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8章 应对异族人闹事!

陈波知道张靖一旦出手,可能引发郡内异族骚乱,但张靖既已布局,必有应对手段,因此抛开顾虑,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姜淡带领部落壮士,打伤士兵,欲劫持人质,有谋反嫌疑。可以抓捕其族贵族,审问其间详情,其族人出籍者免罪。”
占城军营属于南州兵曹直辖,营将与南洋水军五营级别一样,比占城郡尉高出一级,彼此分工不同,与水军五营和占城尉衙很少发生交际。占城军营营将张苞,张飞长子,也是姜述亲传弟子,还是皇亲身份,同胞姐妹张星彩、张月彩皆是宫中嫔妃。
陈波虽然出身平民,却是官场老人,仕途风云变幻,关键时刻自会看清方向。以张靖的身份,即使周瑜、马良也会另眼相看,既然张靖已经打定主意,即使陈波有不同意见,如何说服张靖?既然无法说服,不如跟着张靖的鼓点走,张靖此举成功,陈波身为一郡主官,必定分功不小,若是和图书不成功,张靖顶在前面,需要他担心什么?
陈波得任占城太守,得益于蒋琬举荐和张靖背后发力,最初只是感念张靖的恩德,又畏服张靖身份,这时却对张靖好感大增。凡人都有私心,子女是最大的心事,张靖轻轻一句话,解了陈波内心忧愁,小事虽然不大,但在陈波心中,比自己升官都要欢欣。这是上位者的手段,不但要有威,还要知道如何施恩。
陈潭现在国学占城分院读书,兵科专业,成绩十分优异,考录军队肯定没有问题。陈波曾跟周树提起,想让陈潭进入水军,攻坚营是主力军,若论上升空间,比水军还要高出一筹,这个消息让陈波喜出望外,连忙谢道:“若能去攻坚营,不须安排职务,只给孟起将军担任亲兵就行。”
张靖处理姜淡事件,态度十分强硬,可以说是设局纵容姜淡案发生,其中隐含很深的用意。占城身处边州,异族人口和-图-书多,建郡时间早,民族问题极具代表性,治理异族人不能太残酷,但也不能太纵容。因为历史沿袭下来的习惯,占城官府对异族人过于纵容,处理汉人与异族人纠纷时,有时为了安定团结,甚至会偏向异族人。
张靖今晚的冷静、忍耐、无情,其实用心深远,陈波想通了所有环节之后,只觉背衣冷汗涔涔,张靖的心思很狠,下一步是要致异族贵族于死地!
“姜辉?”陈波犹豫一下,很快下了决断,道:“暂时留在郡监,以郡衙名义向州衙汇报此案,但姜辉原先是州管官员,最终处理结果,要听州衙决断。”
张靖点了点头,道:“潭儿在国学十分努力,品学兼优,我只能在背后助一下力,想在军中站稳脚跟,最终还是要凭个人能力。”
文武主官定下调子,此案涉及谋逆,就成了大案要案。陈波、张靖当堂审理。姜淡等人早被张靖的残忍吓破胆子hetushu.com,不需刑讯逼供,一五一十交待清楚,涉案人国清、郭兴,在占城城区居住的姜辉亲信族人,都在天亮前捉捕归案。
官府相关人员忙了整整一夜,除了审理涉案人员,还要部署相关军务。天明以前,各县情报员陆续得到命令,信使匆匆奔赴各县汉人聚居点,通知民兵戒严,防备异族人聚众闹事。
贵霜前线战事正值胶着之时,继判姜辉劳役之后,再高调处罚姜淡等人,很可能引发异族人骚乱。倘若只是异族人,还不足以让张靖如此小心,即使最终需要强行镇压,尉衙部下兵力足够。但自天书案了结,假天书在吉贞道长手中,吉贞道长一直没有启行。各大世家自然不会甘心,一直聚在占城未散,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,若趁弹压异族时去寻吉贞道长抢书,到时顾此失彼,将会引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张靖步出官衙之时,天色已经放亮,街上已有行人走动,商铺也陆和_图_书续开门营业。张靖并未回到居处,来到南城门楼向南观望,目送赴占城驻军兵营送信的王小刀慢慢消失不见。
张苞是姜述最小的亲传弟子,曾在姜府外院住过数年,与张靖这些年长皇子十分熟悉。张靖来占城报到以前,与于翔发生冲突,各关卡奉令截回张靖一行,付丘又派人在后追杀,逼得张靖绕路投奔蒋钦,坐船来到占城,张苞亲自带人接着张靖,在营中躲了十余日。直至接到齐隶来信,张靖知道付丘案发,相关军令已经撤消,才去占城尉衙报到。
陈波平民出身,全局感稍差,考虑事情不很全面,不知张靖此举虽是帮了陈波大忙,但也将人质控制在手中,以后陈波若是改弦易辙,只须张靖稍微运作,就可决定陈潭的前程命运。不过寻常人考虑事情,只顾眼前,很少思虑以后,其实思虑日后才是大局观的重点。
自从报到以后,张靖从未再主动联系张苞。张苞因是皇亲,结交皇hetushu•com子更加注意,明明知道张靖就在占城,也从未主动找过张靖。
张靖此举只是开头,后面定然还有后续动作,不但要将姜辉一族斩草除根,而且还要借助此事,将占城异族祸根一举斩断。陈波是个聪明人,推算张靖后手,不由长叹一口气。张靖是从全局考虑,开始着手占城的长治久安了,异族贵族很快就会成为历史。姜淡此时惹事,不是故意给张靖送功吗?
为了免除姜辉劳役之苦,姜淡已派人到各部落串通,与各部落首领约定,初八开始,各部落派人陆续进城,初九清晨聚到衙门门口,抗议官府对待异族人不公。
“潭儿明年国学毕业,若是不好安排,我可以给孟起将军写封荐书。”张靖见陈波十分配合,当即改了话题,转到陈波儿子陈潭身上。
想动张靖的女人,张靖岂能让异族人好受?张靖听到陈波所言,不由欣慰地笑了笑,满含深意地看了陈波一眼,道:“姜辉还要按计划送去夫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