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二卷 夺谪篇

第284章 始知菲羽曾遇险!

张靖上报了一批很有推广价值的文书资料,同时还有郡尉所辖各项职责的详细统计数据,为朝廷下一步建章立制提供了依据。除了张靖的本职工作,天书劫案和异族法案处理得都很圆满,这让姜述大为满意。
张靖将望远镜递给吉贞道长,笑道:“都是些江湖高人,若无天书一事,一生怕也不会见到这许多高手。”
吉贞道长轻拢被海风吹散的几缕发丝,动作优雅,显得风情万种,娇笑一声,道:“贪念生则迷心智,即使有人提点,贪婪之心已生,又有几人能听得进去?”
张靖调入水军以来,不敢信任现任情报官,无法得到除公务外的其它情报,熙倩现在依然负责占城情报,与张靖已经脱离工作关系,张靖重新回到初来占城时的状态,因为缺少情报支持,不敢轻易乱说乱动。
张靖神色随即恢复,也未再问,下来让南宫风领着一队人马,护送吉贞道长师徒去了旗舰,又叮嘱刘开、张椿分头行事,hetushu.com加强旗舰周围防御。张靖回到帅帐,想起菲羽母子受了委屈,就觉得心火上蹿,控制了很长时间,感觉心态平和下来,这才出了帐门,围着军营内侧转了一圈,见周树安排得头头是道,不由放下心来,心里又想起菲羽之事,脚步不自主地走到旗舰这边。
吉贞道长拿起望远镜,仔细环视一圈,道:“你可要小心些,以他们的身手,摸个岗哨轻而易举。若是混进军营,寻常兵将不是他们的对手,一旦发难,军营可就乱了套了。”
大齐如果顺利攻下贵霜,西边波斯萨珊和安息皆是大国,受后勤运输等方面影响,陆路开拓疆土受限较大,水军此后将成为主力兵种。水军规模越来越大,因为拓展速度太快,又无经验可循,因此理顺水军管理成为下步工作重点。水军南北两大主将太史慈和甘宁,皆是当世虎将,精通谋略,兼有练兵之能,但系统地建立一套适用实m.hetushu.com用的规章制度,是两将的共同短板。姜述遍思水军诸将并无合适人才,看到张靖报来的奏折,包含创立占城水军的大量资料,这些资料其中就包含姜述最想完善的水军管理规章制度。
“老四文武双全,处事大气,善于刻画人心,喜怒不颜于色,有人君之姿,怪不得陛下属意他。”吉贞道长暗自点头,待张靖离得略近时,右手一扬,只见一把未脱鞘的短匕疾奔张靖射来。
吉贞道长自从来到占城以来,见张靖从不问起菲羽母子情况,吉贞道长甚至都生出错觉,以为菲羽之子与张靖毫无关系,而只是托了他的名义。直到吉贞道长失言,见张靖双眼闪着寒光,眼神咄咄逼人,露出恶狠狠的凶相,才知张靖并非不关心菲羽母子,而是因为不知虚实,将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直深藏在心里。
吉贞道长笑道:“你也太小心了,菲羽遇险时我也没这些狼狈过。”
周树早已奉令调任,这边接任者又http://www.hetushu.com是龚省,交接特别简单,张靖次日就走马上任。吉贞道长师徒也随之迁到水军军营。张靖召集水营军官开完见面会,邀请吉贞道长登上了望塔,用望远镜观察一圈,道:“天书诱惑力之大,真是让人难以想像。此事被我横插一脚,疑点颇多,诸世家皆有明白人,为何无人警醒,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呢?”
要想了解菲羽究竟遭遇过什么麻烦,张靖不能寻找熙倩帮忙,毕竟菲羽生子是件绝对隐密的事情,而且熙倩与菲羽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情敌关系。要想了解其中细节,最快捷有效的通道是找吉贞道长,但又不知吉贞道长究竟了解多少?参与多少?若是张靖现在所言与张宁当初借口不符,吉贞道长会怎么想?是否带来负面影响?影响程度会有多大?
吉贞道长自知失言,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都过来了,现在不是母子平安吗?想这些烦恼事干什么?”
张靖现在犹豫不决,盘算询问吉贞道长此事的http://www.hetushu.com利弊,应该如何开口,尽量避免那些问题等等。正在这时,只听一道疾风临近,张靖道基已有小成,反应十分敏捷,第一时间扭身拔剑,全身伏下一半,长剑疾向小匕劈来。待到眼随剑至,看清是把带鞘小匕,立知暗袭者并无恶意,当即手腕一扭,将立剑换起平剑,又将直劈之力变成环绕之力,粘着小匕划出几道圈弧,将小匕力道化尽,左手疾快上前收起小匕。
张靖赴攻坚营启程以前,菲羽已被吉贞道长收为弟子,搬到皇宫道观,张靖也知道张宁与吉贞道长私交很好,但在后宫之中,若无过命的交情,很难找到真正的朋友。张宁给张靖来过数信家书,只说菲羽母子平安,余事未提,也未提及吉贞道长,在这种情况下,张靖不会轻易相信其余人,包括自小看他长大的吉贞道长。
张靖双眉一皱,脸色若同寒霜,双眼闪过一道厉色,急问道:“菲羽遇过险?凶手是谁?”
望着逐渐行近的张靖,心事重重,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和图书子,吉贞道长不由满意地笑了笑。菲羽怀孕不久,张宁就悄悄与吉贞道长商议,请吉贞道长收菲羽为徒,并以此为借口留在皇宫道观。直到菲羽生产前夕,宫内危机四伏,张宁当机立断,将菲羽秘密转移到少年营,这才避开暗算安全生子。吉贞道长在那一年,与张宁姐妹并肩作战,粉碎了一波又一波阴谋,与菲羽也建立起浓厚的感情,虽然并未教授菲羽道法武艺,但对菲羽的感情不比玉妙子差多少。
张靖身边常有美女相伴,似乎从未将菲羽母子放在心里,这让吉贞道长暗自不悦,认为张靖其余地方都好,就是有些负心薄幸,不是有责任心的男子汉。没想到只是一句话,就让张靖露出实底,吉贞道长阅历丰富,虽然张靖很快控制住情绪,也未再发问,但那瞬间的爆发足以证明,张靖心里其实十分挂念菲羽母子,只是平常不轻易表露罢了。
张靖脸色凝重,想了想道:“此处不比城内军营,住在这里不把握,师伯屈就一下,请暂到旗舰安身。”