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54章 官场处处皆学问!

马谡身为军人,自然偏袒军人,对南州兵曹打压张靖之事,毫不掩饰愤怒之意。马谡还说了一件事情,引起马良高度关注,就是张靖遭受打压时,周树三人情愿弃职追随张靖,不离不弃。马良听到周树这个名字,不由问道:“周树字木德?”
官场处处皆学问,很多时候细节决定成败。许多人认为官场之上全是惊天动地的大事,其实不然,官场上的大事是由无数小事累积而成,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,不留心身边的细节,想成大事的希望十分渺茫。
马良与众人见过礼,回观张靖气质高贵,应对沉着,相貌举止有几分姜述的样子,心中一动,不动声色地与众人见过礼,然后一同进城。
姜述重用马良,用意深远,除了马良洁身自好,没有与益州、荆州世家结党以外,还想借助马良良好的人脉,拉拢一批世家力量,以免党祸事发,最终牵连众多,从而影响益州、荆州两地稳定。
细节往往最考验一个人的眼力,张靖由和图书从人下车的次序,推出几个结论。一是这次随从马良来到南州的人,不是一拨,可能还有情报司或神鸟机构的人;二是这几位高手与其余人似乎不熟,应该属于某个秘密部门;三是其中一位身材单薄者地位很高,基于保密或者其余原因身份未知,此人应当可以指挥那几名高手。
马良确定了周树身份,又看刘开与刘辟年轻时有六七分相像,心中大约有了数,转向刘开道:“偏将军近来身体可好?”
马良昨日与马谡这番密谈,心中存疑,因此对张靖另眼相看。寒暄时忽对周树道:“尊父可好?已有多年未见,甚是记挂。”
马谡领水军一营,周树负责训练占城水军,两军驻地很近,平常打交道最多,彼此十分熟悉,道:“对,兄长识得此人?”
虽然未与马良深谈,但马良相见时的一系列动作,皆表达出了足够的善意,这让张靖又惊又喜。惊的是,马良确非易与之辈,心计手腕要高和_图_书于蒋琬和费祎,数句言谈落实了周树三人的出身,张靖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。喜的是,马良与蒋琬、费祎显然并非一路人,从数件小事可以看出,三人举止虽然亲密,但马良对蒋琬尤其对费祎戒意很深。
蒋琬意味深长地看了马良一眼,并未接话。费祎也是神色微变,但未接腔。马良见两人不语,心中立时明了,想是蒋琬、费祎已经知晓张靖身份。心中却又触起一事,心道费祎也是当世智者,明知张靖身份而出手打压,莫非与后宫有关?
可以说马良此行任重道远,马良此次现身占城,除了发现张靖身份特殊之外,对费祎十分警惕。张靖被打压事件,背后蕴含着官员私自结党,重新提拔张靖,除了拨乱反正,还要借此次事件,向各级官吏传达一个信息,有违朝廷用人之道者,不仅执行人要受到惩罚,领导者更要受到严惩。可惜因为这场战事,为了后方稳定,此事不宜大张旗鼓宣传,否则会更好地体现出教育意和-图-书义,给任人唯亲的官员一个警告。
马良原与关羽部下并肩作战,和诸位部将都熟识,与周仓关系最好,曾经提到联姻之事,后因周仓随军远离作罢,但两家常有书信往来,所以马良虽然不认识周树,却了解周树不少情况。马良道:“若无意外,周树应该是复土将军周仓之子?”
马良深谙处世之道,待人接物让人感觉如沐春风,为人处事精明异常。益州从事贾布暗自串连,马良以为是招祸之道,暗中告诫马家族人,不得与人结党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此次马良击败数位很有实力的竞争者,脱颖而出,升任南州刺史。
马谡大吃一惊,道:“周树真是周复土之子,张靖就高深莫测了。张靖初到占城,担任理河县尉,上任之初免掉三名军官。这三人手持偏将军刘辟荐书,来寻营司马黄行,黄行出身黄巾,见了老上司荐书,不好推辞,就来找我商议,最终我军接受了这三人。黄司马曾言,刘开与刘辟年轻时很像,十有七www•hetushu.com八是刘辟的儿子。若周树、刘开身份确实,两位将门虎子甘随左右,张靖背景不是一般强大。”
马良来时曾经奉召入京,姜述单独约谈近两个时辰,马良此次赴任的任务十分明确:确保贵霜战事后勤保障,保证南州政局平稳,查办一批以权谋私的官员,对各郡官员重新考评,对失职渎职官员进行重罚,提拔一批有能力的官吏,重新树立用人唯贤的用人标准。
龚都与周树、刘开并列,距离很近,听马良与周树、刘开寒喧,已知马良与关羽部将应当都熟,见马良问好,连忙执礼道:“家父身体无恙,谢大人挂念。”
再往深处想一想,能请得动这些高手的,除了皇宫大内,只有情报司和神鸟机构。这些高手很可能出自琅琊宫,因为这些高手的呼吸节奏基本相似,应是出自同门,而这世上能够培养众多高手,又与皇室关系紧密的,只有琅琊宫。数名琅琊宫高手出动,目的只有内忧或者外患。外患是贵霜,但没听说贵霜有什么www•hetushu•com绝世高手,也就剩下一个目的:内忧。现在最大的内忧是世家,重点是益州和荆州世家。蜀山派在益州,墨门总坛在荆州,难道益州和荆州世家请出高手来了南州?他们来南州的目的又是什么?
张靖还发现了一个异常情况,在马良的从人中,隐藏着数名武艺不凡的高手。这些深藏不露的高手,平常难得一见,如今一下来了数位,断然不是马良私人雇佣,应是前来执行秘密任务者。
问完刘开,又见龚省有龚都几分模样,试探着问了一句,道:“龚射声可好?”
途中,马良邀请蒋琬、费祎同驾而行,马良不经意地说道:“刚才感觉张靖相貌举止有些眼熟,一时间却记不起来,两位可曾留意?”
刘开不知虚实,听马良问起父亲,连忙执子侄之礼,答道:“谢大人问安,家父身体一向很好。”
周树自是听周仓提过马良,连忙答道:“家父也常提起伯父,自从离开益西,屯兵西州数年,此次随军参战,距离南州不远,与伯父应有见面的机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