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3章 一封书信卖千金!

贾裳近来操办贾雄丧事,应付官司之事,还要打探天书下落,忙得团团乱转。今日晚上得闲,想起居处一位婢女长得不错,就唤来侍夜,刚刚折腾完毕,还未睡下,只听外面有人叫门,听出是李赛声音,问道:“何事?”
目送孟雅出门,张靖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。孟雅对国车、郭家恨之入骨,此去定会搜集涉案诸人的犯罪证据,以孟家的人脉和影响力,怎会寻不到证据?只要开了这个头,世家之间的争斗将会进入白热化阶段,到时世家出身的官员纷纷落马,国学弟子取而代之,世家影响力将会大降,姜述面临的压力也会随之减轻不少。
王小刀笑笑,道:“此信您先过目,若认为值千金,此信留在此处,我带银票回去。此笔交易完成,今后你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你。”
此时正是多事之秋,贾裳一听事涉机密,不敢怠慢,起身穿戴整齐出门,拿来腰牌一看,m.hetushu.com认出是郡尉属下什长腰牌,略想一下,道:“李赛,你将此人悄悄接到客厅,嘱咐相关人不得声张。”
王小刀原为贼首,见贾裳目光闪烁,知他不怀好意,道:“此等隐密之事,我怎敢让别人得知?不过您别动其它心思,我与贾家初次打交道,怎能不防?”
贾裳一看并不相识,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何人?有何机密?”
门房望着寒光闪闪的刀光,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王小刀见状,从身上取出一块腰牌,道:“我是官府中人,这是我的腰牌,你拿去给贾裳看,他自会清楚我的身份。告诉他千万不要声张,事关贾家生死存亡,我在此等候,你速去速回。”
冀州是黄巾系的大本营,张靖知道蒋琬此话暗指黄巾系诸将,笑道:“不仅我接到过书信,就连周树、刘开、龚省也接到过信函。大齐新法健全,不依律办事,凭借关系影响hetushu.com审案,是汉人历来的陋习,此风不宜长。”
张靖笑道:“这封密函事关贾家合族存亡,即使问贾家索要万金也值得。你去贾家求见贾裳,只说有机密事情相告,具体……”
贾裳拿过抄件,见墨迹还未干透,再细观内容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,待看完抄件时,已是汗流浃背。贾裳扫了王小刀一眼,猜测这信应是此人亲笔抄写,知晓家族隐秘,委实留不得。贾裳不经意地问道:“你来我居处,可有人看见?”
蒋琬点头称是,又道:“不少军中将领也打过招呼,其中多有曾在冀州驻防的将领,清平没有接过为郭家求情的信函?”
守夜人为首者名叫李赛,扭头对另一位守夜人说道:“你在此小心看着,若有异常,便大声喊人,我去见老爷。”
张靖仔细嘱咐王小刀一会,见夜色已深,道:“午夜将至,街上人少,正好去办此事。”
王小刀笑道:“您m.hetushu.com如果看了此信,谢礼也会送我千金,以贾家这般家族,怎会赖下这些小钱?”说完,王小刀将抄件递给贾裳。
此时夜深人静,王小刀拍了拍大门,便闪到一旁,待门房出来探视时,闪身入门,门房待要大喊之时,王小刀已将门房挟持。王小刀用刀逼着门房关好大门,道:“我有机密事情要见贾裳,你不要声张,我绝无害你之心。”
李赛在外面答道:“外面有位蒙面人,说有机密大事求见,让我送腰牌过来。”
王小刀脸色如常,道:“在下是郡尉张靖大人左右亲随,今日碰巧看到一封书信,事关贾家合族生死存亡。深夜来此,想将这封信千金卖给贾家。”
蒋琬面带愧色,道:“清平之言不错,郭兴等众该充军的充军,该判刑的判刑,只要我们持心以正,何必顾忌这许多?”
贾裳也是一个人物,权衡一下得失,立时换了一幅表情,笑道:“此信十分及时,你可www.hetushu.com以算是贾家恩人,请教尊姓大名。”
贾裳一听,更是奇怪,道:“我看了此信,你再无秘密可言,我说不值千金,你不就拿不到钱了吗?”
孟雅先是有些失望,继而眼睛一亮,道:“大人,我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,安排人追查姜辉、国车还有郭家人的犯罪证据,只求大人到时不要食言。”
王小刀放开门房后,就去暗处躲藏起来。利刃远离脖子,门房胆子顿时大了起来,头脑随即清醒许多,想想王小刀没有骗他的理由,一溜小跑到了内院门口。内院守夜人共有两人,都是贾裳带来的亲信,听见门响喝问,听出是门房声音,开门放门房进来。门房道:“外面有一位很奇怪的蒙面人,说有重要机密要见裳老爷,还说不让声张。这是他的腰牌,说老爷见到自会知道他的身份。”
张靖看着案头上蒋琬送来的密函,默想一会,让人寻王小刀上来,道:“小刀,你将此密函抄写一份,去m.hetushu.com贾家换千金回来。”
贾裳听到这里,不由一愣,哈哈大笑道:“什么信能值千金?”
张靖摇头道:“大齐律法严峻,岂能儿戏?重判断不可为,若你掌握他们另外的犯罪证据,官府也会依律而判,绝对不会轻纵。”
王小刀粗中有细,又识字,胸中也有丘壑,能力比黄猛要高很多,重要事情张靖愿意让他去办。王小刀抄完信函,继而换上夜行衣,蒙面出门,很快来到贾裳栖身的居处。
送走蒋琬,张靖去客堂去见孟雅,道:“刚才蒋大人来过,我已向他阐明我的观点,近日就会依律宣判,你放心回去吧。”
李赛接着王小刀送到客厅,小心退了下去。王小刀见室内只有贾裳一人,扯去面巾,向贾裳行个礼,道:“事关贾家合族大事,不得不深夜前来,还请不要怪罪。”
孟雅谢过张靖,又道:“国车最是可恶,郭家也很可恨,能否重判一些?”
王小刀一愣,问道:“什么信件会值这么多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