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58章 劫书的神秘女子!

吉贞道长与左慈、于吉、张角皆是师兄妹,主持宫中道观,与张宁私交很好,自小看着张靖长大,彼此熟悉得很。吉贞道长年龄虽大,但驻颜有术,心态又年轻,最喜欢逗乐张靖兄弟姐妹。按照辈份,张靖应该称为师祖,吉贞道长却不允,说如此便把她叫老了,与张宁等女姐妹相称。实则张靖不知吉贞道长与姜述的秘事,所以猜不出吉贞道长执意降辈的真正原因。
明白人一看便知,墨剑沉重,横剑耗费体力,拖在地下可以节约体力,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,翟勇对丰都子十分重视。两人都未动作,杀气却已弥漫而出,张靖距离两人约有五十余步,依然能够感受到威压之势。
张靖嘻嘻笑道:“师伯莫怪,被人抢了天书,不是正合您心意吗?”
六人分三对厮杀,突然间,只听场上数声暴喝,原来秃子唐主攻,玉辉子主守,渐退到车驾附近,玉辉子见秃子唐气力不继,在秃子唐力尽之时突然反攻,拂尘击中m•hetushu.com秃子唐前胸。拂尘虽是软兵器,但玉辉子用了内劲,虽未让秃子唐毙命,却已伤其脏腑。而秃子唐反扑之下,锤柄击中玉辉子背部左侧,看玉辉子的痛苦模样,想是也受伤不轻。
这边张靖连忙上前,将玉辉子抱上车驾,让军医上前急救。那边又上来一名蒙面女子,行到秃子唐身前。大家以为她会救治秃子唐,不料她临近车驾时,却发动身法,几乎与张靖同时抢上车驾,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已将高清身前一个玉匣抢了过去。
张靖见事已至此,无可奈何,让人通知刘开关闭城门,逐户搜查。让龚都通知关卡,缉拿相关人犯;又让人通知马谡,请水军点起兵马协查海上;他带着部下,护着高清等众入城,安排医师为伤者诊治。
张靖让部下护送众人到了城内军营,安顿好伤者,这才返回尉衙,让士兵到各处通报情况。吉贞道长路上黑着脸,也不说话,与徒弟玉妙子和*图*书跟着张靖入了公房。不待张靖忙完公务,吉贞道长让玉妙子去门外守候,俏目一瞪,道:“老四,为何自作主张,可知会误了大事?!”
众人一下子反应过来,此时丰都子、玉辉子受伤运不上力,玉称子、收都子被缠在场中,高清文人出身,反应不及,出手也无用处。张靖、周树此时出手阻拦,不料女子轻身功夫了得,从刀光剑影之中全身而退,到了秃子唐身旁,一把揪着秃子唐左臂,将他庞大的身躯拉将起来,腾落间速度几乎未减。
别人不识少妇身份,张靖在宫中居住多年,一眼认出这位少妇正是吉贞道长。吉贞道长抬眼见张靖无恙,不及招呼,先入车驾观察诸人伤情,见性命无虞,这才放下心来,招呼护卫先行回去,两女骑马尾随车驾而行。
周树在旁瞧得明白,急忙下令,士兵驽箭齐发,都往女子落脚处射击。但这女子很有办法,将秃子唐当成盾牌,待她脱出弓驽范围,将秃子唐一抛,和图书一腾身便跃到树后,再也不见人影。再看秃子唐,浑身上下插满弓箭,似个大刺猬一般,早就没了气息。
秃子唐使用一柄大锤,瞧着模样应是铁柄,估计至少五十斤,能用这种兵器者,外门功夫极好。玉辉子武器只是一柄拂尖,与秃子唐相搏,兵器上便吃了大亏。
张靖暗自计算时间,估计援军此刻已经出发,不用多久,就会从外包围上来。不料此时对方连续跳出两人,都是三十左右年纪,一人尖耳猴腮,只有十余岁孩童高矮,极瘦极小;另一人却肥头大脸,腆着大肚子,光着上身,胸毛极为茂盛。
众人闻令分头行事,张靖也不在此多呆,下令返回城中。正在这时,只见数匹快马赶至,为首者是位美丽少妇,三十余岁年纪,身侧是位十七八岁的少女,身后跟着数名护卫,一行人全速疾奔而来。
高清见张靖脸露疑惑之色,在旁提点道:“那秃子唐原是荆州著名独脚大盗,后来听说被人收服,十余年再无信息。和_图_书那胖子是蜀山派弟子,绰号胖无常,外功不比秃子唐差。那位瘦子身份非同一般,是蜀山派现任掌门独子,玉霄道长侄孙,与胖无常是结拜兄弟,江湖人称瘦无常。这两人既然出面,说明蜀山派已经正式插手此事。”
想必两人有前仇,秃子唐也是怒火冲天,对玉辉子吼道:“若非你出身琅琊宫,爷让着你,岂能让你得意?我如今有了东家,不须怕你,来,我们真刀实枪来上一场。”
两人一言不合,拨刀相向,立即杀在一起。只见你来我往,交战十分激烈,秃子唐招招猛攻,玉辉子却在不断后退游斗,如此相斗,一时半刻怕分不出胜负。
很快,大树后面又走出一人,四十余岁年纪,身体雄壮,浓眉大眼,最为显著的标志是头上一毛也无。车驾里腾出一人,正是玉辉子,迎着秃子走上前去,喝道:“秃子唐,往年在武陵,被你侥幸逃了,这次正好算算旧帐。”
两人上前骂战,车驾内两人腾身而起,收都子迎向胖子,http://m.hetushu.com玉称子迎向瘦子。张靖不识两人,但见玉称子、收都子脸色凝重,如临大敌,猜测两人身份恐怕非同一般。
杀意越来越高,就在此时,两人几乎瞬间发动,只听到叮叮铛铛密集而沉闷的响声过后,两人倏然分开。只见翟勇捂着胸腹,脸色苍白,显已受了内伤。丰都子满脸汗珠,拄刀于地,大声喘息,显然是两败俱伤。
胖瘦无常见这边得手,也不纠缠,打个暗号,同时拨腿回撤。玉称子、收都子不知情况,也未追击,先回身去车驾看众人情况,待见众人无恙,汇合兵阵去追之时,大树后面早已踪影全无。
此时周围响起人嘶马喊,却是水营马谡部下赶到此地,与张靖估计时间晚了近半个时辰,张靖声色不露,只是命水军官兵往外辐射搜查,又让周树赶到占城水营,起兵封锁海面。
只听车驾门响,收都子几个起落,已是到了丰都子身前,略一把脉,脸色大变,既而抱起丰都子,径奔车驾而去。大树后面也抢出一人,将翟勇扶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