长枪阵颇有章法,瞳孔和_图_书微缩,抬手间兵刃出鞘,使得竟是一柄弯度极大的胡刀,简简单单地随手一挥,一道劲气已经直接扑向顶在前面的官兵。
在这关键时刻,已经受伤的马绵已是无能为力,她单腿跳上后方一匹完好无损的健马,勒马往闵希处退来,打量一下战场,只见三十余名同伴,此时只剩下五六人。
这时残余的骑士们弃了马匹,各自持刃杀上。这些异族官兵数量虽多,但只是普通士兵,与这些明显身怀武功的江湖客们战力不平衡,一旦近战,山林中组阵不便,就变得没有章法。四尼卡急忙下令,道:“急组鸳鸯阵。”
张椿在旁说道:“官兵逼上来了,正在清理道路,我们怎么办?”
除了受伤的马绵和与张椿缠战的闵希,余人只剩下四人,张一安与张一全一组,配合异常娴熟,一招就杀死一人,又扑向第二人。马绵残余的这些部下,都是精锐高手,但是武艺比不上闵希。www.hetushu.com张椿武艺不如张一安、张一全,尚能与闵希打个平手,张一安、张一全合力出击,根本不需周树、龚省出手,瞬间干掉了三人。
张靖叹息一声,道:“此女是个重要人物,若能擒住此人,相信会挖出付丘许多机密。”
张靖等人上前向下一看,只见马匹已经摔落在地,已是死的不能再死,那名女子确实了得,此时攀在一株树上,从身上取出绳索,固定在树上,然后循绳而下,很快落到山崖底部,一瘸一拐地逃向林间,很快失去了身影。
士兵这时七人一组,按照平常操练组阵御敌,这阵法长短兵器相互配备,威力很大,江湖人武艺虽高,但在鸳鸯阵下却屡次吃亏。在这战场搏杀时,只要吃亏,就会受伤,一旦受伤,身形顿时变慢,若被军阵包围,很快就会失去性命。
闵希这时瞅见张靖等人藏在石头后面,心中怒极,几个腾落,径奔张靖而来。张一安、张一全等人和图书射出几道驽箭,均被闵希避开,眼看闵希杀上前来,这时一个人影冲上前来,手持一杆长枪,截住闵希杀了起来。
后面的郡兵闻令而行,瞄准马绵,上百杆标枪划出道道抛物线,一齐疾快而去。其中的都卢族人此时仍然未弄明白原委,都往周围空档处投掷。不料又是歪打正着,一杆标枪正中马绵左腿,还伤了数名失马后退的骑士。
虽然在接到撤离指令的一瞬间,众人立即全速逃离,可是人的轻身术再高,又如何快得过迅如流星的驽箭?刹那之间,破空之声、惨叫之声交相响成一片,闵希等人顿时折了十余人。张靖一行人数虽少,但是身手均高,擅使军中器械,驽箭命中率极高。纵然是身怀武技的江湖人,但除非是绝世高手,否则乱箭之下也只能当活靶,区别只在于能抵挡多久,能逃开多远。
两人一开始厮杀就异常激烈,闵希是剑皇庄优秀弟子,一身艺业不低,但与此人相敌,一时和*图*书却无法争胜。使枪者正是张椿,此时使用家传枪法,出手毫不留情,此刻战至酣处,逼得闵希不得不全力抵挡。
马绵此时腿部受伤,见一行人只余自己,知晓想从前方冲突出去不易,略微犹豫一下,用汗巾重重地将伤处一裹,策马直向左侧方的悬崖冲去。只听一声马匹的悲嘶,马绵连人带马摔落悬崖。
闵希见不是路,急忙要撤时,却被周树偷袭成功,一剑劈中左膀。闵希惨呼一声,待要往侧方退时,一柄大杆刀迎头劈来,闵希持剑抵挡,这时张椿长枪疾吐,一下子将闵希扎了个透心凉。
马绵一行人被大树遮住去路,众人勒住马匹,一齐看向马绵。马绵呼道:“闵希带人清理屏障,其余人随我冲杀一番。”
跟随闵希清理路障的皆是身高力大的大汉,数人合力,就会挪动一颗大树。在旁侧高地观战的张靖,这时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,与他笑容里的寒气同时弥漫开来的,是两侧持驽者带来的死亡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