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27章 皇子是不轨之徒?!

已与张靖融合记忆的张角,是皇帝姜述的岳父,大齐帝国开国名将平东将军官亥、安东将军程远志、中坚将军廖化、振威将军裴元绍、振武将军赵弘、奋威将军韩忠、奋武将军何仪、复土将军周仓等,皆是张角亲传弟子。平南将军张牛角、安北将军张燕是张角旧部,张靖怎会在乎一介太守的官威?
张靖比较喜欢王诗的性格,直爽热情,但他又不得不与王诗谨慎地保持距离。在这举步维艰之时,谁知是不是毋丘俭布置的一着妙手呢?况且王诗表面直爽,热情似火的背后心思并不简单,很有见的也很有能力,无论上官还是同事,对她评价都很高。若非国车有位郡丞舅父,以王诗展现的才华,即使身为女子,也会强压国车一头。
主记公房门前正好对着一棵柳树,据说柳树是周瑜当年亲手所种,虽然只有六七年树龄,但长得郁郁葱葱、枝繁叶茂。蝉声阵阵,近午的和-图-书炎热让人昏昏欲睡,张靖却无一点儿睡意,脑中盘算良久,信心逐渐增加,他今日提交到尉衙的材料,肯定会给予鲍旭助力,会让鲍旭在公议会上寻找到取胜的契机。
王诗面容姣好,身材丰满,可以说是童颜巨乳,偶尔抬起头来,猛然发现有人坐在客座上,不由吓了一大跳。待看清是张靖,王诗不由雀跃而起,如小鸟依人般,飞快地绕到张靖身侧,拉着他的衣袖,笑道:“清平师兄何时来的?也不吱声,吓了我一跳。”
王诗一双美眸黑白分明,眼角稍微上翘,显得美丽可人,定定地望着张靖,毫不掩饰内心的喜爱之情,道:“你最近忙什么?有十余天未到郡城了吧。”
周树在前先行,脚刚落地,不料遭遇当头一棒,只见一位少女,手持木棒,骂道:“打死你们这些色坯,打死你们这些色坯……”嘴里喃喃不绝,手上轻一下重一下和图书,照着周树劈头盖脸打来。
王诗原本有机会留校执教,最终还是选择了占城郡衙,一些消息灵通的吏员传出消息,说王诗家境非同一般,未来夫家也是高官门第,来郡衙工作只是因为好奇,呆上一段时间就会离开。
可是时运有高低,运道有浮沉,现实情况却是张靖在占城处处受制,他自然不肯就此认输,从被毋丘俭、逢严、于禁等人合力摆了一道开始,张靖就将占城一行当成是一种历练。郡衙吏员全都认为张靖既无背景又无后台,也不了解他的手段!
张靖轻轻抬脚进屋,并未惊动正在全神贯注书写的王诗,悄然坐在对边几凳上,张靖又开始考虑鲍旭调动一事。张靖不相信鲍旭会任由蒋琬摆布,鲍旭和蒋琬较量数年,何曾退缩妥协过?以鲍旭的军人性格,不到最后关头不会认输,况且鲍旭背景摆在这里,想动鲍旭,单凭蒋琬一人之力并不容易实现。
和图书自打张靖现身,那位少女就目不转睛,怔在那里张目结舌。张靖长相很帅,气质又好,可能因为基因的缘故,与士兵长期同在烈日下训练,皮肤依然白皙如故。如此人物在占城并不多见,少女猛然看到张靖,似是梦中的白马玉子出现,早没了方才追打周树时的强悍,待张靖说完话,羞涩地说道:“方才听到这边有动静,以为有色坯来偷窥。”
张靖侧身转向王诗,很巧妙地与王诗拉开些距离,微笑道:“这次来尉衙公干,顺便来看看你,见你忙碌得很,也未出言打扰。”
大齐朝廷十分重视文武官员的再教育,将领无论什么级别,都要定期到国学兵科进修。后来国学分院开设到郡县,各科随之普及开来,因为兵科的特殊性,不可能配备太多资源到县级,因此各县官兵进修,需到郡级国学分院。张靖到达理河上任不久,接到南州兵曹通知,什长以上分两批赴占城学http://m.hetushu.com院兵科进修,培训七天时间。
周树将门虎子,连着挨了好几下,心头早就火起,爬起来一把抢过短棒,欲要还手发现对方是位少女,一时间怔在那里,有些不知所措。此时张靖也翻过墙来,借着院内微弱的灯光扫视四周,以为不小心误入人家内眷居处,心中暗呼糟糕,连忙上前止住周树,一个劲地赔不是,道:“我们两人是兵科学员,偷偷翻墙而出,只想去湖边游泳,打扰之处万望见谅。”
这个小院正是王诗的居处,这位女子是她的室友,名叫冯紫,也是一名美女,比王诗性格泼辣得多。王诗听到院中争吵,出来看到这个情况,料定张靖所言是实情。王诗虽然惊叹张靖的风姿气度,却不似冯紫那般花痴,灵动的眼睛瞅着张靖,正色道:“此处是女生宿舍,你们深夜潜入,定是不轨之徒。走,我们去分院理论去。”
那日吃过晚饭,周树寻了过来,说天气湿热hetushu.com,不如去湖里游泳。在兵课进修属于军管,想要游泳就要瞒过哨兵,偷偷出去再偷偷回来。张靖、周树围着宿处转了一圈,见西边墙壁稍矮,便偷偷翻墙而过。
与王诗相识就在那时,回想起来也是一件趣事。王诗虽在郡衙上班,但因身为女子,居处不好安排,仍然住在女子分院宿舍。当初还是早春,洛阳还是寒风肆虐,占城却无春夏秋冬之分,一年四季都湿热得很。
王诗虽然丰满,但并不胖,因为从小习武,小腿结实而匀称,身材丰腴而不肥,乳房挺拔有型,大有呼之欲出的动感,包裹在合体的官衣下,充满诱人魂魄的制服诱惑。偏偏又长了一张娃娃脸,杏眼桃腮,笑的时候有两个浅浅酒窝,一头乌发盘在脑后,整个人充满青春活力。
张靖望着眼前解语花般的少女,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,顿时开朗了许多,见天色近午,笑道:“午饭时间快到了,我请你吃午饭,我们便吃便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