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30章 偶遇蒋家小萝莉!

蒋璃儿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,聪明和狡黠实属天生,又生得俏皮可爱,宛如小小玉人,让人无论如何也对她生不出反感。张靖考虑手头也无紧急公务,见蒋璃儿孤身一人上街,担心出现意外,连忙追了上去。刚拐过街角,远远望见数名官兵从尉衙出来,为首者正是鲍旭,一行人匆匆东行,很快拐进郡衙。
蒋琬无暇分身,鲍旭又匆匆过去,难道州衙来了高官?鲍旭果真调离在即?若是如此的话,他上午递交材料的举动等于白费了,那些材料可费了半年的心血。
张靖遭到女孩嘲弄,并未动怒,直起身来,上下打量小女孩几眼,冷着脸说:“小妹妹,捉弄别人可不好玩,这里是衙门,可不是顽童胡闹的地方。”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。将烦闹像包袱一样远远抛开,凭良心做事,才可以心安理得。”张靖说完,感觉身上真的轻松不少。
女孩歪着头打量张靖一会,道:“大哥哥,你hetushu.com长得真帅,你在占城当兵?”
张靖摇头道:“这倒没有。”
女孩道:“我给你请假,你下午陪我出去玩。”
“不知为何,我发觉你并不快乐,也许是你背负得太多,若你真能放下,就能轻身上阵。”王诗说到这里,猛然觉察到什么,道:“哎哟,午休时间已过,下午还有公文处理,我要立刻回去。”
女孩打量一会张靖的军装,道:“下午你陪我出去玩,好吗?”
“我不管,我就要让你陪我。”蒋璃儿小姐脾气发作,怒冲冲地往前就走。
张靖尽管比常人多了不少见识,但是大齐新政与旧朝行政体制差别太大,占城复杂多变的局势,即使多了张角的见识,因为缺少信息通道,一时也没有立即破局的智慧。张靖此时注意力都在局势和破局上,王诗的表情却有些复杂,看了一会水面,目光飞快地在张靖脸上一闪而过,内心犹豫不定,不知是否冒www.hetushu.com着风险,给张靖透露一些内幕。
张靖情绪猛然间低落起来,抬眼见蒋璃儿距离渐远,担心她出现意外,连忙收拾心情,一路小跑追了上去。蒋璃儿回头见张靖跟了过来,不由喜笑颜开,道:“总算有人愿意陪我,看你穿着官衣,级别应该不低吧。”
这位粉雕玉琢的女孩突如其来,张靖不由一愣,郡衙规矩很严,寻常人根本无法进来,女孩自郡衙出来,显然有些来历。张靖的地盘在理河,距离郡衙有些遥远,信息也不畅通,心中虽觉有些诧异,但不愿招惹是非,依然转身就走。
女孩故意停顿一下,看了看守门的士兵,冲张靖招了招手,低声说道,“大哥哥,你离近一点,我只告诉你一个人。”
张靖转过身来,道:“小妹妹,你叫我吗?”
蒋璃儿坐了十余天船,闷得发慌,初到占城内心又好奇,急欲出去转转,拉着张靖胳膊,撒娇道:“父亲忙于公务http://m.hetushu.com,没时间照顾我,让我自己挑名护卫,陪我出去转转。我看了一圈,数大哥哥长得最帅,我想让你陪我。”
张靖将王诗送到郡衙门口,看着她的身影消失,摇了摇头,转身想回理河。就在这时,门内出来一位十岁左右的女孩,穿着一身素净的外衣,瓜子脸,大眼睛,皮肤洁白细致,显得十分清纯高洁。
张靖并未犹豫,俯下身子,耳朵湊到面前。小女孩狡黠地笑了笑,悄悄地说道:“就不告诉你!”
张靖十分好奇,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蒋璃儿要张靖陪他,估计应是巧合,倘若张靖猜测不错,蒋琬应是知情者,暗中打压自己,不可能将陪同掌上明珠的任务交给自己,应是让蒋璃儿自个儿挑选护卫陪同,肯定想不到蒋璃儿会挑中他。张靖想到这里,说道:“你是蒋大人的千金小姐,我虽然也是郡尉辖下,却不属郡城这边,而在理河县,蒋小姐寻找贴身护http://m.hetushu•com卫,还是在郡衙寻找合适。”
张靖闻言心中一动,扫视院内,见果然多了不少车驾,心思开始转个不停。蒋璃儿不远万里自荆州赶来,蒋琬无暇照顾,肯定有大人物来了郡衙,难道与鲍旭调离有关?
张靖生平初次被人戏弄,但是对着如小精灵般可爱的女孩,火气委实发不出来,装模作样背着手,板起脸孔,道:“你再不告诉我你是谁,我就要走了。我还有公务,没有时间陪你胡闹。”
张靖温声道:“小妹妹,我还有公务,要去理河县,没有时间陪你。”
张靖收回惆怅的思绪,又开始考虑占城的时局,尽管他相信蒋琬未必动得了鲍旭,但万一鲍旭真在这个节骨眼上调走,他与蒋琬或许再无回转余地,得罪了太守,再无郡尉助力,他不想借助背景冲出理河的想法就可能搁浅。
女孩道:“你有紧急公务吗?”
张靖还未来得及接话,女孩蹦蹦跳跳地走到门旁,对着守门官小声嘀咕几句和*图*书,然后回身说道:“走吧,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。”
“我叫蒋璃儿,刚从荆州来,衙门内没人理我。”蒋璃儿一边说话,一边上前拉着张靖的胳膊,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大哥哥,你不会也没有时间陪我吧。”
蒋璃儿?从荆州来?张靖蓦然反应过来,目光又落在蒋璃儿脸上,见她眉眼依稀有几分蒋琬的模样,不由恍然大悟,眼前小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上午国车去接的蒋家千金。
“你站住。”女孩开口嚷道。
张靖主动收回视线,望向窗外,他的内心也十分享受这种旖旎风情,但是凤舞诸女的影子如同魔咒,在他心海荡漾之时,就会不断显现,让他感觉到一份愧意。张靖自从受了这次打压,似乎一下子成熟许多,对于感情的认识深刻许多,对于女色的防御力也大大提升,感觉以往随意与女子上床有些不道德。否则以王诗的条件,又是如此热情似火,张靖早会把持不住,将王诗擒拿身下。
张靖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