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32章 情报大佬来占城!

张靖半年来的本职工作,很细致很到位,他现在急需一个推手,巧妙的将成绩公布于众。鲍旭做为撬动此事的核心人物,事关他是否能够跳出理河,张靖不得不用心认真对待。
张靖闻言不由大喜,鲍旭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,他与蒋琬明争暗斗处于下风,除了军队事务,在郡中话语权越来越低,以鲍旭的军人作风,不会就此甘拜下风。岳石送来的这封家信,并非只是一封书信这么简单,这封家书的目的,是要震慑相关人员,鲍旭接下来肯定会有大动作。对于张靖来讲,这封家书来得正是时候,不管怎么说,鲍旭站得越稳,他的破局之举成功机率就会越高。
张靖恍然大悟,道:“对,差点儿忘了这事,不过别跟长兄提我的身份,他为人方正,若是知道真相,肯定掩饰不好。”
张靖将蒋璃儿交代给熙倩,并没有急着回理河县,又回到中午与王诗喝茶的雅座。张靖要弄清楚今天何人来http://m.hetushu.com了郡衙,对蒋琬和鲍旭有无影响,目前熙倩初来,能够提供给他第一手准确信息的,只有王诗一人。
王诗说到这里,大眼睛浮现一层担忧的神色。张靖瞧在眼里,心中一动,道:“即使发动战争,也是我们军人的职责,你一娇弱女子,不会被派上前线的。你家人有从军的?”
张靖来到茶楼门口,对尾随在后的张一安等人作了个手势,进门写了一张纸条,让黄猛到郡衙悄悄送给王诗。黄猛十六岁,祖籍南阳,父母双亡,大前年报名来到占城,前年理河招兵时入伍。黄猛虽然识不得几个字,但很机灵,穷苦人家出身,手脚勤快,又会操持家务。张靖开始只是指使他做些杂务,跑个腿,扫个地,收拾一下卫生,后来用着顺手,用为左右亲随,补了一个伍长的缺。
鲍旭后面有什么动作,与蒋琬之间有什么斗争,以张靖目前的现状,现在还插不上手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鲍旭会在合适的时机,抛出他撰写的五份文件,只要这些文件通过公会,在郡内各属县实施,就会引起巨大的反响,肯定会呈送南州兵曹甚至军衙,理河自然而然就会成为焦点,到了那个时候,破局几乎已成定局。
张靖心情大好,与王诗共进一顿美妙的晚餐,吃过晚饭,送王诗去了宿处,张靖步行赶回小院。这所小院是张靖到理河不久购买的,张宁富甲天下,身为黄巾少主的张靖,衣食住行、吃喝用度方面,虽然从不奢侈无度,但也从不委屈自己。
“贵霜国那边汉商出了事情,事关大齐尊严,朝廷怕是又要用兵了。岳石大人只是路过,听说马上就要西行,估计是主持战前情报搜集工作。”王诗说完,喝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:“贵霜与身毒接壤,国力雄厚,一旦开战,占城驻军怕是也会出动。”
熙倩是个明白人,知道什么时候装傻,什么和图书时候聪明。张靖与她一起时,感觉十分放松,两人久别重逢,按说应该把持不住,先享受鱼水之欢再说。两人现在皆有公职,经过数年历练,自制力提升不少,尽管都是恋恋不舍,最终还是克制住了情绪,挥手作别。
“岳石大人来了。”王诗进来第一句话很有震慑力。
张靖想到这里,突然联系到熙倩,熙倩可能是跟随岳石一同来的。岳石除了送信给鲍旭,也有送熙倩上任的意思,可能担心熙倩身为女子,年纪又小,怕震不住场面,来替熙倩站站场。
王诗点了点头,并未接着说,转个话题道:“岳石大人给鲍大人捎来一封家书,宫里有人托岳大人带来的。”
张靖何等样人,扭头见蒋璃儿走近,脸色十分不自然,怎猜不出她的心事?不待蒋璃儿解释,抢着说道:“我与璃儿有缘,陪她出来诳街算不得公务。璃儿认我这个大哥哥,又初到占城,我怎能不陪她诳诳?”
不得不说,熙倩性格坚韧,观察力敏和-图-书锐,伶俐又有些狡黠,口才也好,还有一种亲和力,让人很自然就会接受她。这些特长还真适合出仕,若非熙倩是位女子,以她的能力和背景,前程将会一片光明。
熙倩说这话时,没想到正好让蒋璃儿听到。蒋璃儿出身官宦之家,年纪虽小,对文武级别明白得很,张靖今日着装未配佩衔,她原以为张靖只是普通军官,听说张靖竟然是县尉,自己硬逼着他充当护卫,确实做得有些不应该。
这句话不仅解了蒋璃儿的尴尬,还一下子将两人距离拉得很近。蒋璃儿点了点头,心里感觉十分温馨,想要说几句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。不经意间望见那边有个吓人的面具,她小孩心性,注意力立时转移,跑过去让伙计取了下来。
情报司和神鸟机构是姜述掌控信息的左右手,两个部门级别虽然不高,但是权力、实力极大。情报司统领由皇贵妃甄姜兼任,日常事务由副主事齐隶、史阿负责,岳石也是情报司副主事,不过升任和*图*书不久,分管南方诸州的情报工作。岳石职级只是郎将,权力却比普通郎将大得多,各州刺史、兵曹、各军主将,都会给他几分面子。目前齐隶坐镇南州,若无特殊原因,岳石不会无缘无故到占城,一般事情很难惊动两位大神同时出马。
在男人眼里,女人太傻不行,太聪明了也不行,最难把握的就是这个度。既要展现冰雪聪明的一面,又不过于锋芒毕露而让人敬而远之,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拿到现代来说,许多高学历、高智商、高收入的女子,成为嫁不出去的剩女,原因大多在于没有把握其中的分寸。
熙倩笑道:“我是暗职,不须到衙门坐班,只须与情报官接上头,平常时间自由得很。你先忙吧,不用来回跑,我有借口去理河的,免不了要去探望长兄。”
张靖见天色不早,又知熙倩带着护卫,对熙倩小声说道:“你正好要去郡衙寻情报官,璃儿就交给你了。我们在占城已有居处,你先安顿好公务,我忙完后再来寻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