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08章 于翔胡闹惹祸事!

王多迟疑一下,道:“伤害这许多人命,如何能不追究?”
蒋钦虽是匪首出身,但是文武双全,尽管不知张靖真实身份,但知道周树、刘开、龚省的身份,见三人老老实实甘愿随于张靖左右,张靖又有神鸟机构玉牌,便知张靖出身绝不简单,闻言也不废话,招呼左右上前,道:“将付大人请到我们营中。”又招亲兵统领过来,道:“安全问题由你负责,饮食诸物要特别注意。”
张靖冷笑道:“大人不知情报系统的厉害,存着侥幸心理,以为别人不知你的事情,正是大错特错!”说到这里,张靖转向都卢也,道:“郡丞大人,先将玉牌还给我。”
张靖连忙止住,道:“这事我们自会想法处理,不想再麻烦叔父,只求叔父派艘战船,将我们送去占城兵营。”
张靖又转向四尼卡,温言说道:“所我了解,自你归了大齐以来,做事十分努力,这次事情你是受了别人的和_图_书骗,即使事后有牵连,也不会有大事,至多记个处分。你放心带兵回去,这件事情会调查清楚的,不会冤枉你。至于你部下士兵,皆是奉命行事,不会受到连累,你要向他们说明这件事,免得被人利用。”
张靖笑笑,表情显得十分轻松,道:“这事我自会向齐隶大人禀告,大人只管安抚,余事由我来料理。”
于翔想了想,咬了咬牙,道:“这就回营调兵,夺回笔录,软禁张靖等人,父亲顾念父子之情,就是知道这事也会帮我遮掩。”
说完,张靖转向蒋钦,附耳说道:“蒋大人,我代表神鸟机构请你相助。请你派人囚禁付大人,你军情报官会处理后续事务。据我了解,你们水军也有涉案者,希望你派人做好安全保卫,别让人灭了付大人的口。与南州有牵连的,要多上些心。”
于翔也不是个糊涂虫,闻言停下步来,越想越是害http://m.hetushu.com怕,道:“难道要我去求张靖不成?”
蒋钦异道:“占城驻军将领张苞是于禁部将,你们现在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?”
四尼卡犹豫一会,道:“我跟官兵说这些事,没有说服力,能否请太守大人当着众人之面明言,比我说一万句都管用。”
蒋钦身上江湖气息很浓,骂道:“这帮天杀的,怎做出这般不上道之事?明天我启程去夫甘,寻他们理论一番。”
再说于翔这日在馆舍出了丑,见张靖等人回房,自觉无脸呆在馆舍,大骂亲兵一通,失魂落魄地回去。亲兵于五得了马谊指点,趁机说道:“张靖身怀众人签字的笔录,若是真到军衙申诉,公子遭殃不说,将军也会受到牵连。”
都卢也今日被动地搅入事中,知道不少事情,先有人想加害张靖,后有人要保护张靖,这张靖又有神鸟机构的令牌,虽然不知张靖的真实身份,却知道张靖招惹不得,和*图*书闻言恭敬地将神鸟机构的玉牌奉上。
蒋钦待张靖等人进门,上下仔细打量一遍,见众人满身尘土,衣装不整,显得十分狼狈,仔细询问原委。张靖也未隐瞒,将到达南州以后的遭遇细述一遍。蒋钦听到张靖以校尉身份被安排为县尉,脸上便现出怒意,待看完张靖递给他的笔录,不由拍案而起。
张靖苦笑道:“我们接的军令,要求在一月内到任。从海路赶去占城,至少得有七八天时间,若在别处躲藏久了,遇到变故怕会误了报到日期,正好给了于禁口实。我与张苞将军有香火之情,叔父不必忧心。”
张靖转向王多,笑道:“看来王大人威望很高,既然右司马提出这个要求,在此多事之秋,还望大人出面安抚官兵。”
于五急道:“现在这事已经闹大,怎能瞒过将军?即使公子想隐瞒,今天围观者众,明天外界就会传开,怎能隐瞒得住?”
于翔本就心事重重,闻言更是烦m•hetushu•com恼,拉着于五,圆瞪双眼,道:“这可怎么办是好?”
张靖将玉牌遍示众人,请蒋钦、王多验过,转向付轻道:“付大人,此间虽然害了不少性命,但应是罪无可赦之人。你虽有害人之心,但幸亏未造成重大后果,你也不必担心,肯定会受连累,性命应该无虞。只要你将实情坦白,立功赎罪,不会牵连到你的族人的。”
蒋钦虽然不认识众人,也不知道张靖的真实身份,却清楚大名鼎鼎的国学四侠与蒋经关系非同一般。诸事基本安顿下来,蒋钦送走王多等人,将张靖等人迎到居处。
王多本来见张靖年纪轻轻,不敢信任,但见张靖搬出齐隶,不由联想起齐隶亲手签发的手令,又望了蒋钦一眼,见蒋钦轻轻点了点头,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就请右司马整队,我与叶司马一同训个话。”
说起于禁,那张严厉的脸就似出现在于翔面前,手持荆条劈头盖脸打来,于翔不自觉打个寒颤,道:www.hetushu.com“父亲那里还是暂且不说为妙,可张靖等人都是军官,想必武艺不低,我们若不调兵,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。但若调兵,如何瞒过父亲?”
于五道:“若是公子苦求,能让张靖不到朝廷申诉,也无不可。但张靖以校尉职级仅授县尉,心中定然衔恨,今晚公子去见他,他不在房中见客反而来到大厅,诱使公子说出狂话,就是暗存祸心。公子自承此事与你有关,甚至连夫人也牵扯在内,这事张靖怎能轻易放过?只要这信到了京城,公子大祸即至。”
都卢军港规模颇大,甘宁部将蒋钦统领一营水军驻守此港。蒋钦之子蒋经与张靖是同学,也是张靖几名主要跟班之一,彼此之间关系很铁。蒋经实习时在军衙总部,毕业后分在太史慈部下,现在营将敬江部下担任都伯。
于五擦擦于翔喷在他脸上的唾沫星子,道:“公子莫急,这事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速报将军,二是设法先行控制张靖等人,再思对策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