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7章 救异族人破诡计!

四尼卡摸出军令,递给王多。王多阅毕,递给蒋钦,对四尼卡说道:“右司马,军令只让你带兵执行军务,未让你不分青红皂白,杀这么多人啊。”
王多接过纸一看,见纸上写道:命四尼卡调取一部兵马,执行兵曹大人的手令,若遇张靖等人,通知众人返回夫甘。下面签着付轻的名字。
蒋钦当先而行,左侧是王多,右侧是都卢也,刘开和叶剑跟在不远处,见到尸首便辩认一番。蒋钦、王多、都卢也各自转着心思,目光不时看向刘开,见刘开一路行来,辩认不少人,脸上却并无异状,不由都放下心来。
四尼卡站在闵希尸首处,望见付轻匆匆上前,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大人,除了一名女子漏网,余人皆已剿灭,此人就是匪首。”
四尼卡平常自谓精明,此时方知坠入付轻计中,将纸条递给刘开,怒目盯着叶轻,道:“叶大人,我自到任以来,一向兢兢业业,对你言听和图书计从,大人为何害我?”
张靖冷哼一声,道:“我们虽然素不相识,但是有人却想取我的性命,借此挑拨汉人与异族人的关系。你身为汉人,可知此案一发,这些士兵的族人都会受到诛连?你升职时求过付丘,有些不良证据留在他手上,但那些证据至多让你免职而已,为何行此诛族之事?”
刘开见局势已经控制住,发出一声长啸,不一会,左侧有一声长啸回应。紧接着,张靖等人从一处密林中露出身形,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各自发动身法,疾快地向这边奔来。
略顿一下,付轻对四尼卡说道:“右司马,你将军令给诸位大人看看。”
付轻顿足道:“大人,兵曹大人大前天下达手令,让我们劝返部分军官。前番我们调兵时会签,让四尼卡领兵执行军令,不料……”
四尼卡上前观察一番,暗道:“郡尉大人嘱咐之时,并未说有女子,人数也多出数倍,和*图*书难道杀错了人?”
四尼卡闻言,气得脸色变为紫黑,正欲争辩,刘开忽道:“这是用一种药液写的字,隔着一段时间,原先的字会消失,另外的字会显现出来。这些手法在国学格物系不算稀奇,只需回城寻到药剂,自然会显出原先的笔迹。郡尉大人、右司马大人,真相自有还原时,何必做这些无谓的争执?”
就在四尼卡狐疑不定时,后军有人禀报:“水军蒋将军、太守大人、郡丞大人、郡尉大人和叶司马来了。”
正在这时,刘开不知从何时钻了出来,道:“右司马不必慌张,能否让我一看?”
叶轻摇了摇头,冷哼一声,道:“右司马,你既然惹了祸,自承错误就是,何必将责任推到我身上?”
付轻先前与蒋钦等人同行,心中存疑,脚下速度极快,比众人早到片刻,这时见众人跟了过来,止住话头,小声叮嘱四尼卡:“无论是谁询问,只说奉令hetushu.com剿匪。”
四尼卡出身王族,是个很机警的人,前番受了叶轻密令,领兵出城杀人,怎能不留后手?从怀里又掏出一张纸,递给王多道:“这是郡尉大人给我的手令,请大人过目。”
方才与水军发生冲突,四尼卡无奈领兵退却,对蒋钦没有一点好印象。若是蒋钦自己过来,四尼卡或会不理,但是王多等人过来,四尼卡却不敢阻拦,连忙下令道:“放出道路,请各位大人过来。”
蒋钦不关心这些,环视一下四周,对刘开说道:“张靖呢?”
付轻闻言不好再抢,强自镇静,道:“我心里无鬼,抢这些干嘛?”
四尼卡方才心中就存疑,那幅模样只是故作镇静,闻言连忙屏去众人,小声道:“大人不是让我们不需查询,直接杀了吗?”
付轻闻言脸色大变,上前要来抢这张纸条,刘开怎会给他,避在蒋钦身后,道:“付大人,这手令莫非真是药液所写?不然你争和图书这张纸条干嘛?想毁坏证据吗?”
四尼卡在张靖等人的帮助下,算是建了大功,只逃走一个马绵,余人全都毙命在此。张靖一行杀死闵希等精锐,因为大树挡住了视线,官兵并未发现张靖等人。四尼卡不知闵希等人已死,此时正命令部下,合力清理路障,准备搜捕残余分子。
付轻顿足道:“我让你杀的不是这波人,这可如何是好?”
众人会过面,张靖目视付轻道:“付大人,你为何要取我们性命?还要嫁祸给右司马?”
付轻心里有鬼,前番听说已经杀了一人,知道已不能回头,心中已有定计。待到看见厮杀现场,见死者人数不符,不由暗地起疑,待见死者皆以黑巾蒙面,并未着军中兵甲,更是狐疑不定,让亲卫揭开死者面巾辩认一番,认出其中数人是付丘手下,不由大惊失色,不顾别事,急忙赶到前面。
国学四侠以刘开话语最少,其实辩才也不错,平常跟张靖、龚省这些m.hetushu.com辩才了得的人经常在一起,到了该出口的时候,数句话就将付轻的险恶用意揭露得清清楚楚。
此时付轻带着四尼卡迎上前来,王多道:“付大人,出了这许多人命,是何人下的军令?为了什么事?”
付轻来到面前,看清闵希面目,不由面如土色,瞪着四尼卡道:“这是州里的人,你怎将他们杀了?”
付轻浑身震颤一下,失口道:“你如何知道?”
王多将这张纸递给蒋钦,疑惑地问道:“这张纸只能说明付大人让你执行劝返公务,并未让你统兵杀人。”
付轻神色一变,咽了口唾液,稳定一下心神,道:“我与你素不相识,怎会有害你们的想法?”
官兵清出道路,张靖等人早已觅地藏身。四尼卡赶到前面,有军官上前禀报:“发现数人尸首在此,那名女子不知所终。”
四尼卡闻言大惊,从蒋钦手中索过纸条,细看一遍,不由大声喊冤道:“当初手令并非这样写的,大人,我冤枉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