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13章 抓捕前细致准备!

若论谋略和全局观,齐隶远不及数位师兄弟,但观察力之敏锐,事件的过程推理,却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。齐隶自从得了张靖传来的证据,直接调查付丘,近日已经发现许多触目惊心的情况。
姜述怀疑付丘已有多时,情报系统曾经派人调查此人,甚至动用过安排在逢纪身边的暗子,但是历次调查结果皆不如人意,指向付丘的不利证据很少。
费祎往昔跟在姜述左右,最清楚情报部门的手段,听到田闯提出此事,就知情报司已经掌握了相关情况,并不讳言,将他与马情相识交往前后经过详细说了一遍。
张靖写的信件,详细记录了张靖与马情的谈话细节,其中提到付丘对官员的控制手段,让齐隶深感不安。张靖信中提及一个细节,又引发另一桩案件,就是马情亡夫水军炮驽营都伯姜恪遇害案。
齐隶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分析,从马情当年嫁给姜恪时开始推演,认定和*图*书马情当年嫁给姜恪就居心叵测,目的是测绘炮驽营武器或盗窃炮驽营物资。倘若付丘是马超案幕后黑手,付丘的目的并非小打小闹,应是以推翻姜述建立的大齐为目标,盯上炮驽营军械物资就变得理所当然。
齐隶试探出付丘实力强横,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齐隶并未立即抓捕付丘和马情,只是派人秘密监视,暗地里调兵遣将。今天田闯露面,并非只是因为张靖失联,而是齐隶借此逼迫于禁、费祎站队,以期抓捕付丘时保证南州稳定。
齐隶属下按照指令,截下马谊这队人马,交手结果让齐隶大吃一惊,马谊属下与情报部门精锐一战,竟然未落下风,若非情报部门人多势众,人员源源不绝支援,最终惊走了马谊,这次交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
费祎听到这里,吓了一跳,道:“张靖真是四皇子?”见田闯点了点头,费祎心中痛骂毋丘俭一通,嘴上说道和图书:“我确实打过招呼,只让于大人分配时压制殿下,余事我确实不知,都是于大人方才过来说的。昨天那事是于翔闹出来的,搜了半夜也没寻到人,听说出了东门。此事过程细节,还是询问于大人为上。”
田闯接过信件看完,脸色缓和下来,将信件揣进怀里,又盯着费祎看了一会,直到费祎感觉心里发毛,才说道:“你与马情很熟?”
于禁往那个方向一看,见路旁停着一辆车驾,车驾中人见于禁望过来,揭开车帘露出面目。于禁认出是齐隶,交代亲卫远远跟着,急忙过来上了车驾。
自逢纪就任南州刺史以来,付丘就开始插手南州人事,据齐隶调查的情况表明,兵曹辖下校尉以上军官、县长以上行政官员,与付丘联系紧密者,不少于三分之一。这个案子即使不关联马超案,已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案。付丘对南州的控制,并不限于军队和行政官员,将和*图*书手已伸进情报系统,南州驻军、各军港、水军基地都有可能染指。
那人抬眼望了于禁亲卫一眼,于禁晓得其意,挥手示意,让亲卫远远退了下去。那人暗指左前方,道:“齐大人约你谈话,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应该说姜述启用的文武官吏,无论能力品德都不错,于禁、费祎或是小节有亏,但大面上都算良臣。得知打压张靖一事,引发出张靖失联的严重后果,两人皆直言不讳,并未推卸责任,将所知情况一五一十交代清楚。
费祎抹了一把汗,道:“我实不知四皇子的身份,只因连襟毋丘俭来信,说涉及外甥女的终身大事,让我背后出把力。”费祎说到这里,从公案下面小柜中翻出一封信,递给田闯道:“信件在此,田大人一看便知原委。”
距离两衙不远,付家馆舍南边,小巷深处那所不起眼的院落,齐隶坐在主位上,呷了一杯茶,目光望往对面的于禁和费祎,缓缓和*图*书说道:“这些证据如此触目惊心,两位都是陛下信重之人,为何不早报往朝廷?即使担心泄密,为何不密报陛下?”
齐隶声音拔高,接口道:“不想两败俱伤?陛下将南州交到你们手中,你们看看都搞出些什么?一个幕僚竟然可以左右太守人选,可以越级提拔军官,没有你们支持或默认,他敢如此做吗?这次你们打压四皇子,逼得他连夜出逃,与付丘关系不大吧。文伟兄,你是我的前辈,你当初出京时,陛下曾经告诫你一句话,你还记得吗?处心以公,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,你都忘了吗?”
田闯冷哼一声,道:“于大人自有齐大人询问,我来询问你,是谁授意你打压四皇子的?”
南州天气炎热,车驾四周虽然只装了纱布,也是热得厉害,若非传统女眷,寻常人都会将四面饰布摘去,只留顶棚。齐隶坐在车驾内,热得满头大汗,待于禁上来,两人密语几句,继而两人分开hetushu.com,各行其是。
再说于禁出了衙门,忽有一人拦住道路,拿着腰牌远远晃了一下,于禁见状,喝住向前要赶人的亲卫,走近前来,验过此人腰牌是神鸟机构的红牌,不敢怠慢,道:“贵属寻我有事?”
姜恪是姜家家生子,国学一期学生,是炮驽营首批官兵。姜恪遇害前在占城港炮驽营仓库护卫营任职,休沐日外出购物时遇害,尸体伤痕密布,死前应该遭受过长时间的刑讯逼供。这桩案子曾经惊动姜述,炮驽营、军方贼曹、两大情报体系费了大量人力物力,至今也没寻出此案凶手。
齐隶这次秘密进入南州,人手全从外州调入,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数日之间查出大量事实,证明南州两大情报系统皆有付丘亲信。换而言之,以前对付丘的调查结论不实,付丘很可能就是操纵马超案的幕后黑手。
于禁面有愧意,低头不语。费祎苦笑道:“这几年做事不自律,有些把柄在付丘处,不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