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14章 约文鸯配合办案!

于禁、费祎交出这些证据,已经与逢纪彻底撕下脸皮,对于齐隶来说,得到南州大佬于禁、费祎的支持,抓捕付丘的时机已经成熟。
齐隶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付——丘。”
马超案至今未结,并未公告天下,但于禁、费祎坐到这个位置,有各自的信息通道,对马超案大致情况都有些了解。齐隶所言如同一记睛天霹雳,将于禁、费祎魂儿差点轰出来,两人相视无语,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。费祎惊道:“这案子是付丘的手笔?他如何会有如此大的能量?”
文鸯、关兴、张苞都是姜述弟子,张苞驻于占城,距离此地遥远,文鸯驻于掸郡,比关兴驻地还远,齐隶不约关兴,反而约见文鸯,这让于禁一时摸不到头脑。这时费祎附耳小声说道:“想必涉及后宫之事,不方便让关张两将参与。”
于禁脸色一变,颤声问道:“莫非陛下已不信任我?”
关兴是关凤兄长,张苞是张月彩、张星彩兄长,皆hetushu.com是国舅身份。齐隶约见文鸯的原因,正如费祎猜测一样,因为文鸯与后宫诸妃没有关联。其实抓捕付丘之事,没有齐隶想的那么复杂,但因马超案关联甚多,不由齐隶不多思量,约见文鸯成了顺理成章之事。
逢纪字元图,南阳人,历史上袁绍四大谋臣之一。姜述征并州时,袁绍自杀,文武诸臣多投降姜述。逢纪初在相府任职,攻破袁术后,姜述任用逢纪为南阳太守,绩考连续三年排名前三,时逢南州新创,原定的人选张松又不愿上任,因此提拔逢纪为南州刺史。
齐隶长叹一声,道:“按说我的职级低于你们,不该多说,南州如今这个局面,四皇子又下落不明,我回京如何向陛下交代?追寻四皇子一事,已有专人负责,这事不须两位挂心。四皇子在南州历练,也不好泄露他的身份,这事暂且放在一边,你们只当没有这事,也别再提这事。”
正在http://www.hetushu.com三人密议之时,田闯进门,道:“齐大人,文鸯将军依约赶到。”
说到这里,齐隶向文鸯详述一遍马超案始末,又从怀里取出姜述手书,交给于禁看完复收回怀中,道:“文则兄,陛下手书你已见过,付丘在南州势力庞大,这次抓捕付丘,要尽量避免南州动荡。据我了解,付丘在兵曹中军渗透多年,亲信不少,不得不请次骞领部兵过来,文则兄有异议吗?”
费祎面对小他许多的齐隶,羞愧得不敢抬头,用手遮面道:“待寻到四皇子,我自请辞职,再去陛下处请罪。”
齐隶道:“陆路关卡皆没发现四皇子踪影,想必已经投往水军军营,四皇子为人机警,身手也高,身边还有高手保护,人身安全应当可以保证。这次贬去理河县,也是一种历练,这事我会写个折子专呈陛下。”说到这里,齐隶目视费祎,郑重地说道:“费大人,四皇子的身份不得泄露,包括你那位和_图_书姻亲。”
齐隶面色一整,道:“付丘差点将马孟起害死,怎没有胆量加害四皇子?你们可知当初是谁救了孟起将军?”
于禁、费祎互视一眼,皆目露惊色,费祎道:“付丘手段卑劣些,但一小小幕僚,怎敢与朝廷作对?”
第三日一早,费祎来见逢纪,进了公房,见逢纪桌上摆着几个红色请帖,笑道:“元图兄,有什么喜事不成?到时莫忘了请我和文则。”
费祎连忙点头,只听齐隶又说道:“按说以四皇子的身份,安排在南州兵曹,陛下应该给文则兄密信,文则兄没有接到密信,可知是什么原因吗?”
文鸯随着齐隶进屋,因为于禁是顶头上司,先向于禁行个军礼,又向费祎施礼,这才坐在齐隶下首。齐隶守着文鸯,不再谈张靖之事,话题转到付丘身上,道:“今日约次骞过来,共同商议一件大案,这宗案子影响很大,牵连者众多,不得不小心行事。”
齐隶以张靖失联为引子,将嫌疑人定为马情和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于翔,费祎与马情有暧昧关系,于翔领兵搜捕过张靖,费祎、于禁为了洗脱嫌疑,主动交出手中收集多年的相关证据,这些证据直指逢纪及幕僚付丘。
于禁一怔,道:“这……四皇子就是安然无恙,去当这理河县县尉,也不太妥当吧。”
齐隶摇头道:“陛下识人之名,冠绝天下,敢将一州军务托付给文则兄,怎会怀疑你的人品?陛下已知南州乱状,担心兵曹衙门有黑手,万一不慎泄露四皇子身份,或会给四皇子引来杀身之祸。”
齐隶又转向于禁,道:“文则兄,陛下赦免你的罪责,提拔你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,你不知感恩,反而纵子胡闹,受人请托,可对得起陛下对你的信任?”
于禁略想一想道:“若是时间不长,可保万无一失。”
于禁皱眉道:“营兵调防,不是小事,需要我与兵曹长史、司马会签,我这边没有问题,保证全力配合这次行动。但是一旦会签,长史、司马需要知悉此事始末,能否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保守秘密我不敢保证。”
于禁、费祎脸色顿变,于禁道:“何人如此大胆,竟敢对付皇子?”
齐隶叹息一声,道:“以目前我掌握的证据来看,付丘十有八九是荆州的明镜先生司马徵。司马徵是河东司马家嫡系,敌视新朝有作案动机,马情怕也是司马族人。若我猜测不错,三年前的姜恪案凶手应是马情。”
齐隶道:“最多一日一夜。”
齐隶想了想,道:“这事无妨,有陛下手令在此,会签以后我可以借约谈为名,暂时拘下两人。到时文则兄一人坐镇兵曹衙门,能控制住局面吗?”
于禁垂目不敢直视,摆摆手道:“这话莫再提了,我现在是无地自容,您还是下命令吧,只要将四皇子平安寻回来,我与文伟一同辞职,同去陛下处请罪。”
文鸯是姜述八弟子,是于禁部下营将,这时来见齐隶,定与张靖失联或者付丘案有关。于禁、费祎猜不透其中缘由,一齐望向齐隶,只见齐隶摆摆手,道:“两位大人稍座,我去迎一下师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