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6章 让你好色不要命!

姜淡见他停下不谈,问道:“除非什么?”
熙倩这几下出手,眼疾手快,动作如行云流水,姿势美观流畅,杀伤力极大。姜开离得最远,此时也已扑上前来,起初想贴上身去,用蛮力制服荀熙倩,待见荀熙倩手持短匕,同伴吃了大亏,忙不迭地收力回撤,顺势拔出腰刀。
姜开闭眼沉思一会,又道:“现在官府讲究绩考,若是寻个事端生事,只要造势大些,正是征战贵霜之时,官府就会有顾忌,再有他人背后相助,首领说不定会免了这次牢狱之灾。”
姜淡方才被飞刀击中,并非削去下体,而是刀入小腹。小腹是要害部位,此时捂着伤处,胸色煞白,见王诗手持腰刀过来,无力抵挡,面显惧色,眼中充满了绝望。
王诗见大事不好,如今双手空空,对上四位有些功底的大汉,肯定不是对手。正在王诗环顾四周寻找武器之时,只听荀熙倩娇喝一声,道:“让你好色不要命!”扬手一和-图-书挥,只见寒光一闪,一把飞刀疾如闪电,准确无误地击中姜淡胯下。
姜开眼神狠厉,道:“若能结为姻亲,这事就好办多了。”
这时旁侧一人不敢留手,出拳如手,右手径直击向熙倩左胸,左手蓄势待发,准备连击。不料双拳碰到一物,却非女子软软的身体,而是闪着寒光的短刀,只觉手上疼痛难耐,惨嚎一声,忙不迭地后退,只见血光迸现,地上落下两根手指。
除了姜淡以外,以姜开之弟姜奇离熙倩最近,他很少来郡城,从未见过熙倩这般千娇百媚的少女,一招双龙戏珠,朝着熙倩双峰抓了上去。
这一脚角度十分刁钻,速度疾快无比,只听一声闷响,已是结结实实踢中。继姜淡之后,场上又响起一起凄厉的惨嚎声,姜奇也捂着下身蹲了下去,似有爆蛋之嫌。
姜开跟随姜辉左右,确实见识不少,见惯蒋琬常用安抚手段,却忽略了朝廷对异族的强硬态度。姜和-图-书淡毕竟年轻,不知道深浅,安排心腹到各部落串通,入夜以后招呼几名心腹,到处寻找王诗。
王诗是郡衙一枝花,占城未婚男子的梦中情人,国车也不例外,曾经追过王诗,央请国清出面求过婚,国清因此认得王诗。姜淡虽然不在郡衙当差,但经常出入郡衙,也有追求王诗之意。郭兴忽然提到王诗,两人不明其意,都点头称是,静候郭图往下说。
熙倩所带护卫并非高手,占城平常治安不错,护卫警惕性不高,被姜淡等人一击得手。姜淡不认识熙倩,见她姿色不弱于王诗,色心大动之下,心思既然存心强掳,一女两女有何不同?既然送上门来,索性一块霸了就是。
郭兴说到这里,就打住话头,再不言及其他,两人见状,只得告辞出来。国清出来,想了半天,提着礼物去郡衙求见王诗,说起解救国车之事。王诗虽是女子,心思却不简单,如何不知其中厉害?只言职低和_图_书言轻,确实无能为力,见国清缠得紧,寻个借口出去,以后躲着国清不见。
姜淡听到这里,想起王诗的如花娇容,心头不由一阵火热,继而想起她眼神里的蔑视,又如泄了气的皮球,顿时蔫了下来。姜淡神色灰败,摇了摇头,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姜开是姜辉护卫头领,一身武艺不弱,此时去了大意之心,又手持长兵,荀熙倩立马显得十分被动。所幸熙倩腾闪移挪,身形十分灵活,只防不攻,还不致于伤在姜开刀下。
姜淡越想越是得意,不料上前抓人时,冷不防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,只觉双眼直冒火花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姜淡身为部落少主,平常何时受过这等委屈?不由怒火冲天,骂道:“臭婊子,这个时候还敢嚣张,当你是公主王妃不成?一会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!”
熙倩武艺实则不是很高,飞刀伤姜淡属于偷袭,一脚踢中姜奇要害是出人意料,短匕伤了另一人,是敌http://m.hetushu.com人存有轻敌之心。姜开刀法大开大合,颇有章法,气力又大,熙倩眼看就要招架不住。
姜开恶毒地说道:“汉人女子极重贞节,只要夺了她的初夜,她……”
郭兴接着说道:“王诗背景可不简单,我近日听说其父是南洋军代理主将王双。”
想到这里,姜淡几乎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,今夜大被同眠,夜御二女,男人的终极梦想,说不定今朝就能圆梦。就算事发,到时找个心腹顶罪就是,两女失身之后,很有可能委曲求全,近日所谋终于看到了曙光。
熙倩少女之体,见状又羞又怒,连忙后退数步,双手一分,格开姜奇双手,蛮腰一扭,上半身倾向侧后方,借力一脚回踢,奔着姜奇胯下而去。
姜淡以为对上两名娇弱女子,完全胜券在握,根本没有防备,吃了这次大亏,顿时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,捂着胯下蹲下身来,双手渗出不少鲜血,怕是已经成了太监。他恶狠狠地望着熙倩,暴和图书怒道:“你们,快,制住这个狠毒的母夜叉!哎呀……”
熙倩这两下动作飞快,招式十分实用,效果十分显著,四名大汉已有两人暂时失去战斗力。王诗与熙倩十分熟识,从来不知熙倩身怀武艺,不由惊得目瞪口呆。
姜淡听到这里,猛地拍了一下脑门,道:“对,以前怎么没想到?既能得到美人,又可帮父亲免灾……”
姜淡听说国清此行不顺,闷闷不乐回家,召集心腹商议。姜开平常跟随姜辉左右,人长得五大三粗,坏心思却不少。听姜淡说完,姜开道:“王诗父亲虽是军中高官,但王诗与我族并无牵扯,怎会出力?除非……”
王诗见熙倩处于下风,跑到姜奇身前,猛然踩了一脚,姜奇又发出一声惨呼,继而声息渐无。王诗不管姜奇生死,拔出他的腰刀,径直奔向另一人。那人左手捧着右手,正觉断指之痛难以忍受,见王诗挥刀恶狠狠杀上,昏暗的夜色下只见刀锋闪着森森寒光,胆色尽丧,扭头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