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63章 通缉犯是吉贞弟子?!

出了这场变故,合室人除了吉贞道长师徒,全都目瞪口呆。吉贞道长略一心思,道:“王小刀,你去门口把守,我问蒯玉些事情。”
蒯玉向吉贞道长施了一礼,道:“徒儿给师父请安。”
吉贞道长徒弟共有七人,以蒯玉资质最好,成就也最高。如果蒯玉继续呆在宫中道观,也出不了后面这些事。蒯玉醉心修炼武功道法,见宫中道观人来人往,过于吵杂,应酬过多,影响修炼,向吉贞道长提出回原籍修行。当时天下已经统一,内州平静,吉贞道长就应允下来。
待蒯玉讲完此事前后过程,吉贞道长不由长叹一声,道:“既已出家,又何来牵挂。你所犯之罪,为师回京之日,代你向陛下请罪。我任务还未完成,近期还要西行,你先跟随为师左右,立功赎罪。蒯家这些年顺了些,野心膨胀,手中不掌军事,怎敢与皇室争雄?刺史太守现在只掌行政,子弟虽有从军者,职级不高,三两和图书名校尉,拥兵数千,济得何事?陛下最重信息情报,蒯家诸般行事,怎会不知?蒯越人称人中龙凤,依我看只是井底之蛙;蒯良人称济世良才,依我看只是败家之子。玉儿,蒯家灭亡只在眼前,你无法阻止,也无力帮助,听天由命吧,待此事平息,随我左右修行,以后别再牵挂世俗之事。”
吉贞道长忽然惊呼出口:“玉儿,怎么会是你?!”
女子大惊失色,抬头看时,十余男女簇拥张靖走了进来。女子识得张靖,对王小刀怒喝道:“王小刀,你敢出卖蒯家?”
王小刀怕问得太多,引起女子注意,转头让人准备夜宵,随口问道:“姑娘为何不与三公子同来?”
就在此时,只听门口传来一个声音,道:“只须将荆州籍商铺老板的住宅仔细搜查,怎能寻不到?”
蒙面女子道:“我名列通缉榜榜首,官府虽然无人知晓我面目,但在贾家人眼前露过面。三公子不相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信贾家,让我出来躲藏几日,他自己乃名门之后,官府没有实证,不会为难他。”
蒯玉回籍以后,在凤清山结庐静修。一日,长兄蒯白来访,询问天书之事。蒯玉在宫中道观修炼之时,听说过一些相关情况,以为兄长只是好奇,便将所知事情和盘托出。蒯玉不善应酬,与宫中人交往不多,详情知之甚少,许多只是宫中传言。
蒙面女子道:“翟勇伤重,不能行路,恢复几日再送过来。三公子说藏身之处隐秘得很,寻常人根本难以寻到。”
张靖苦涩地笑笑,道:“蒯师姐,你先起身,坐着说话。”
王小刀无奈地笑笑,道:“张大人赦免了我和兄弟们的罪,我们身为汉人,招安以后都能吃饱穿暖,何必喋血海上?”
吉贞道长接着问道:“你怎会参与此事?天书是本门之物,护送者又是师门中人,你这是为何?”
王小刀十分看眼色,知晓其中必和*图*书有隐情,他现在算是外人,知晓太多并非好事,连忙施礼退下。
原来蒯玉是蒯家支族出身,其父蒯松为荆州著名才子,刘表任荆州牧时征为襄阳令,家境虽不如嫡系长房,但也算得上大富人家。蒯玉受母亲影响,从小崇信道教,八岁时,吉贞道长路过荆州,蒯玉随母亲前去拜访,吉贞道长见蒯玉资质极佳,便动了收徒之念。
王小刀又问道:“翟勇也在通缉令中,为何也没过来?”
蒯玉有些难为情,道:“那时四皇子还小,如今过了这么多年,与以前变化太大,事出仓促,没有认出来。”
蒙面女子拔出宝剑,环视众人,看到吉贞道长时,不由怔了一下,既而放弃抵抗,垂剑道:“琅琊宫许多高手在此,我是插翅难逃,恭喜张大人立下大功。”
此事过后,生活又恢复平静,直至一月之前,蒯白奉父命接她回家。蒯白回去后给父亲请安,蒯松提及天书一事,并说蒯家想要夺取天书。和图书天书是琅琊宫之物,抢夺天书与师门为敌,蒯玉初时拼死不允,后来父兄苦求,言只要蒯家得了天书,家中子弟皆习武功道法,将成为第一世家。又说家族已经做了万全安排,聘请高手无数,届时只须相助一二即可。
蒯玉闻言一怔,妙目盯着张靖看了一会,上前施礼道:“蒯玉见过殿下。”
吉贞道长招呼众人坐下,指着玉称子、收都子,道:“玉儿,这两位都是同门,也是你的师兄。”接着指着张靖道:“这是四皇子。”
女人取下面帘,苦笑一下,道:“我本就是世家之人,帮助世家就是帮助自己。”
吉贞道长见蒯玉脸色黯然,笑道:“四皇子小的时候,最喜欢跟你闹,怎么不记得了?”
张靖摇了摇头,道:“这些功劳我还没看在眼里,我只是感到好奇,姑娘身手极好,为何去帮世家为难官府?”
张靖在梁山岛折腾得惊天动地,因为大海相隔,占城却是不知。次日张靖先派周树、王hetushu.com小刀带人去诸岛转了一遍,将诸岛残余人员、金钱财货全部搜罗一空,皆往梁山岛集中。同时,分派心腹亲信询问诸人口供,只用了两天时间,就掌握了大量走私证据。
蒯玉道心坚固,基础最好,出手相助蒯家,已经还了养育之恩,此时心事已了,神色平静地说道:“徒儿已还了蒯家生养之恩,蒯家是蒯家,蒯玉是蒯玉,此心再无挂碍。”
蒯玉摇了摇头,凄然道:“师父,我于七年前出师,回到荆州老家,在山上建观静修。一日,长兄找上门来……”
蒯玉最终答应下来,但提出此行只出手一次,而且不会与同门交手。蒯家当时聚了不少人手,但武艺最高者也不是蒯玉对手,翟勇这等高手不过三四人。蒯玉当时曾说,以这点实力,想从琅琊宫手中抢夺天书,纯属痴心妄想。后来,蒯家又寻了贾家结盟,实力大增。蒯家信息灵通,打听到天书与马良同行,又猜出马良会在占城落脚,就提前赶到占城布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