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44章 借四哥说几句话!

还是喝多了,张靖无奈地苦笑一下,悄悄对凤舞打了一个手势,道:“行,去那边客堂说。”
王诗冷哼一声,斜视一眼费云,转过头来说道:“四哥初来占城时,是在理河县干县尉,最近才调任郡尉。若非四哥撰写的几个文件极有实用和推广价值,被鲍大人越级递到了朝廷,说不定现在还被发配在理河县。”
张靖一听,王诗这是要把事情摆在明面上,如果那样的话,费云难堪不说,凤舞若是得知源头在她父亲身上,肯定也会非常痛苦。两人真心相爱,难道真要闹得有缘无分?
“我代凤舞陪你一杯。”张靖顺势而上,也喝了一杯。
也不能怪熙倩醋意大发,王诗带着醉意,还未走出房间就与张靖勾肩搭背。一进客堂,王诗醉眼迷离地说道:“四哥,你真是个好男人,我见过的青年才俊很多,都比你差得很远,毋丘凤舞真有眼光。”
周树等人虽是武人,但是出身官宦之家,眼光自是不差和图书,方才那番明枪暗箭,也瞅得明明白白。见张靖轻易化解王诗攻势,又将凤舞误解消除,众人不由长舒了一口气。龚省别看力大无比,刚才却被诡异的气氛弄得十分紧张,他和人打架从不怯场,面对娇美又善变的凤舞和咄咄逼人的王诗,终于体会到了女人是老虎的滋味。
凤舞白天上山,晚上喝了些酒,也有些犯困,点了点头。张靖说道:“今天酒足饭饱,就不喝了。黄猛,你去把饭热热。”
有些事情当面点破反而更好,尤其是如凤舞、王诗这般心高气傲的少女,两人听张靖这么一说,都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激,不好意思地对视一眼,王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道:“凤舞姐姐,莫吃我的醋,我该吃你的醋才对,我自罚一杯。”
张靖不由摇头苦笑道:“诗儿,凤舞在吃你的醋,你若接着给凤舞挖坑,跳下去的肯定不是她,而是我。”
张靖连忙说道:“诗儿,莫要说了,凡事和_图_书有利就有弊,我年纪轻轻,多些历练并非坏事。凤舞和云儿又不是军中人,与她们有什么瓜葛?此事不要提了,来,喝酒。”
张靖在前,王诗在后,两人进了客堂。熙倩喝了几杯水,酒意略消,望着张靖与王诗进了客堂,有些不快地说道:“偷偷摸摸的,肯定背着人说什么坏话。”
又几圈酒后,王诗喝了差不多半斤白酒,张靖震惊王诗酒量之余,考虑如果把她灌醉了,若她醉后失态,终究感觉不好。张靖环视一下,见蒋璃儿没有喝酒,但早已吃饱,坐在那里显得有些无聊;熙倩酒量不济,在那不言不语,有些昏昏欲睡;费云显然喝得没有尽兴,但是心不在焉,想必在考虑如何应付凤舞的追问。张靖见火候差不多了,看了一眼凤舞,小声说道:“差不多了,酒止住吧。”
王诗举起酒杯,笑兮兮地扫了凤舞一眼,道:“谢谢。你对我说的话,我永世难忘。”
王诗酒量一般和*图*书,此时已有了五分醉意,掩嘴笑了一下,多了三分妩媚四分娇羞,望了费云一眼,道:“四哥,你不让我说就算了,此事既然已了,是我多嘴了。”
“都是厉害角色,漂亮是漂亮,但是一般人吃不消。怎么见她们脸色变化,我会吓得心惊肉跳呢?”龚省暗暗擦了一把汗,下定了决心,以后找媳妇,不一定要漂亮,但一定要贤惠听话,却忘了自己已与母老虎订了婚约,此时后悔已晚。
张靖和王诗的对话隐含机关,凤舞醋意大发,小手揪着张靖的大腿,猛然拧了一把。张靖吃痛,差点跳起来,见凤舞俏眼含霜,连忙小声解释道:“并非山盟海誓,只当她是红颜知己。”
不管王诗最终目的是什么,有一点可以确定,王诗心里有他,而且用情很深。张靖端起酒杯,道:“来,诗儿,我再敬你一杯,以前我跟你说的话永远有效。”
蒋璃儿还小,看不太明白,熙倩酒量不行,喝得有点多了,没http://www.hetushu.com有在意。方才一番交锋,费云看在眼里,不由暗暗称道,张靖方才所语,先是破解了王诗接连发问的难堪,继而话锋一转,让两女注意力转移到争风吃醋上,然后又自圆其说,让凤舞知晓他与王诗的清白。两女心思随着张靖转了一个弯,最终又跟着他的思路转了出来。
凤舞与张靖的动作表情,被王诗看了个正着,王诗见张靖吃亏,不由变了脸色,下意识地瞪了凤舞一眼。
凤舞一听,娥眉微皱,道:“我虽然不是很懂,但是按照惯例,野战军校尉调任地方,一般都升半级使用,怎有降职使用的?”
熙倩酒后飞红的双颊,与凤舞脸形不大相同,熙倩俏脸略显瘦长,脸型苗条纤细,凤舞是福态的圆脸,脸型圆润而有喜相。熙倩说完话,停了一会才反应过来,记起主角应是凤舞,凤舞还没吃醋,她方才表现显然有些越俎代庖。
自从诸女盛装来参加聚宴,张靖就敏锐地感觉到不对,从今天的过程判断和_图_书,王诗对自己情有独钟,她挑起此事话头,后面毋丘凤舞肯定会追问费云,一旦弄明白此事经过,怕是对毋丘俭大为不满,可是她是毋丘俭的女儿,就是不满又能怎样?徒惹烦恼而已。
王诗此时双颊飞红,笑眯眯地看着张靖,一只胳膊搭在张靖肩膀上,对凤舞说道:“嫂子,先借四哥说几句话,一会儿再还给你。”说完,见张靖有些不愿意,拉长了声调,近乎撒娇地说道:“四哥,我问你几句话,行……不……行?”
凤舞脸色这才好转一些,刚才还是美人带醉,别有一番风情,转眼就是美人怒火冲天,朱颜挂上了寒霜,这脸变得十分迅速,令人防不胜防。
王诗瞅了费云一眼,道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云妹妹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王诗已是半醉状态,似是出水芙蓉一般,在摇曳的灯光下,容颜恍如梦幻,亦真亦假,就连张靖也似初识一般。张靖心神不由有些恍惚,心道:“以前从来没有注意,王诗原来这么好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