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64章 蒯家嫡子被杀害!

告辞蒋琬从郡衙出来,在回尉衙的路上,张靖不经意间见到一人,正是上次要冲击马良车驾的老者。张靖未动声色,悄然观察老者身后,见张椿隐在远处跟踪,当下进了路侧一家商铺,叫住张椿交代几句。
青年将茶杯放下,道:“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天下无人不知,贾家即使想低调,但胖瘦无常上了通缉令,谁还猜不出此案与贾家有关?”
有了人证物证,张靖就有了动手的理由。第三天清晨,张靖返回占城,向蒋琬通报了打击走私的相关情况,请蒋琬配合后续事务。解决占城的走私问题,于国于民有利,也会增添政绩,蒋琬自无掣肘的道理。蒋琬久掌占城,手中虽无确凿证据,却知诸商家之间的关联,此时娓娓道来,张靖因此得知不少商家秘闻。
李密宅子很大,前后三进院落,收拾得十分齐整。后院种满各种花卉,近日李密下了严令,府中无关人不得私入,因此显得十分幽静。后院共有九间正屋,三间开一门,www•hetushu•com共分有三室。
蒯伟是蒯家长房嫡子,出了如此凶事自非小事,因为涉及天书一事,又不敢报官。所幸李密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知晓此事耽误不得,让护卫看好后院,匆匆出门去了蒯家商铺。
李密摇头道:“没有,近日如同消失一般。”
李密得了蒯伟嘱咐,出门探视,见来访者是位身形雄壮的中年人,自称姓董名古,手持贾家令牌。李密也是小心之人,验过令牌,又问贾家商业诸事,见董古所答并无疏漏,心中再无疑意,引董古去见蒯伟。
此时占城城内,到处是各世家派来的人,几乎全在打探天书劫案的相关情报。遵照张靖安排,预先受到叮嘱的斥候,刻意往外传播相关消息。各世家的目光集中盯向荆州籍或益州籍商家,张靖又以缉私为由,搜查了部分嫌疑商家,最终诸家目光盯在了少量商家身上。
李密略思一会,道:“官府倾力侦办天书案,又结合缉私,近日风声很紧,此http://www.hetushu.com地不宜久留,三公子最好到交州暂避。”
占城李家商铺专营香料,铺面规模不大,老板名叫李密,荆州武陵人,家口不大,出身县望小族。李家虽不出名,同行却知道李密能量不小,在官府、军队都有熟人,事情无论大小,鲜有摆不平的事情。众人均不奇怪,大家皆知蒋琬是武陵人,与李密是老乡,猜测李家商铺背后应是蒋琬撑腰。
此时刚刚入夜,李密正在东室正堂,神色拘谨地站在一侧,正位上坐着一名英俊青年,身着白衣,虽无名贵饰缀,衣料却是上等丝绸,显得气质高雅,一看便知是大家子弟。
董古入室,见李密在侧,欲言又止,蒯伟见状,挥手让李密退下。如此紧张关头,贾家派人来见蒯伟,必有机密要事商议,李密见蒯伟示意,便走出门来,顺手将室门关上。为了避嫌,李密不便在门口停留,招呼护卫皆在不远处的后院门口等候。
这次蒯通召集之人,成分很杂,m.hetushu.com有人曾在官府当差,也有经验丰富的老江湖。其中一人名叫杨可,原先行走江湖,后来做过仵作,因事免职投入蒯家商铺,被分到蒯伟手下,这下有了用武之地。
正在此时,有名心腹进门来报,道:“门外有一董姓人,说有位贾姓朋友,托人捎来口信。”
天书劫案事关重大,蒯伟不敢掉以轻心,当日就将手下分流在相关商铺,与翟勇一起躲在李密宅中。李密虽非蒯伟族人,其母却是蒯家人,平常生意多得蒯家照顾,明知蒯伟所为案情重大,还是冒着风险安顿众人,通传消息,将缉捕令排名第四位的翟勇藏在密室中。
李密小声向青年汇报市面上探到的消息,青年听完不发一言,轻吮一口香茶,眉头微皱,好半天才慢悠悠说道:“贾家没人前来联络?”
将近一个时辰,还未听到蒯伟召传,李密心中生疑,寻个借口去门口招呼两声,听室内一点动静也无,推门一看,目光所及,却见蒯伟竟然倒在血泊之中,李密顿时吓得面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如土色,不由惊呼出口。
李密点头称是,道:“这次我们出力多,如果贾家不允许,就显得太不地道了。”
杨可围着蒯伟尸体看了一圈,又仔细探视一番,道:“一剑封喉,除此以外浑身上下再无伤痕,凶手剑法很快,应是高手。公子衣服杂乱,不仅外室,内室也被翻过,应是在寻什么东西。”说完,杨可对蒯通做了个无奈的手势,意思是说只能看出这些。
李密没有当即搭话,而是看向室内那位青年。青年名叫蒯伟,是蒯家长房三子;蒯伟大兄蒯佇现在交州担任县长;二兄蒯任也在交州兵曹担任部司马。蒯佇、蒯任年纪不大,入仕不过三五年,提拔速度却快得很,与蒯越背后照应大有关系。蒯伟襄阳学院毕业,主修文学,但未通过朝廷考录这关,没能如愿出仕,但能力不错,族中长老就将部分商铺交给他打理。蒯伟不负众望,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,与族中长老关系处理得也好,这次被家族委以重任。蒯伟年纪不大,但是心机深沉,颇和_图_书有谋略,最终运筹帷幄,与贾家合力一举成功夺得天书。
蒯家商铺距离城门不远,位置很好,占了六间铺面,专营陶瓷、茶叶诸物,掌柜名叫蒯通,是蒯家长房庶子,是蒯伟亲叔父。蒯通得知消息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急忙跟随李密前往凶杀现场。
青年摇摇手,说:“那间密室我们虽上了机关锁,若不派人瞅着,谁敢保证贾家不动别的心思?此事关系重大,别人坐镇我不放心。”说到这里,青年稍微一顿,道:“你去寻贾家人商议一下,将三卷天书分开,我们只取一卷,另外两卷给他们,每隔一年进行交换。这个条件已是我们的底限,贾家没有理由不答应。”
蒯通曾在荆州做过小吏,虽非刑案专业人士,却知道大体常识,确认蒯伟已经死亡,未动蒯伟尸身,也未在房中乱转,急回商铺召集心腹亲信。蒯通逢事并未慌乱,处事很有章法,先写一封密信,让心腹去衙门寻熟悉的荆州籍官吏,通过官府渠道,将消息火速传给交州刺史蒯越,然后带人再赴凶杀现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