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55章 神秘的马良从人!

前边是马良的车驾,前后左右皆有士兵沿途护卫,这位老者怎有胆量当街行凶?张靖望向马良从人的时候,忽然感觉那几名高手也涌现淡淡的杀意,目标正是方才那位老者。一道、二道、三道、四道、五道,对,共是五名高手。
可以确定,方才那位老者是一名不可多见的高手,外表平常,但那杀意暴涨给张靖的感觉,似是到了血风腥雨的战场上,那位老者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位大将,带领部下勇往直前,带有人挡杀人、神挡灭神的冲天威势。
张靖叮嘱道:“两人肯定不是仆人身份,我怀疑两人应是女子易了容,虽然不知两人目的,但我总感觉不简单。你和璃儿帮我查查,待会若是寻不到我,可将消息传给黄猛或张一全。”
周树听到这里,感觉不对头,立即引领张椿进衙,向张靖报告这个消息。张靖闻言,脸色凝重,低头踱了几步,猛然抬头道:“加强巡查兵力,调部m.hetushu.com分民兵入城。你再出面去馆舍依次警告一番,让这些江湖人不得在城内寻事。马良大人在占城期间,确保不出大案要案,否则我等都要负责任。”
张靖脑中不停思索,但是一点头绪也无,正在苦思之时,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,凭着感觉往左前方望去。街角一位五十余岁的老者,穿着甚是整洁,脚步蹒跚,看起来弱不禁风。张靖相信自己的感觉,准确地说是相信张角的感觉,张角的记忆虽然没有全部释放,张靖至今也没有修炼到张角鼎盛时的武艺和道法,但这些经验和阅历已经十分难得,张靖不自觉地对这位老者倍感警惕。
这一行人中,有谁值得这位老者不顾生死当街行凶?马良、蒋琬、费祎,甚至自己,张靖想到的数人皆否定掉了。倘若老者真是冲着这些人来的,肯定不会冒险于光天化日之下动手,但若不是这些人,又会是谁?嫌疑和*图*书最大的就是那位身材单薄者,此人是谁?是本身极具价值还是身怀异宝?那五位高手肯定觉察到了老者的杀机,为何会放任其安然离开?
张靖摆了摆手,笑笑,道:“不是,马大人两位随从去了内院,两人其貌不扬,但我认为其身份可疑。你是女子,出入内府方便,能否帮着打探一下两人来路?”
以话语判断,前面说话这位女子,应该是马良夫人,后面发话的应是蒋琬儿的母亲蒋黄氏。听蒋璃儿要出房,王诗立即停下脚步,静候蒋璃儿出来。
到了郡衙大堂,马良召集众官,解释此来并无公务,只是顺路来见费祎、蒋琬两位故人,嘱咐诸人各自去忙。张靖也随众退下,但并未退出衙门,而是以检查防卫为由,围着郡衙外围转了一圈,又围着内衙打了个转。
郡衙即将到了,老者往车驾靠近了些,杀气继而暴涨,随即发现了什么,杀气瞬间消失。几乎同时,那http://www.hetushu.com五道杀意也缩了回去,再也觉察不到。张靖猜测,那位老者方才动了杀机,临近动手之际,觉察到那五道杀意的存在,不敢发动,因此悄然离开。
王诗眉头舒展,展颜道:“这有何难?我这就去寻璃儿,小璃儿出马,绝对能够搞定。”
张靖摇头道:“马大人还未正式上任,估计这次只是面上了解一下情况,不会谈得很深入。有件事情需你帮助查查,愿意做吗?”
不说王诗这边,再说周树出来,分派众人任务,除了暗中护卫张靖的张一安、张一全,其余人都撒了出去。不一会工夫,张椿报回消息:“近日城内陆续进来不少人,皆来自内州,馆舍已经爆满。众人以为本城是商埠,人来人往不是异事,皆没上心,我方才去打探那位老者下落,发现其中多有江湖人士。”
另有一名女子道:“只要姐姐有时间,我们就一道去。璃儿,你让人准备好车驾,下午去海滩hetushu.com看看。”
马良近卫皆没走远,被请到东厢客室奉茶,还有数人被请到另一间客室,女眷已被接进内府。张靖心细,暗自点了点人数,确定与马良一同进衙的人,一共少了七人。张靖能够确定之人,七人之中包括中年文士和四名高手,另外两人是谁呢?张靖根据记忆,排除到最后,发现另外两人应是那位身材单薄者及其随从。
王诗指着案上一堆资料,道:“并没有什么事,只是担心马大人问起相关数据,我正在整理资料,以备蒋大人索要。”
两人其貌不扬,隐于人群之中,很难引起别人注意,常人会以为是马良的仆人。越是不惹人注意的往往是最关键的,这普普通通的两人,引起了张靖极大关注,顺着这个思路拓展,张靖回想两人的身形与相貌,感觉两人身材有些婀娜,面容应该经过化妆,很可能是女扮男装。
张靖问明情况,琢磨一会,踱步去了王诗公房。公房内只有王诗一人,低和_图_书着头正在忙碌,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,见是张靖,欢颜道:“不是来了大官了吗?怎么不去陪同?”
王诗显然误会了,笑道:“郡衙普通资料没有问题,密件不行,要有蒋大人手令。”
王诗进了内府,张靖也随同出来,在院内寻到周树,道:“木德,你派人去驿馆那边盯着,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我。那些人都是高手,不宜靠得过近,要做得不着痕迹。另外,你让张椿带人去调查一名老者的下落……”
张靖笑道:“马大人只让费大人、蒋大人作陪,我们被打发出来了。诗儿,你手头事情很多?”
再说王诗去寻蒋璃儿,听仆妇说蒋璃儿正在客堂,正中下怀。到了客堂门口,正好听到一个女子声音说道:“原来有这般好地方,午后不妨去看看。妹妹,您说呢?”
这七人去了哪里?张靖身为郡尉,负责合郡军务治安,打探消息十分方便,很快查到五位男子让人带去了驿馆,还有两人随同马家内眷去了内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