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28章 美女想拥他入怀!

阳光照射在湖面上,形成鱼鳞般的耀眼斑点,室内也被晃得格外明亮。王诗父亲身份很不一般,是南洋军副将,周瑜最为看重的部将王双,现在领兵驻扎在身毒境内。张靖刚到占城时,王双不知从何处探到消息,曾经写过一封信,告诫王诗,张靖情况很特殊,上面有人发了话,不许提拔照顾张靖,张靖除非跳出南州,想在南州出人头地,应该没有多少机会。
张靖触起毋丘凤舞,心情不自觉又郁闷起来,走到窗边,望着平静的水面,想起两人甜蜜的往事。既而又想起菲羽母子,如今也不知道情况如何。面前如走马灯一样,王熙儿、荀熙倩、荀熙影、孙玲珑,也一一在心头浮现。或许人在陷入低谷之时,最容易怀旧,心情不好之时,最容易思乡。
王诗方才望着张靖忙活,芳心柔情似水,心想若能嫁给他该是多么幸福。王诗正在想着心事,直到张靖端过茶来,这才猛然清醒过来,脸和-图-书色微红,接过茶水,悠悠地说道:“不知那位女子有福气,能够嫁你为妻。”
王诗从未听说这句话,也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,好奇地问道:“这话是谁说的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若非父亲告诫她不许掺和此事,王诗甚至想和张靖好好谈谈,劝说张靖去南洋军发展,毕竟父亲在南洋军多年,职务又高,有不少人脉可以利用,张靖的发展空间会比在占城广阔很多。
占城四季炎热,不论男女,着衣都很单薄,王诗官衣里只套了一件薄薄的内衣,方才被张靖触摸到最隐密的部位,并未害羞后退,后而一挺胸,向前迈了一步,紧紧抱住张靖,低声说道:“若你喜欢我,就娶我过门。”
王诗见张靖静静站在窗前,眼神充满抑郁,芳心不由生出怜悯之心,极想上前拥他入怀,给他一份最贴心最温馨的安慰。
张靖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没有心情考虑这些,只是和*图*书感慨如今政治清明,提拔官员却不能唯贤而用,用人机制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。”
张靖、周树偷偷溜出来,怎敢让分院知道?急忙央求王诗饶过他们。王诗围着两人转了两圈,才昂首说道:“不去分院理论也行,方才惊了我们姐妹,怎样给我们压惊?”
现在占城风传张靖之所以如此年少而为尉官,最大原因是有一位地位不低的准岳父。这位准岳父发挥了何等作用,只有张靖心中清楚,张靖本来对这份感情报有很大希望,但是这位准岳父的人品委实让他失望,让他不得不考虑清楚。在这夺储的关键时刻,张靖不想多招惹一点麻烦,能量不俗的亲戚有时会给人带来便利,也有可能会给人带有灾难。
说完,王诗拿起茶杯,轻轻吮了一口,娇嫩红艳的双唇轻轻滑过杯壁,让张靖心中一阵火热。他站在王诗身侧,不由自主地要去拥抱她,忽然想起远在异地的毋丘凤舞,如同m.hetushu.com饮了一杯冰水,火热的心顿时平静下来。
人的一生,有时候机遇真的很重要,张靖运气不佳,堂堂主力军校尉,竟然调到占城属县担任县尉,若是无人提拔重用,大好青春就可能一直耗在这里。王诗想到这里,不由下了决断,一定要尽力而为,实在没有别的办法,就求父亲帮帮张靖。
少女最是敏感,张靖方才的表情动作,包括迷离的眼神,王诗都瞧在眼里,虽然不知什么原因让张靖的神智恢复清明,但依然让王诗芳心暗喜。原以为张靖是不可触及的神,如今看来,张靖也是一介凡人,自己有足够的魅力能够吸引他。
王诗叹息一声,目光落在张靖精致的脸庞上,心中泛起无奈的苦涩,但愿张靖能够顺利打开局面。张靖得罪的人能量肯定不小,否则不会让父亲如此忌惮,以她掌握的内情,目前谁也帮不了张靖,就算有人赏识他,也不敢冒着得罪权贵的风险帮助他。
和*图*书两人找个馆舍愉快地吃过午饭,便去清芳阁饮茶。清芳阁在分院南边,北临人工湖,收拾得十分雅致,是占城最高档的茶楼。张靖寻了一间面临水面的雅座,点了一份上等绿茶,他的茶技不错,动作如行云流水,不一会一杯芬香扑鼻的热茶端在王诗面前。
被王诗拿住痛脚,两人被逼无奈,游泳未成,反而被两女敲了一顿大餐。所谓不打不相识,时间一长,王诗逐渐了解张靖,见他似乎无所不知,学识远在自己之上,一颗芳心不知何时,已经悄悄系在张靖身上。
王诗见张靖坐在那里想着心事,眼神里充满忧虑,款款坐在张靖对面,说道:“想未婚妻了吗?能不能说说你们的故事?”
张靖心思虽然飘到远方,但是一身艺业并不简单,有人欺到身边,身体本能生出反应,伸手往后便推,不料触手之处,却是一处极柔极软的所在,幸亏察觉不对及时收回了力气。张靖转身一看,才知正好抓中王诗左胸http://m.hetushu.com,像是有意占便宜一般。
王诗心思机敏,笑道:“你是说国车吧。国车有几分小聪明,但是用错了地方,都用在媚上欺下方面去了。我敢担保,蒋大人不会提拔他上位。”
张靖心境再是超脱,遇到这等豪气冲天的女子,此时也溃不成军。王诗见张靖后退一步,脸色慌张,并未因此失落,反而娇笑道:“没想到你胆子如此小。”
这话其实是姜述说的,很少有人知晓,因为沾上男女之事,传播范围极小。张靖不好解释,以他现在的处境,已有六位女子定情,与毋丘凤舞的感情至今也没有决断,不想再招惹别的女子。尽管张靖对王诗有好感,也有欲望方面的需求,但也正是因为这份好感,他不愿意为了欲望坏了王诗的身子。
张靖最不适应这种旖旎而尴尬的气氛,连忙坐下,借着泡茶平稳一下心态,道:“俗话说得好,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不良行为,都是流氓。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,只是不想做流氓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