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79章 用两字约束世家!

陈波说到最后,拍案而起,正气凛然。众人随之起立,一起鼓掌喝彩,纷纷发言要求具名,国车案造成的裂痕一朝弥补,形成统一对外的强大合力。张靖趁热打铁,拿出一张名单,道:“闹事的异族人分成无数拨,今日已经进城大半,合计有一万余人。明日上午,附近部落还会有人入城,人数最高峰可能达到两万,皆是各族精壮。目前,我们占城郡兵、县兵、民兵已经做好准备,兵曹占城驻军营将张苞、水军五营代理营将周树全力配合我军,已经分头展开行动。我们军方有实力、有能力镇压异族暴动,也有能力控制局面,但有一事需要诸位出力相助。占城前期连续发生数件大事,各大世家代表来了不少,力量集合起来不容小视。目前贵霜战事胶着,我等这次集兵平乱,不指望诸家出力,但希望各家约束属下,不要在近日添乱。此时添乱,形同卖国。我给诸和图书位做了分工,会后分头通知一下。”
各大世家代表来到占城,与本地官员都能搭上线,或是同乡,或是同学,或是姻亲,总之千丝万缕,拐几个弯都能联到一起。张靖为了天书一事,平常最关注世家代表,诸家与何人联系密切掌握得很清楚,分配名单十分合理。这次公议会,在统一文武官员共识的同时,用“卖国”两字限制住了世家的行动。
张靖紧锣密鼓地安排诸事,占城上下外松内紧。次日早晨,对于百姓来讲,与以往无数个早晨并无什么不同,早起的人们忙于生计,有心人忽然发现街上多出不少异族人。
张苞接到张靖来信,详细询问王小刀前后细节,大约猜出张靖的用意。张苞在占城驻防数年,晓得此事马虎不得,当即集合兵马,分兵七路,营长史领一路兵马守营,司马领一路兵马居中策应,其余五路兵马在属县至占城要道设卡,http://www.hetushu.com所有异族人许进不许出。张苞安排完军务,担心占城乱局控制不住,统领亲兵赶往占城策应张靖。
同一时间,水军五营封锁海路,无论境内境外,所有异族人全部许进不许出。郡兵、县兵取消休假,启动紧急预案,按照计划分头行动。全部民兵集合起来,甲衣武器发到手中,守护各处汉人聚居点。
张靖为了保护王诗、熙倩,这两天安排她们住在居处客房。一大早张靖与两女出门,先送王诗去了郡衙,又与熙倩来到尉衙。黄猛烧水沏茶,忙乎完毕退下,张靖谓熙倩道:“前夜让你受惊了,怪我做得不好。不过你和王诗两人,算是立了大功,若无这个引子,这些不安定因素藏在背后,说不定以后会带来大麻烦。”
熙倩笑道:“我跟王诗说,前天你早就跟在后面,王诗不信,还和我打赌,现在我敢肯定王诗输了。说不准姜和*图*书淡带人绑架我们,也是你派人给他出的主意。”
午后,陈波召开公议会,会上张靖先行发言,就姜淡案的发生过程、审理情况及可能引发的暴乱问题,向公议会成员做了详细说明。众人上午已经听说此案,却不知其中细节。此案发生时官兵多有旁观者,案情十分明了,案犯也供认不讳,与会众人皆没提出异议。陈波最后总结发言,着重强调姜淡串通各族部落首领一事,道:“旧朝时扬州官府逼迫山越人太甚,伯约将军以抚为主,剿灭为辅,将南越人分至夷州、东倭诸地,南越之患始平。交州官府过于纵容生蛮,乃至生蛮缺少钱粮就下山寇掠,官兵往剿则化贼为民,士载将军以连坐法反制,屠灭生蛮首领赢己合族,生蛮再无敢下山劫掠者。昨夜事件令人震惊,异族人胆敢欺凌汉人,相互串通各族首领聚众示威,想借此逼迫官府让步,这是聚众谋逆案的典型前兆m.hetushu.com。我与张靖大人商议,决定不惜一切代价,与聚众叫板者以硬碰硬,维护汉人利益,难护官府权威,维护大齐法制公正公平。此事不需公议决定,我在此拍板,与张靖大人具名上报州衙,倘若出了问题,我与张靖大人负责!”
世家在皇家来说是毒瘤,因为皆是儒学传家,同样也是维护汉人正统的中流砥柱。世家还有一个特点,好名重过一切,当年姜述以《三字经》一书,得到全国世家的认可和友谊,世家好名由此可见一斑。张靖所言“此时添乱,形同卖国”,只要传话到了世家代表耳中,即使天书再有诱惑力,世家也不敢沾上“卖国”两字而至家族名声尽丧。
异族人三三两两都往郡衙门前聚集,很快形成了二三十个小群体,继而全部汇聚一起,在有心人指示下,并未堵住郡衙前面大道,分为两堆人聚集在大道两侧。
所谓世家其实都是儒学传家的大族,汉代读书人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少,诸家基本垄断教育,朝廷用官要用有学识的人才,官员多数出自诸家,教育集团逐步转化成权力集团,利用权力不断积累土地与财富,逐步演变成为所谓的世家大族。
张靖这次纵容姜淡案发作,就是利用姜辉被捕,姜淡影响力还小的有利时机,将姜淡案刻意放大,又纵容异族人聚集,就是要将不安分的部落诱出,将部落贵族一网打尽。各部落被定为叛逆,异族平民为了脱罪,不管内心情愿不情愿,不得不出籍免受诛连,如此异族部落失去向心力,族人分居各地,就会成为一盘散沙,很快会被汉人同化。
张靖认为这种苗头十分危险,异族人认为比汉人低一等,才会努力向汉人靠拢,异族平民主动出籍难度就小。若异族人认为人人平等甚至有心理优势,异族平民出籍主动性就差,会让异族人更加抱团,利用官员怕事这一特点,逐渐养成聚众反制官府的恶习,久而久之将成为心腹大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