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1章 国车衔怒杀贾雄!”

此事过程十分简单,又有许多目击证人,案情很快明了,惹事者是国车,杀人者也是国车,姜辉、郭兴等在后推波助澜,属于协从者。陈波与张靖当堂商议,宣布依律将国车、郭兴及出手之人全部押入监狱。又经过临时公议,决定在案情未明之前,暂停郡丞姜辉职务,令其暂住郡衙公房,不得外出。
田车吃了大亏,见贾雄已被擒下,忍着胯下剧痛,从地上捞起一柄刀,用刀背朝着贾雄狠狠敲去。事有凑巧,田车力气并不是很大,用得又是刀背,但偏偏击在贾雄后脑勺上。后脑勺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,贾雄受此重击,当场昏绝于地,有人上前探视,见贾雄已经气息全无。
旁侧之人姓郭名兴,也是大有背景之人,是冀州郭家族人。郭家是冀州著名大族,凉州刺史郭图就是郭家支系族人。郭兴此次率众前来,也是为了天书一事,他与国车之父国清相识,通过这层和-图-书关系结识了姜辉。姜辉是异族领袖,又任郡丞之职,是地方上的地头蛇,郭兴想夺天书,得与地头蛇搞好关系,因此今日约了姜辉,来这妓院吃喝玩乐。
兖州孟家即是亚圣孟子后人,与曲阜孔家、颖川荀家一样,是世家大族非常特殊的存在。姜辉身为异族不知深浅,郭兴却晓得厉害,知道惹了大祸,连忙打发人回去报信。
姜辉身为部落首领,平常身边少不了本族精锐,人多势众,又占地利,众人闻令上前,将贾雄等人围在核心。贾雄出身大族,如何会惧异族首领?当下一言不发,手脚并出,不一会工夫,将姜辉随身护卫全都放倒在地。
郭家在冀州底蕴深厚,虽然不及清河崔家,也是排名前三的郡望高门。冀州武风很盛,郭兴左右皆是沧州武术高手,见贾雄身手不俗,不敢轻敌,闻令上前合攻贾雄。贾雄尽管出身蜀山派,武艺不低,但身http://m.hetushu.com边孟轻等人皆非武人,两名护卫也非高手,这下寡不敌众,很快被众人擒下。
姜辉与国车是舅甥关系,见到这等凄惨场面,如何不恼?国车一名跟班此时上前,将事情过程详细讲了一遍。姜辉狠狠盯了贾雄一眼,怒喝一声,道:“将涉事之人全部拿下。”
孟轻见妹父因救妹妹惨死,自是不能善罢甘休,指着郭兴、姜辉两人,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等仗势欺人,草菅人命,兖州孟家与你等势不两立!”
周围忽然间静了下来,国车低一声高一声的嚎声益显得凄惨,看热闹的人待要散去,包厢门口忽然涌出一群人来。为首者年约三旬,相貌儒雅,气度不凡。旁侧一人却是一名异族人,仔细再看,正是占城郡丞姜辉。
龚省押着众人还未出门,只见贾裳引着人赶了过来。龚省见有人拦路,问是苦主家属,便让贾家人随在后面,一同到郡尉衙门和_图_书。郭兴在后听得明白,听说死者是益州贾家嫡子,脑袋嗡的一下,几乎要爆炸一样。
郭兴此次身负重任,并不想掺合此事,可是到了现在这个程度,受伤者是友人之子,未来又想借助姜辉之力,却不得面子,吩咐左右道:“既然郡丞大人下令,你等将这伤人贼子拿下。”
姜辉虽是异族首领,但在占城话语权不大,国家只是一介中等商人,也没有多少势力,比起郭家、孟家、贾家这些世家大族,根本不足挂齿。郭家、孟家、贾家影响力很大,各自在后发力,有出面为郭家开脱者,有要求严惩凶手者,有要求详查此案者,总之占城郡衙的相关官吏,皆有人出面托请。张靖也免不了俗,接到冀州兵曹张牛角密函,让他帮助郭家人脱罪。
贾雄虽非奶油小生,但很有男人气概,孟雅与贾雄婚约在身,对他本有好感,这次又得贾雄出手相救,出了胸中恶气,心中倍感欣喜。陪着m.hetushu•com孟雅胡闹的诸家公子,为首者是孟雅兄长孟轻,方才奋力扑上,被国车跟班伤得颇重,此时见险情化解,在友人相扶之下走了过来。
姜辉见事不妙,让人去通知巡逻士兵,又央求身边之人,道:“郭贤弟,我知你身边护卫厉害,借来一用,算我欠你郭家一个人情。”
蒋琬接到调令先赴夫甘报到,家眷还在郡衙内府居住。占城出了这件大事,直接惊动了周瑜、马良,蒋琬奉命代表州衙回到占城,专门审理此案。
这边贾裳见贾雄身亡,如何能够善罢甘休?弃了他事不顾,派人召集贾家众人皆赴尉衙。龚省押着一众人来到尉衙之时,虽然将至午夜,但尉衙门前人山人海,贾家、郭家、孟家、国家及当地异族皆来了不少人。
此事说来也巧,孟雅就与蒋璃儿很熟。这日张靖处理完公务,回到居处不久,蒋璃儿便引着孟雅,一道来寻张靖。蒋璃儿人小鬼大,见张靖模样不悦,猜出张靖www•hetushu•com不愿与涉案人见面,上前笑嘻嘻地拉着张靖衣袖,道:“大哥哥,我见你孤身一人,想是寂寞得很,看孟姐姐生得好看,引来与你见上一面,说不定一见钟情,我也成了成就姻缘的月老,可以积些功德。”
这下闹出人命,再也无法遮掩,此时正好龚省引领巡街士兵赶了过来,判断贾雄已经死亡,喝令士兵将涉案诸人皆带到尉衙。孟雅是贾雄未婚妻,虽未结婚,但对贾雄很有好感,这下见贾雄身亡,当即哭绝于地。
国车见姜辉到了现场,一手捂着下体,一手指着贾雄,恶狠狠地对姜辉说道:“舅父,快抓住此人。”
人命案属于大案,死者又是大族嫡子,又牵涉许多世家,太守陈波、郡尉张靖迅速赶至衙门,两人升堂问案之时,全郡主要文武已经齐聚衙内。
蒋璃儿年纪虽小,但是既狡黠又聪明,虽对政治和官场不感兴趣,但她为人机伶,交往广泛,凡与蒋家有关联的女眷,没有她不熟识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