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22章 成了冷遇的代名词!

身为县长的荀逸都如此考虑,郡中文武官员联想更多,以为张靖等人遭受如此打压,肯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因此有人在背后下了黑手,下黑手者能左右校尉级别的武官,定是很有份量的权贵。
张靖本不愿到大将军府任职,主动向大将军府打上报告,阐述希望从基层做起,夯实基础之意。报告很快批复下来,允准张靖的请求,并让张靖到南州兵曹报到,由南州兵曹安排具体职务。
按道理说,张靖在主力军担任实职校尉,到了二线军队至少要安排郡尉一职,但南州兵曹最后竟然安排张靖出任理河县尉。以张靖拥有的非比常人的经验阅历,除了于翔的突发因素以外,怎不清楚遭了别人暗算?但是事到如今,张靖才想明白其中关节,背后出手的并非于禁父子,而是毋丘俭的连襟费祎。黄巾系遍布各军,以张靖的能力,夫甘的消息很快打探出来,张靖再分析不出幕后黑手,还算合魂者吗?
比起张角记忆中的才学武功,数十年阅历和经www.hetushu.com验更显珍贵,张靖在付丘落马、齐隶常驻南州的情况下,依然遇到刻意打压,显然很不正常。张靖分析其间过程,回想起逢严当初言谈,这才恍然大悟,逢严劝说自己调职南州,应是遵照付丘指示行事,有意将自己引入险地。逢严用意不善,毋丘俭又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?
姜述担任丞相兼大将军以来,对官制做过多次微调,许多官衔的职责、职级、权力与旧朝大不相同,变化最大的是地方主官,如刺史、兵曹、太守、郡尉、县令(长)、县尉。刺史、太守、县令(长)组成州、郡、县三级行政衙门,负责政事钱粮,兵曹、郡尉、县尉是州、郡、县三级军事部门,负责军事治安。彼此相互制约,负责政事者掌管钱粮,负责军事者兼管地方治安保卫。职级也与以前不同,刺史原先职卑权重,现在已经提到三品,与朝中各部长官相当;州兵曹职级也是三品,与野战军主将相当。拿到现代来讲,刺史相当于和图书省委书记兼省长,兵曹相当于省分区司令兼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厅长。兵曹已经不是刺史的属官,具有较强的独立性,是营将、郡尉、县尉的上级主管部门。
毋丘俭,字仲恭,河东闻喜人,其父毋丘兴灵帝时因功封高阳乡侯。毋丘俭曾为姜述亲随,先任北军部司马,转攻坚营校尉,因功升左中郎将,现任马超部下营将。
此事逐渐从占城郡衙、尉衙流传开来,大家都是混在官场的人,不会为了结交小小县尉,而去得罪隐在幕后的大人物。在占城,张靖就此成了冷遇的代名词。
毋丘俭打压张靖,原因出在女儿身上,因为毋丘凤舞爱上了张靖。尽管张靖因功升为校尉,距离郎将只有一步之遥,以十四五岁年纪提拔到如此职务,前程可谓不可限量。但张靖父亲只是国学分院的老师,临淄张姓也非名门大族,毋丘家却是袭爵侯门。对于毋丘俭来讲,嫡女嫁给平民家庭,内心本就感觉无法忍受。凤舞相貌又好,得到孙策嫡子孙韶的垂青,m.hetushu.com两者相较,优势显而易见,这是毋丘俭出手的重要原因。
尉衙系统是二线军事单位,兼顾地方治安和安全保卫,县尉职级不高,相对比较独立,只要士兵训练得法,大比时取得比较好的成绩,辖区内别出大案要案,绩考大都会应付过去。
周树等跟随张靖左右,亲身经历此间过程,无论是谁降级使用,心情都不会很好。与周树等人不同,张靖心情不好,并不是因为官职问题,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。站在父亲的立场上,毋丘俭所为不算有错。毋丘俭家在洛阳,若是张靖调往大将军府,依毋丘凤舞与张靖的感情,毋丘俭绝对没有能力分开两人。即使强行拆开,毋丘凤舞与毋丘俭的父女之情,也会因而产生很大的裂痕。将张靖调到南州,两人从此远离,时间久了,感情慢慢变淡,就有可能拆开张靖与毋丘凤舞。
张靖身为县尉,属于兵曹系统,按理说不需顾忌行政官员,偏偏又有绩考评定制度,占城公议会的评语十分重要http://m.hetushu.com。张靖若与太守、郡尉、佐官处理不好关系,只需一人在公议会上说出绩考相关的不良提议,若是无人出言说情,张靖这个县尉也就当到头了。
张靖之所以心情不好,除了不受上级待见,还有一个原因,此次任职波折起伏,除了直接责任人于禁和已经落马的付丘,肯定还有人潜地里做过手脚。张靖从小接受最好的教育,又比同龄人多了数十年的人生阅历,在洛阳是鼎鼎大名的四哥,竟然被人阴到小县城不得反身,确实应该好好反省一下。
张靖身为县尉,又有治军手段,辖内无人敢找麻烦。荀逸是位谦谦君子,背后有荀攸、荀彧两颗大树,没有太多顾虑,凡事处于公心,与张靖处得不错。但是出了理河来到占城,无论是太守郡尉,还是文武佐官,都对张靖敬而远之,张靖在郡城举步维艰。
从顺境跌入逆境,从意气风发到四处碰壁,这种遭遇换到谁的身上,滋味也不会好受。在经过大量调查以后,张靖终于明白,导致这个后果的始作俑者,正是m.hetushu.com毋丘凤舞之父,马超部将毋丘俭。
身为县级武官正职,得不到上级主官认可、主管支持、佐官配合,工作掣肘太多,如何能做出成绩?大齐用人制度是能者上,庸者下,若是没有成绩,绩考时不合格,就要降职或免职。
张靖最初接到的调任书,是任军衙贼曹司吏,虽然也是尉官,却是大将军近臣。倘若张靖担任此职,很可能因此飞黄腾达,毋丘俭被逢严利用,为了拆散女儿这门婚事,竟然找张靖前来谈话,与张靖赌约三年升为营将。
为了弱化地方高官的权威,避免地方坐大,文武分治贯彻得很彻底,另外增强佐官权重,州、郡两级提升五大佐官职级,兵曹系统增加司马、长史(郡级为左司马、右司马)权重。后来颁布大事要事公议制度,成立地方公议会,文武主官与七大佐官(或五大佐官)共同决断事务,与现代的省委、市委常委会相仿。七大佐官位置等同常委会常委,权重顿时提升上来。文武分制、权责明晰、互相牵制,从根源上避免了地方政权尾大不掉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