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4章 天书案破终复职!

张靖是劫书案的主要负责人,当着郭家人之面,令人传贾裳等相关人到场。当堂对质,郭家提供的三个人证和相关证词,皆没查出实据。反倒是贾家拿出证据,状告证人陷害主家案。贾家有备而来,诸事皆安排精细,最后郡衙断案人员认定,郭家状告贾家涉书案证据不足,贾家反控证人陷害主家案成立。
张靖自从天书劫案以来,外紧内松,看起来出力不小,其实一直没出大气力寻找,只是撒出不少眼线,密切关注天书去向。此时到了合适时机,郡兵一齐发力,先借缉私为名抓捕相关人犯,取得口供,紧接着将徐州曹家、陇西李家、扬州张家在占城的负责人抓捕归案,追回天书两卷。
墨家夺到天书以后,先是被豫州陈家夺去,后来到了徐州曹家手中,又被陇西李家、扬州张家联手夺去。现在三卷天书一卷在李家手中,另一卷在张家手中,另有一卷下落不明。
王小刀拱手道:“和图书在下姓王名铁,浑名王小刀,您若想打探什么消息,尽可派人去尉衙找我。消息价格皆是明码标价,不赊不欠。还有一点,相关事情我会保密,请你放心。”
劫书一案历经三月余终于结案,因是大案要案,张靖将涉案人犯暂时押在郡监,写好奏折附上相关文书急报洛阳、夫甘。南州距离洛阳太远,即使用飞鸽传书,来回也需要很长时间。南州兵曹批复很快下来:张靖破案有功,功过相抵,官复原职。兵曹同时要求,姜辉、国车尽快押送到夫甘。
熙倩与王诗先送蒋璃儿回去,见王诗要回宿舍,担心她孤身回去会有危险,带着护卫非要送王诗回去。王诗笑道:“城内治安很好,距离又不远,费这个劲干嘛?”
张靖官复原职,本在意料之中,却也算件喜事。晚上,王诗、熙倩带着蒋璃儿来到张靖居处,与周树、刘开、龚省等众,一道为张靖贺喜。陈波等人听到消息,和*图*书也想过来凑个热闹,探听三女在此,打消了念头,与众官员准备一份礼物,派人送来表达心意。
贾雄一案只是一条命案,但是牵扯世家面子。占城郡衙只是依律行事,但在外人看来,这是贾家强压郭家一头。郭家自是不服,派人去官衙追问贾家涉天书案的进展情况。
目送王小刀出室,贾裳早无睡意,在室内走来走去,将事情大约理出头绪,当即召集心腹聚议。贾家提前得到消息,可以有针对性地应对,连夜派人通知所有参与劫书案的族人和门客,明早各寻借口出城,立即坐船离开占城。
如此一来,郭家脸面大失,更是不甘罢休,纠合一些世家,联合具名向州衙写信,说占城郡衙断案不公。蒋琬得知此事,担心再生波折,让人录了文书副本,亲自到夫甘向马良说明情况。
贾雄一案案情明了,占城官衙迅速结案,国车被充军发配到敢死营;姜辉免职,发至州监劳役三年和图书;郭兴四名护卫在占城监牢劳役三年,涉案人员皆依律判决。
王诗、熙倩见张靖有公务,拖着蒋璃儿起身告辞。张靖让王小刀送三女回去,与周树、刘开、龚省商议一会,各自出门分头行事。
张靖之所以放贾家一马,并非与贾家有私或者同情贾家,而是担心此时扳倒贾家,蒯家、郭家联手坐大,失去平衡,孟家见势难敌,或会产生妥协的想法。前面两条人命已让贾家与蒯家、郭家成仇,郭家、蒯家爆出劫书内幕,想借劫书案扳倒贾家,这等破家灭族之仇不共戴天,双方再无缓和余地。再让孟雅搜集郭家的违法资料,将孟家彻底拉入这滩混水,以维持平衡之势。孟雅一旦开了先例,世家后面谁没有一堆屎?这将打破世家之间的默契,彼此生起防范之心,容易各个击破。
其实张靖刚刚开始发力,怎能追回那一卷神秘失踪的天书?只不过天书皆是他伪造,吉贞道长心知肚明hetushu•com,因为涉及张靖复职,在旁帮着演了这场好戏。
众人兴致不错,家宴十分尽兴,虽然喝酒不多,但气氛很好,大家心情不错。饭后众人聊天时,轮值的张椿忽然匆匆进来,见室内有外人,欲言又止。张靖知道有事,不敢怠慢,立起身来,疾步来到门口。张椿在张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,张靖眉头紧锁,对张椿小声叮嘱一会,张椿点了点头匆匆离开。
另外一卷天书也是奇怪,徐州曹家刚夺到手时,周围数人皆仔细验过,确是三卷天书,但从陈家据点到曹家据点的途中,其中一卷天书十分诡异地消失,曹家为此花费许多精力,也没查出是何人做的手脚,竟在众目睽睽下丢了一卷天书。
贾裳哈哈笑了一声,道:“你王铁也算一个人物,今后定少麻烦不了你。”然后掏手入怀,拿出一叠银票,点了点,道:“这是大齐银行的不记名大额银票,共两千金。一千金是这封抄件的酬金,另外一千金是和图书购买消息的定金,希望你以后有了好消息,第一时间卖给贾家。”
王小刀接过银票,向贾裳抱掌施了一礼,道:“贾家既然讲究信义,我自会竭力相助。告辞。”
叛变的门客此时早已失踪,贾裳没有寻到人,让人串了口供,将相关证据准备完毕,一旦门客出面作证,就以陷害主家罪当堂反击。
张靖保全贾家,既可让争斗双方暂时维持平衡,又为贾雄案迅速结案创造了条件。天书劫案至此,已经造成合国世家骚动,挑起世家自相残杀,达到了分化世家的目的,已经成功完成了历史使命。
张靖夺回两卷天书,在尉衙大堂当着众人之面,郑重交给吉贞道长。又从怀里取出一物,道:“这是早已追回的另一卷天书,请道长过目,若无异状,请道长收好,此案就此结案。”
被劫天书是张靖伪造的假书,姜述和琅琊宫诸人皆心知肚明,但劫书案事发地在占城,至今张靖还背着免职处分,如今到了破案的时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